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入仕 > 第十三章 造化弄人


    [本章字数:3108最新更新时间:2014-10-0700:00:00.0]

    段昱把袁成鼎一行安排到乡里新开的招待所住下,歉意道:“袁教授,真是委屈您老了,乡里条件差,您就多担待点……”。

    袁成鼎摆摆手,呵呵笑道:“这条件不算差了,六七十年代那阵子,我们出去搞科研,经常要住野外的,条件比这艰苦多了,让我带的这几个年轻人吃吃苦也好,倒是你能在这样的条件下长期生活,确实不容易啊……”。

    安顿好袁成鼎等人,段昱又赶紧去向刘爱民汇报,刘爱民听说种子全是坏的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再听说段昱已经通过袁教授从省农科大紧急调运了一批新种子过来才松了一口气,他也不傻,立刻联想到是有人在种子上动了手脚,嫌疑最大的就是农技站长黄爱文!

    “这个黄爱文真是狗胆包天!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种子上动手脚!我这就打电话给乡派出所,先把这GRD抓起来再说!”刘爱文怒不可竭,忍不住爆起了粗口,说着就准备拿起桌上的电话给乡派出所长姚木根打过去!

    段昱连忙按住刘爱民拨电话的手,正色道:“刘乡长,这件事黄爱文的嫌疑最大,但黄爱文和您并无直接仇怨,这样做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他没理由冒这么风险来破坏油菜种植的事,这件事幕后一定有人指使,您想想,油菜种植的事黄了对谁最有好处,幕后指使就肯定是他!”。

    刘爱民一点就透,咬牙切齿道:“丁保国!这件事黄了好处最大的就是他了!这件事肯定是他幕后指使的!他简直是丧心病狂!为了对付我居然不惜牺牲这么多老百姓的利益!”。

    段昱连忙在嘴唇边竖起中指嘘了一声,示意刘爱民小声些,面色凝重道:“我们现在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就是丁保国所为,所以暂时不能打草惊蛇,乡派出所的姚所长一向是跟丁保国一个鼻孔出气的,你让他去抓人不就等于让他去通风报信吗?不如让我带几个乡民先去把黄爱文控制起来,只要能抓住黄爱文,事情就好办了……”。

    刘爱民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连声催促段昱,“快去!快去!千万别让黄爱文那GRD跑了!我倒要看看那GRD心是什么做的,这种丧尽天良的事都干得出来!”。

    乡民们得知买到的种子是假的都气愤得要死,不用段昱发动,就有好些脾气火爆的汉子嚷着要去找黄爱文麻烦,段昱挑了几个老成稳重又孔武有力的乡民跟着自己直奔黄爱文家去抓人。

    段昱他们来到黄爱文家却扑了个空,黄爱文的老婆说黄爱文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连她也不知道黄爱文去了哪里?黄爱文老婆一边说还一边抹着泪,段昱看她的样子不像作伪,只得带着气愤不平的乡民打道回府了。

    刘爱民得知段昱他们没有抓到黄爱文十分失望,愤愤地道:“难道就这么便宜了这帮GRD!”,段昱想了想道:“现在黄爱文失踪,线索就断了,好在发现及时,我们的油菜种植计划不会受到影响,但我觉得刘乡长您应该去向张县长汇报此事,让张县长施加压力,避免丁保国再从中作梗,否则防贼千日,难免百密一疏……”。

    刘爱民连称有理,当天就去了县城向县长张可凡汇报,张可凡听了刘爱民的汇报,也是震怒不已,当着刘爱民的面给丁保国打电话,也不听丁保国的解释,直接将他痛斥一顿,并警告他如果回龙乡的油菜种植再出问题,将唯他这个乡党委书记是问!

    给丁保国打完电话,张可凡还不放心,毕竟这次回龙乡的油菜规模种植也关系到他的脸面,不容有失,他又给县公安局局长谢志坚打电话,让谢志坚对黄爱文实施追逃抓捕,限期破案,同时让谢志坚给回龙乡派出所施加压力,绝不能再出现类似案件!

    丁保国接到张可凡的电话就知道事情败露了,幸亏黄爱文够机灵,提前跑路了,否则一旦黄爱文被抓住,再供出丁保国是幕后指使,丁保国麻烦就大了,即便如此,张可凡肯定还是有所怀疑,才会放狠话,回龙乡的油菜种植再出问题,将唯丁保国是问,因此丁保国虽然恨得直咬牙,却也不敢再在油菜种植上动歪脑筋了,反而还得做做姿态,高调支持刘爱民搞油菜规模种植。

    佘国顺得知油菜种子出了问题也很着急,要是油菜种不出来对国顺公司也会造成不利影响,赶紧调集货车到农科大拖了袁教授提供的优质油菜种子连夜送到了回龙乡。

    段昱赶紧组织乡民重新下种,总算抢在节气过去之前把新的油菜种子种下去,袁成鼎带着手下的研究生在回龙乡住了一段时间,给乡民们做免费的技术指导,直到看到油菜苗从地里长出来了才离开,只是袁紫薇却再没有露面,想必是伤了心故意躲着段昱,段昱心里也很有些过意不去,不过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送走袁成鼎一行,佘小曼也被佘国顺催着回省城了,段昱就一心扑在了油菜苗上,恨不得搬到地里去住才好,虽然有了张可凡的震慑,丁保国应该不敢再使阴谋了,段昱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组织乡民们组成护苗队,日夜在田地里巡逻,防止人搞破坏。

    袁成鼎提供的优质种子确实好,眼见油菜节节长高,很快就抽了芽,不久后就开出了淡黄色的花骨朵,眼见成功在望,段昱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油菜花终于开了!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全是黄色的花海,尤其回龙山又以梯田为主,让这花海更有了一种立体层次感,清风吹来,花海又荡起花浪,那场景着实震撼人心,美到了极点。

    恰巧有县里的户外爱好者来回龙乡踏青,看到这美到让人窒息的画面立刻被震撼了,拿出相机啪啪啪一顿狂拍,回去把照片往网上一发,立刻引起了网民的追捧,“这是哪里?太美了!”,“这简直是人间仙境嘛,我一定要去!”,网民们疯狂地跟帖转帖,点击量迅速突破了百万,跟帖数也达到了几十万。

    这下回龙乡就热闹了,不仅曲龙县里的户外爱好者蜂拥而至,就连丽山市和省城也有户外爱好者慕名而来观赏这震撼人心美到极致的油菜花海,这么多人自然要吃要喝,一时间回龙镇上的小商店和小饭馆生意好到爆棚,让原本偏僻的回龙镇一下子繁华起来。

    这些人回去的时候还喜欢买些原生态无污染的土产回去,乡民们做的梅菜、萝卜干也成了抢手货,这些小生意看似不起眼,其实却蕴含着很大的商机,段昱被这场面启发,向刘爱民建议,今后每年举办一次回龙乡油菜花节,将回龙乡推销出去,凭借这油菜花节,回龙乡的名气一下打响了,也带动了回龙乡的经济发展,甩掉了贫困乡的帽子,成为曲龙县有名的富裕乡,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乡民们得了好处,自然要念这件事的始作甬者的好,刘爱民和段昱也因此在乡民中威信高涨,尤其是段昱,天天和乡民打成一片,乡民提起他都直竖大拇指,“这个娃,要得!”。(注:要得,乡里土话,不错,了不起的意思)

    刚好有名曲龙县日报社的记者也跟着户外爱好者来踏青,看到这场面也被震撼了,记者的新闻敏感性马上让他意识到这是个好新闻,一番走访后就把刘爱民和段昱发动乡民种植油菜的事给挖掘出来了,不过因为段昱只是一个小通讯员,那名记者就自动把他忽略了,把焦点放到了刘爱民身上,专门找到刘爱民做个专访,刘爱民也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他口才也好,拉着那记者滔滔不绝地讲了小半天。

    那记者回去以后就写了一篇文章,取了个很浪漫的名字,叫《刘乡长的油菜花之梦》发表在县日报上面,还特意拍了一张刘爱民戴着草帽站在油菜花海前笑逐颜开的照片,段昱在这张照片里只有一个背影,他此时正带着乡民们在油菜田里弯腰除草。

    后来又有一名省报记者看到了这篇文章,觉得这是个好题材,又在省报上转载了,时任南云省省长段泽涛恰巧看到了这篇文章,段泽涛也是一名很务实很有思想的干部,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如何发展农村经济的好案例,专门对这篇文章做了批示:贫困乡村经济如何搞活,不能等、靠、要,关键是要解放思想,回龙乡这个例子值得学习!

    段泽涛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这张照片里那个不起眼的背影居然是他失散多年苦寻不得的儿子!而不久后段泽涛就调任江南省省委书记,错失与段昱相认的最好机会,也给这对传奇父子的人生增加了许多波折,也可以说是造化弄人了,这也是后话,暂且不提。(注:段昱与段泽涛失散时年龄很小,又因养父段建国抱着他逃亡时滚落山崖时撞到山石,完全失去了童年记忆,关于段昱和段泽涛如何失散的故事,详见我的上一本拙作《上位》)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入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