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五十二章 曹煜2
    [第4章  第一卷地球]

    第56节  第五十二章曹煜2(求花)

    但是。

    当两拳如期相撞在一起的刹那,胆子大的男性名流们都不可置信的长大了嘴巴,双眼呆滞的盯着完好无损,纹丝未动站在原地的周逸。

    再转眼看着泄了气皮球飞出十几米撞在舞池围栏铁杆上的曹煜。

    “咔嚓,呯嘭.....”曹煜的手臂此刻已经完全折断了,一截断掉的臂骨已经刺破了他的手臂从他的肌肉中刺了出来。阴森残冷的面容一片扭曲,夹杂着骨裂脉断的痛苦,砸翻一堵铁栏杆,他苍白的邪美面孔,滑过两道血丝。

    捂眼的女星们惊骇地睁开玉眸,秋水虹波的双剪震异地瞧着还处于保镖包围却满身闲逸的周逸。她们都不敢相信,不仅周逸那软绵绵的一拳竟然能够把曹煜这看似非常威猛的一拳给格挡下来,而且香港声名显赫的曹家少爷,一拳就给他弄成了残废。

    曹煜,香港上流社会如雷贯耳的人物啊,有过单挑六大黑道一流杀手全歼的显耀记录,连地下黑拳的皇帝萧尘都自叹不如,如此青年高手,竟然被看似文质彬彬,文弱的周逸轰成这样!

    熟知曹煜恐怖势力实力内幕的名流们都不由得对周逸刮目相看,重新估量眼前这个气势比曹煜还张狂的青年,暗暗揣测他的身份。

    周逸好整以暇,若无其事,淡淡扫了几个保镖一眼,修真者强绝如山的灵魂压力像泄了洪的堤坝奔腾过去,几个保镖下一刻豹子凶恶的气息霎时被压,恶狠的眼神换成惊恐,趔趄后退。

    二三品的小武者,周逸实在没有任何出手的兴趣,浩如烟海的气息缓缓挥散,他闲庭信步从拉大的包围圈步出。来到捂着手臂,脸色煞白躺在铁栏杆上边的曹煜跟前,微微一笑:“曹少,很明显,你没有足够的资格拥有柳诗曼小姐。”

    曹煜此刻心中不知道该有什么滋味,**的伤他不潆于心,但......他不是周逸一合之敌,这个事实在他自负残冷的心烙下了一道挫败的阴影。神情依旧狰狞,思维除了不共戴天的怒恨,还有一阵迷茫。从小到大,尊威荣宠,他居高临下,何尝体验到此刻的落魄与卑微?

    习惯俯视睥睨的他,这一刻残喘仰视眼前这个年纪与他相当的青年,他沉默了。

    对于一个心怀大志的枭雄而言,他从不会固步自封,狂妄自大,大陆北京的纠结势力,他通过各种渠道手段调查,不能说全盘在握,至少洞悉玄机,但他从没有想到这个以往盛传的败家公子居然好似韬光养晦,潜伏遮掩,以他八品的青年巅峰实力竟然不是一招之敌,这宣示了什么?如今世界天下,还远远不是他曹煜可以只手遮天的!世界很大,强者更多!他曹煜,只不过是大沧海域的一粒沙子而已,连区区一个周逸都战不胜,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无数劲强之敌,他用什么去交手?

    想站在世界的顶峰,俯瞰众生蝼蚁,任重道远,遍布嶙峋啊!曹煜心思百转,在常人惊愕的刹那,他脑海里晃过了很多他这种人才可能拥有的想法。

    沉默了大约两分钟,曹煜阴冷的瞳孔划过一道坚忍,一道寒光。似乎咬了咬牙,他捂住血流成线,沾满整套burberry的黑色西装,怵目的通红,缓缓爬了起来,朝周逸面无表情点了点头:“从今天起,柳诗曼不再是华谊的人。”低沉死缓的声音,一字一吐,语气吓得极为艰难挣扎。

    胆颤心惊瞧着这一场面的柳诗曼听到这句话娇躯一震,隐在晚服长裙下边的婀娜身姿微微发着轻颤。不可置信地看着曹煜。这句话从曹煜霸道强势的男人嘴里吐出来,无疑于天塌地陷来得严重。

    简简单单的一句保证,凄苍的表述了一个在香港君临天下、至尊崇高的枭雄在名流睽睽目光下承认自己失败的无奈与落寞。这一刻,香港黑白两道拥有至高权势的曹家大少,屈服在了一个与他年纪相当的青年之下。

    这是一个足以轰动整个香港上流社会爆炸性,震惊性的事件。所有了解道此事的名流人士,不得不思考着如何态度面对这位北京来的强势公子哥。

    明眼之人都能清楚意识到,香港,在今夜之后,将变得非同寻常。

    只是始作俑者周逸始终一付天塌不惊的落拓样,他没有考虑太多旁边大腕名流们深思局势错综复杂演变。曹煜无言的允诺,周逸一如既往的洒脱笑脸,非常友好扶着这个心中已经谋划着怎么对付自己的敌人,拍着他没有受伤的肩膀,笑道:“曹少是聪明人。我替柳小姐给你道谢。”

    曹煜冷冷地瞥了远处惊喜交集的柳诗曼一眼,众人面前,他很快调整了心态,保持着自己应有的风度,扭曲的面容挤出一点礼节的笑:“周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希望柳小姐在你的神话集团风生水起!”说完不等周逸有任何的反应,抬着自己的手,寒芒一闪,撒了一地的殷红鲜血,转身便走。

    几个保镖让周逸奔腾的气势吓退,看到少爷冷着脸快步离去,急忙低着头跟上,却没有人再敢望透着温和笑容的敌人一眼。

    看着虎头蛇尾,匆匆离开宴会的曹煜一行,周逸闪过了一些赞许,这个曹煜,比那个苏子豪能忍多了,香港四大公子,苏子豪排在首位,可见他也是其中最蠢的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一个浅显道理,苏子豪都没有领悟,失败!

    周逸一阵玩味。

    “美丽柳小姐,这下我能邀请你跳个舞吗?”曹煜完全消失,周逸笑着来到傻站在一旁的柳诗曼身边。

    “我能拒绝吗?”柳诗曼怔怔望着曹煜远去,凄然一笑,最后曹煜那个阴冷的眼神让她心悸,曹煜的残酷,她深有感触。对于世家公子之间的争风吃醋,明争暗斗,她早已感觉厌倦。脱离曹煜,落入周逸手中,她的处境会好点吗?无论如何,她这样的一个柔弱女人,只不过是强者们为了证明自己强势的玩物罢了,有谁真正了解她的心?

    “其实,你没有必要害怕。”周逸伸出修长的手指抚摸这柳诗曼那两道弯月纤长的睫毛,沉声道:“曹煜再冷血,他也是个人,况且,这个世界上比他强大的人无法计数,你应该相信我。”

    “呵呵,相信你。”柳诗曼清幽的眸子一阵哀然,“就算你比曹煜更强大,那又怎样?”她绝美的玉颜泛起一阵无法掌控命运的失落,惆怅哀切的神情,惹人心伤。

    周逸粲然一笑,“你对这个世界太悲观了,或许我不了解你为什么会屈服在曹煜的威势之下,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喜欢音乐,我可以为你提供一道由你自己主导的路,不管你用这条路干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

    柳诗曼阅尽沉浮后的无奈命途惨然玉容一阵讶然,愣愣看着周逸,“你说什么?”

    “你觉得我会说什么?”周逸笑得灿烂,“你完全不必担心脱离狼窝进入虎掌,因为我以这种手段从曹煜手里夺过你,只是欣赏你的音乐才华,没有任何想法。”

    柳诗曼凄苦淡漠的玉色再次露出不可思议,白天鹅般的玉颈仰起,从头到脚重新审视面前这个时而优雅时而狂妄的男人,他的手还在肆无忌惮的揉捏自己的脸蛋,但是他说的话,很高尚,很博大。

    “怎么?不相信我?”周逸光滑的手指头划过柳诗曼纤细成弧度的下巴,开心的笑了,“如果你知道慕容清雅是我的女人,你就会相信了。”

    “你......”柳诗曼强忍娇嫩脸蛋那麻麻的痒,再一次对周逸报以不可置信的眸色。

    慕容清雅,世界女神,即使是柳诗曼这等自负才貌的女人,都不得不全方面自惭形秽。这个受到整个上流社会青年才俊追捧的女人,一直都是她们这些天之才女仰视的目标。而她,如今成了这个男人的女人?

    “唉,看来你对我的人品还有怀疑。”周逸无奈一笑,“这样吧,我让你跟慕容清雅通个电话,证实一下。”

    摩托罗拉的水晶壳,闪烁着洵灿霓虹的光,嘟嘟嘟按了几个键,递给张着小樱口的柳诗曼。

    柳诗曼纤长的玉臂颤巍巍的接过手机,听着扩音里边传来那一道她永远无法比拟的天籁之音,她脸上的怀疑转化成了不可言喻的复杂。

    两个女人在电话里聊了些什么,周逸没有去听,这一番通话长达十分钟,周逸和范正浩干了十几杯香槟。

    最后,柳诗曼还回手机,她清幽洁梅的容颜之下,那一抹始终缭绕的愁云惨淡弥化,露出一个轻松解脱的笑容,真诚的面对周逸鞠了一躬:“周少,谢谢你。”

    周逸却摇头,“你先跟着我,哪天心累了可以随时离开,我喜欢执着的人,你明白吗?”他双目炯炯盯着柳诗曼。这个女人很美很清澈,但终日强装欢颜,换作高洁的模样令周逸很不满意。尽管他不明白隐藏在这个亚洲小天后,享有音乐女神之称的女人有什么辛酸的过去,痛苦的往事,但他周逸认定的人,绝不会是一个整天带着虚假面具活着的人。

    人可以无奈于过去,却不能冷漠于未来。生命存在于世,就是追求个性的独立与展现,两者皆无,人则非人。

    柳诗曼年纪很轻,但她经历的波折外人无法想象,周逸的话,她能理解。她轻轻地点了点首,在拥入这个赋予她新生活的男人怀抱的瞬间,两滴月色皎洁的珠泪缓缓滑落,雪白的双颊映现出珍珠般的晶莹。

    轻柔的华尔兹旋律适时荡漾而起。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