书阁网 > 入仕 > 第四十四章 目无上级


    其实最开始段昱还是挺卖力的,领导来视察,说明对项目重视嘛,跑前跑后的安排,现在上面禁止到高档酒店大吃大喝,段昱为了节约费用也想了办法,从回龙乡招聘了两个专门办红白喜事的厨师,又在驻地旁边租了几块菜地,平日里吃的都是不打农药无污染的有机蔬菜,还养了几头猪,每天吃剩的潲水一点不浪费,领导们吃着无污染的有机蔬菜,不喂饲料的土猪肉,满嘴油亮,连声夸奖段昱会办事。

    可是过了一段时间段昱就觉得不对劲了,领导们实在来得太频繁了,今天这个副县长来调研了,明天那个副县长又来视察,还有财政局过来做财务审查,质监局过来搞质量大检查,甚至连八竿子打不着的环保局也过来凑热闹,一来好吃好喝伺候着不算,临走时姚德胜还会塞几条好烟到车尾箱里。

    段昱简直怀疑这帮领导是不是专门来混吃混喝的,回龙山公路改造工程资金本来就还有很大的缺口,再这么大吃大喝,缺口就更大了,这样下去可不行,段昱就去找姚德胜了。

    听段昱把来意一说,姚德胜就笑了,站起来拍拍段昱的肩膀道:“小段啊,你的心情我理解,可这就是官场啊,华夏就是个关系社会,官场更是讲究“人捧人”,现在不是讲“和谐”社会吗?这样不是很“和谐”吗?至于资金缺口嘛,总会有办法的,县财政每年那么大的赤字不也都过来了吗?……”。

    段昱被姚德胜这一番“和谐”社会的解读搞得很无语,不过他也知道姚德胜说的是大实话,如果不是两人最近关系处得很近,姚德胜也不可能会对段昱说这样的大实话。

    不过段昱还是不死心,他又去找张可凡汇报,张可凡最近对段昱越来越欣赏,见到他来了很是高兴,还让秘书陈文林给段昱泡茶,陈文林很不高兴地瞪了段昱一眼,段昱算什么啊?一个连级别都没有的乡政府小文书,居然要他这个县长秘书亲自给他泡茶?!不过张可凡的指示他也不敢不执行,泡好茶重重地往段昱面前一放,这才出去了。

    段昱哪有心思注意这些细节啊,开门见山地就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张可凡就皱了皱眉头,沉吟片刻道:“这个事情我知道了,我会给有关部门打招呼的,别有事没事去项目上打秋风,不过也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有时候领导下去视察也是为了更好地指导下面工作,了解项目进展情况的,你也不要太纠结这些事了,办公室的主要工作任务是搞好服务工作,费用控制方面不是还有指挥部领导小组把关吗?!……”。

    连张可凡也这样说,段昱就无话可说了,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县长办公室,张可凡望着段昱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叹息道:“看来还是太年轻了,还需要磨练啊!”。

    这时陈文林轻手轻脚地进了办公室,有些吃味地道:“老板,我真不明白,您怎么就这么看重这个毛头小子呢?我真不知道他是幼稚呢还是愚蠢,居然还把这样的事拿来汇报,他以为他是谁啊?!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可凡瞟了陈文林一眼,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个段昱是个可造之才,就是太年轻了些,缺乏磨练,考虑事情太简单太理想化了,严格来说他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可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

    段昱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椅子上发呆,连张可凡都不支持他,难道自己真的错了吗?自己真的是在多管闲事吗?这是段昱踏入仕途后第一次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动摇。

    这时常务副指挥长马成龙大刺刺地走进办公室,对段昱挥挥手道:“小段,我车子后尾箱里有两箱五粮液,你叫两个人去搬上来,你从乡里搞的那种十几块一斤的苞谷烧米酒做招待用酒,偶尔喝一下还行,长期用来招待上级领导就太不上档次了……”。

    段昱就站了起来,吃惊地道:“马局,上级不是明文规定不能用五粮液、茅台这样的高档酒做招待酒吗?而且咱们项目建设资金这么紧张……”。

    不等段昱说完,马成龙就用力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不悦道:“你这个小段怎么回事,人家都说你脑瓜子灵,我怎么觉得你老不开窍呢?!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嘛,你就不会把五粮液从瓶子里倒出来,再倒到装苞谷烧的壶子里去,这样不就行了吗?!……”。

    这样也行啊?!段昱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都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他现在算是真正领教了基层干部应付上级政策的“本事“了。

    马成龙见段昱张大了嘴站在那里半天没动,更火了,怒斥道:“你还傻站在那里干嘛?赶紧叫人去搬酒啊!……”。

    段昱的倔脾气就上来了,冷冷地道:“对不起,马局,你这样做是欺上瞒下,公然违反国家严禁公务员用公款大吃大喝的规定,这样的指示我没法执行!……”。

    马成龙是何许人啊?交通局的一把手,又是县委书记杨尚武的心腹爱将,在单位从来是说一不二的,从没有人敢公然顶撞他,立刻指着段昱勃然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眼里还有没有上级!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别以为有张县长看中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信不信我马上让你卷铺盖滚蛋!……”。

    要是别人只怕早已被马成龙的官威给吓得不敢说话了,段昱却偏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针锋相对地回击道:“对于上级我一向是很尊敬的,但如果上级的指示是错误的,我有权不执行!难道我坚持原则有错吗?!你有什么权力开除我!……”。

    “你!”马成龙肺都快被段昱气炸了,偏生又被段昱抓住了短处,只能色厉内荏地指着段昱震怒道:“小子,你有种!我今天把话撂这里,我要不把你开除了,我这个局长让给你做!……”,说完就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sorry,今天我住的这一片停水停电,这一章还是我跑到很远的网吧码出来的,见谅了!)K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入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