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入仕 > 第十五章 拉拢


    [本章字数:3018最新更新时间:2014-10-0809:00:00.0]

    要说段昱心里完全没有怨尤之气那是假的,为了回龙乡推广油菜种植的事,他腿都跑细了,整个人又黑又瘦,都有些走形了,但此时却只能默默地在一旁看着刘爱民神采飞扬地享受成功的荣光,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起点太低,谁会相信这么大事居然是个小通讯员一手策划完成的呢?

    而且他也不是一无所获,通过这件事他在刘爱民心中的分量就更重了,又在省城结识了袁成鼎和佘国顺,建立了自己的人脉,也得到了县长张可凡的表扬,算是在张可凡那里挂上了号,自己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辅佐刘爱民,让刘爱民彻底进入张可凡的心腹圈子,刘爱民进步了,那自己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了。

    想到这里,段昱的心态就平衡多了,又积极地跑前跑后忙活起来,本来这会务安排应该是王有财这个乡办公室主任的事,不过因为这个现场会张可凡是直接通知的刘爱民,绕过了丁保国这个乡党委书记,丁保国就指使王有财撂担子,请了病假,想说段昱少不更事,缺少社会经验,肯定会搞得漏洞百出,闹出笑话来。

    他却不知道段昱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学生会主席,经常组织全校的各类活动,有时还要和其他大学联谊,应付这种场面却是小菜一碟,考虑得面面俱到,安排得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中午饭段昱没有安排在镇上的饭馆里,镇上的饭馆都不大,一下子坐这么多人肯定会挤得很,卫生条件也差,段昱就别出心裁地从各个村里调了几个平时村里办红白喜事的土厨师,选了一户农户家比较宽敞的禾坪摆开了流水席。

    这流水席是当地风俗,一般只有遇到比较大的喜事才会办,一线的八仙桌一字排开,场面颇为壮观,旁边则用泥砖垒起土灶,架上大锅,用柴火煮饭,炒菜,香气能飘出好几里外。

    这种场面各乡的党委书记、乡长或许是见惯了,张可凡却是城里人,看到这土乡土味的流水席就很有感觉,心情就更好了,再尝一口原汁原味的乡里土菜,更是连声称好。本来如果是在镇上的小饭馆吃饭的话,那些村里的干部就只能去食堂吃了,如今摆了流水席,他们也就能上桌了,能和县长一块儿吃饭那是何等的荣耀啊,自然是没口子地称赞段昱会办事,比那个GRD王有财强多了。

    丁保国看在眼里,心里就活动开了,这个段昱真是块宝啊,比起那个只会拍马屁的王有财强到哪里去了,更是下定决心要把他拉拢到自己身边来!

    张可凡一行酒足饭饱,心情愉悦地打道回府了,刘爱民心怀大开,喝了很多酒,也有九分醉意了,站都有些站不稳了,强撑着送走张可凡,就哇哇地在路边吐了起来。

    段昱只好先把刘爱民扶回宿舍休息,怕他中途醒来口渴找水,又倒了杯温开水放在他床头柜边,安顿好张可凡,段昱轻轻帮他带上房门就离开了,准备回去帮忙搞流水席扫尾卫生。

    刚出乡政府大门就见丁保国迎面走了过来,平时丁保国见到段昱总是鼻子朝天,跟他打招呼最多是鼻子里嗯一声,到后来段昱干脆叫都懒得叫了,见了就装作没看见低头而过,没想到丁保国却主动把他叫住了,和颜悦色道:“小段,今天辛苦你了,准备到哪里去啊?”。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段昱有些诧异地望了丁保国一眼,淡淡地答道:“我去帮忙搞酒席卫生去!”。

    丁保国摆摆手微笑道:“卫生我已经安排人在搞了,你不用去了,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吧!”说着也不等段昱回应,就背着手往院子里走。

    段昱只好一头雾水地跟着丁保国往回走,上了楼进了丁保国的办公室,丁保国就热情地招呼段昱在一旁的木沙发上坐,还亲自给段昱倒了一杯茶。

    段昱就更加疑惑了,丁保国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段昱暗暗警醒自己。

    丁保国给段昱泡好茶,也在一旁坐了下来,呵呵笑道:“小段啊,你来乡里快半年了吧,怎么样?还适应吧?……”。

    “挺好的,很适应,谢谢丁书记关心……”。

    “哎呀,小段啊,我平时工作忙,对你的关心不够,还请你原谅啊,对了,你今年多大了?找女朋友没有啊?……”丁保国笑眯眯地望着段昱,和他拉起了家常。

    段昱被他望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感觉就像一只被大灰狼盯上的小白兔一样,心中的疑惑更甚了,却只得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丁保国,猜测着他的真实意图。

    “你今年二十二啊,我有个表侄女,跟你年纪差不多,在县民政局上班,长得很漂亮,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家里条件也不错,跟你很般配啊!要不哪天有空,我把你们俩约到一起见个面,谈个对象怎么样?……”丁保国用力一拍大腿高兴道。

    段昱暴汗不已,丁保国怎么突然又想起给自己做媒来了,看丁保国这副尊容,他那表侄女估计也够呛,就连忙婉拒道:“谢谢丁书记关心,我怕高攀不起您的表侄女,而且我年纪还小,事业上也是一事无成,暂时也没有考虑这方面的事……”。

    丁保国就虎起了脸,故作不悦道:“怎么?你还看不上我那表侄女啊?事业一事无成有什么关系?我兄弟也就是我那表侄女的父亲可是县电力局的副局长,你攀上了这么亲事还怕没机会进步吗?再说你和我表侄女处对象,那就是我的侄女婿了,我还能不关照你?在回龙乡有我关照你,还有谁敢不给你面子?……”。

    段昱却是怎么都不松口,丁保国眼珠一转,摆摆手道:“既然你看不上,那这事就不提了,小段,我是替你可惜啊,你看你跟着刘爱民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把推广油菜种植的事搞成了,可到头来功劳全是刘爱民的,出风头也是他,你得到了什么?!……”。

    “我知道你是个人才,可在官场,人才多得是,真正能出头的有几个?为什么啊?因为他们没有跟对人!你跟着刘爱民你能得到什么?你别看刘爱民现在出了风头,可在回龙乡还是我丁保国说了算!你觉得刘爱民能斗得过我吗?他是有张县长罩着,可我丁保国也不是吃干饭的!在县委杨书记那里我是说得上话的!你是个聪明人,书记大还是县长大?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教你吧!……”丁保国见段昱不松口,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其实段昱已经隐约猜到丁保国的目的,不过丁保国这样赤果果地拉拢还是让他大吃了一惊,某一刻,他的确是有些动心了,就目前的情况看,跟着丁保国确实比跟着刘爱民强得多,丁保国为人虽然霸道,但对跟着他的人却是很护犊子的,所以就连那个搞卫生的王妹子都敢跟刘爱民这个乡长顶嘴,自己跟了丁保国,至少再没有人敢给自己脸色看了。

    丁保国见段昱不说话,还以为他真被自己打动了,决定再加点猛料,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小段啊,你可能还不了解我,你跟了我我是绝不会让你吃亏的,只要你点头,我立马让王有财那个马屁精滚蛋,让你来当乡办公室主任,等过几年,你的资历够了,我再推荐你当副乡长,你就是正儿八经的政府干部了!……”。

    段昱本来还有些犹豫不决,却给丁保国这一下彻底拍醒了,跟着刘爱民和跟着丁保国是有着本质区别的,跟着刘爱民,自己是他的得力助手,跟着丁保国,自己却充其量是他的又一条走狗!

    丁保国表面上的‘护犊子’实际上是只针对对他有利用价值的人,王有财为人虽然卑鄙无耻,但对丁保国却是忠心耿耿,但丁保国为了拉拢自己却可以把王有财一脚踹开,那么当有一天自己失去了利用价值,丁保国同样会像对待王有财一样对待自己!

    而且刘爱民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见利忘义的背叛只有无耻的小人才会去做!想到这里,段昱心里就有了决断,也为自己刚才那一刹那间的犹豫和心动感到脸红,猛地站了起来,对丁保国正色道:“丁书记,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有句古话说得好,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想你找错人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先出去做事了……”说完拉开办公室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丁保国也被段昱的突然举动惊呆了,嘴巴张得大大的,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段昱已经走出去了,丁保国恼羞成怒地抓起茶几上段昱动都没动的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咬牙切齿地咆哮道:“不识抬举的小杂碎!给你脸不要脸!敢跟我作对,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入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