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入仕 > 第二十章 见面都难


    [本章字数:3120最新更新时间:2014-10-1100:00:00.0]

    段昱知道这是要‘查户口’了,耐着性子一一回答了,蔡丽妍的脸色就更难看了,黑着脸道:“小伙子,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就小曼这么一个女儿,舍不得让她吃半点苦,小曼平时一瓶化妆品都要几千块,你养得起她吗?你能给她幸福生活吗?……”。

    段昱也是有傲气的,腾地站起来,冷冷地道:“伯母,对不起,我的确买不起几千元一瓶的化妆品,不过我不认为那样的生活才幸福,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麻烦你和小曼说一声……”说完转身就向外走。

    蔡丽妍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心中暗喜,还有些不放心,又站起来追了上去,提起段昱送的那个果篮递了过去,傲慢地道:“这个果篮你也带走吧,我们家都不吃这种便宜水果的……”。

    段昱的拳头一下子捏紧了,强忍怒火接过果篮头也不回地走出佘小曼家,走过门口的垃圾箱时,信手就把手中果篮塞了进去,然后就毫不留恋大步向小区大门走去。

    佘小曼欢天喜地地端着汤从厨房里出来,却没有看到段昱,还以为他去卫生间,就问蔡丽妍道:“妈,段昱去哪了?”。

    蔡丽妍板着脸道:“他已经走了!小曼,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找个这样的人当男朋友呢?他根本配不上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除非我死了,否则我是不会同意的!……”。

    “砰!”佘小曼如遭雷击,手中汤碗中一下子从手中滑落,掉在地板上摔得粉碎,滚烫的汤汁将她粉嫩的小腿都烫起了泡也浑然不觉,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眼泪哗地流了下来。

    “啊,小曼!你怎么这么傻啊?”蔡丽妍看到女儿这副模样也心疼得不得了,赶紧跑过来想看看女儿的伤势。“我恨你!”已经哭得稀里哗啦的佘小曼用力一跺脚,转身就跑上了楼,把自己关在了房间再也没出来。

    佘国顺下班回到家看到屋内狼藉一片,保姆正在小心翼翼地收拾碎瓷片,就有些愕然地对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的蔡丽妍道:“怎么了?发生世界大战了?”。

    “还不是你那个宝贝女儿,都被你惯得没样子了,莫名其妙地带个穷小子回家,那穷小子要什么没什么,还想高攀我们家小曼,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那穷小子一点家教都没有,我说了他两句就气鼓鼓地走了,你女儿居然为了那个穷小子跟我发脾气,躲在房里不肯出来了,这么多年白养她了,真是气死我了!……”蔡丽妍没好气道。

    佘国顺就知道肯定是段昱来过了,他对段昱印象不错,他自己的老婆他肯定是了解的,现实得很,肯定是给段昱脸色看了,段昱才会愤然离去,就叹了一口气道:“丽妍,这次你或许真的做错了,常言说得好,莫欺少年穷,那个小伙子我见过,现在起点是低了点,但保不齐会有大出息呢,将来是谁高攀谁还说不定呢……”。

    蔡丽妍一听就跳了起来,火道:“好啊,佘国顺,连你也帮着女儿来气我是吧,我就不信那个穷小子能有什么大出息!总之我不同意女儿和那个穷小子在一起!……”。

    因为昔年那段出轨的经历,佘国顺一直对妻子心存愧疚,有什么事也都让着蔡丽妍,倒不好太苛责蔡丽妍,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了,上楼去敲了敲佘小曼的门,佘小曼仍是不开门,在里面哭得撕心裂肺,佘国顺听得心酸,连饭都没吃就回公司去了。

    段昱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走着,心里空落落的,袁紫薇伤心离去,远赴大洋彼岸,佘小曼与自己家境悬殊,也出现了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自己又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在男女感情上,段昱一直是比较被动的,当初蓝可儿跟他提分手的时候,他虽然也痛苦了一段时间,可还是很快走出来了,但这次的打击却比那次更猛烈些,他甚至有些心灰意冷,不想再去交通厅跑修路的事了,打算就此打道回府了。

    走着,走着,一直走到天都黑了,华灯初上,都市的霓虹开始闪烁起来,马路还是车水马龙,下了班的人们也从办公室走出来,开始了丰富多彩的夜间娱乐活动,夜幕下的省城比之白日更加的繁华起来,孤独一人走在街道上的段昱却感觉这一切的繁华都和自己格格不入,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下一张照片,写下了此时心情。“夜幕下的城市如此美丽,不过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不如归去吧……”发到了微信朋友圈。

    “滴”手机微信提示音突然响了,段昱就有些奇怪,他的微信好友不多,基本上就是‘大嘴华’这些大学同学,而这种时候‘大嘴华’他们估计还在酒桌上应酬,肯定不会给自己发信息,就算看到自己发表的说说,估计以‘大嘴华’大咧咧的性格多半会点赞了事吧。

    “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发来信息的居然的是李梦雪,段昱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那张美到令人不敢正视的脸,小心脏不争气地狂跳起来,赶紧回信息过去,“你还记得我啊?(憨笑表情)”。

    “我只记得四桶油!(害羞表情)”。

    …………

    和李梦雪一直聊到手机没电了,两人才恋恋不舍地说再见,之前郁积在段昱心中的失落和不快也烟消云散了,李梦雪善解人意的开导让他重新振作起来,他决定一定要想尽办法把修路办成,为了回龙乡的老百姓,也为了他自己,总有一天,没有人敢再看不起他这个乡里来的穷小子!

    不过满怀壮志的段昱很快就碰壁了,正应了刘爱民那句话,段昱想要见谢少龙这位交通厅副厅长一面很难,因为之前发生过讨薪民工直接闯进交通厅领导办公室的事件,所以如今交通厅办公楼的保卫特别严格,出入必须有交通厅内部工作人员的通行卡,如果是外来办事的,则必须先跟要去办事的部门联系,得到许可门卫才会放行。

    此时大门口就站着一个穿着制服的保安,和我们平日里看到的那些穿着不合身的制服,总是有气无力、形同虚设的保安不同,这保安长得虎背熊腰,孔武有力,浑身散发出一股彪悍之气,往那里一站端的是有如一座铁塔一般让人有一种不可撼动的感觉,他的站姿也十分标准,像标杆一样笔直,应该是从部队退伍回来军人,更特别的是他的眼神也十分犀利,看你一眼你会有一种被针扎了一下的感觉。

    段昱来的时候没有带工作证,也没有带其他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证件,所以最开始他想跟在其他交通厅内部工作人员的后面混进去,他尽量装得昂首挺胸目不斜视大步向里走,可才到门口就被那保安叫住了,“你!站住!请出示你的证件!”。

    “额,我忘记带证件了,同志,你就通融一下吧!”,段昱满脸堆笑解释道,又赶紧掏出烟敬了一根过去。

    “对不起,没有证件不能进!”,那保安伸出粗壮有力的手臂挡住了段昱递烟的手,面无表情地道。

    “我真有很重要的事找谢厅长,你行行好,放我进去吧!”,段昱使出了软磨硬泡的招数,可任由他磨破嘴皮,那保安却像个木头人一样笔直地站在那里毫不为所动,见死缠烂打也不起作用,段昱还就跟那个不通人情的保安耗上了,一屁股坐在大门口不走了。

    连续三天,段昱天天来,比人家上班还准时,中饭段昱也是买了个盒饭蹲在地上对付了,这三天只要从交通厅办公楼出来一个人,他就上去问谢厅长在吗,人家不是不理他,就是说不知道,可他还是坚持问,最后大家都把段昱当成神经病了。

    眼见又过了下班时间,交通厅的工作人员都下班走了,看来今天又白来了,段昱失望地叹了一口气,收起垫在屁股下的报纸准备离开,这时突然有人拍他的肩膀,段昱回头一看,惊呆了,拍他肩膀的居然是那个不通人情的保安!

    “兄弟,我还是头一回见你这么能磨的人,听你的口音是丽山人吧,我也是丽山的,我叫刘汉生!”,那保安朝段昱咧嘴一笑道。

    “我KAO,老乡啊!原来你也会笑的啊,话说你板着副脸的样子还真挺唬人的呢,我都不敢跟你搭话了!……”,段昱喜出望外地大叫一声道。

    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就拉近了,刘汉生问段昱为什么一定要见谢厅长,段昱就把修路的事说了,听说段昱是为了乡里的老百姓修路才这么坚持,刘汉生就有些肃然起敬了,同情地道:“山里的老百姓是苦啊,要是政府干部都像你这样就好了!不过我也好些天没见到谢副厅长的专车从门口进出了,应该是到外地出差去了吧!而且就算我放你进去你也见不到谢副厅长,厅领导那层办公室设有单独门禁系统的,你必须要跟他的秘书预约才能见到他……”。

    (唉,双开真的太累了,写得没力了,我需要大家的支持啊!今天只有一更,明天继续两更)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入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