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五十章 柳诗曼
    [第4章  第一卷地球]

    第54节  第五十章柳诗曼(求花)

    凯歌大剧院的设施丰富豪华,二楼数千平米的面积里,分成宴会厅,舞厅,包间,茶馆,酒所等区域,装载的器材奢侈昂贵,服务装饰更是高贵、富丽。绝品茶酒,珍版名烟,名贵鲜花,应有尽有,着实摆足了上流晚宴的阔气场面。

    随着宴会开展时间进入尾声,上千名明星大亨齐聚宴会厅一堂,三五结群,谈笑风生。几个香港政府的高官在主持人的接待下,来到上首高台的话筒前边。

    这时轻扬飞舞的音乐停滞,高官代表清了嗓子,开始念读着秘书办公室斟酌打印好的演讲稿,开始对这一次慈善晚宴进行各方面的赞扬阐述。

    香港是一个富商集聚,明星荟萃的地域,这里聚拢了无数高档的豪宅,无数身价尊贵的富人,可谓遍地是富豪,随处可见名人。“群星荟萃”慈善晚宴的初衷是由于中华土地西部发生了一些毁灭性灾难,香港政府为了彰显作为祖国行政区的同胞情怀,特别发动了慈善宴会,目的是为了布置一个平台,让金堆如山的豪富们捐献资金,帮助灾区同胞。所以接收到邀请的人,在香港或多或少有些身份、地位,身家更是平民难以想象。

    高官的演讲持续了大约十分钟,这期间,明星大亨们都很给香港政府面子,不说都是聚精会神聆听,至少保持安静,默默等待着高官煽情地把那些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号召语句讲完。

    这些自然都是千篇一律的东西,只是面对同样场合,照本宣科搞出了一个形象倡议,走一个场面。其实真正关心灾区受苦受难同胞的富豪,无需政府动员,也会竭尽所力,各个渠道支援。

    故而高官演讲完毕,宴会大厅象征性响起了掌声,除了脸上虚伪地现出点点悲怆的感慨,该怎么表现的人一样是怎么表现。这些大腕的心里,或许重视交际场合,比慈善本身的宗旨要强烈得多。慈善,对于大多数站在平民头顶的上流人士,只是一个塑造名声,宣传品牌的途径而已。

    周逸站在宴会厅一个偏角,静静倾听高官的声援演讲,不悲不喜,虽然修真者视人命如草芥,但对于良善之人经受的磨难,他始终抱着同情的心念。只是他不会无聊在这种场合高调宣示自己的悲天悯人的圣人作态,因为这不是什么忧国忧民,而是作秀。

    他冷眼看着周围大腕们惺惺作态的悲情做作,对这些人虚伪的面目,肮脏的心灵感到麻木。没有好处的事情,想让这些大亨拔出一根毛简直是痴人说梦。他们之所以愿意参与这种慈善宴会,多半是打着社交与炒作的心思,哪有半点同情心。

    周逸环手于胸,自动过滤身边几个年轻男女明星刻意摆出的那种悲伤忧虑神情,更将他们嘴里吐出来的“心痛”“可怜”“难受”的词语当成狗吠,一个字都不信,只是等待着台上继续号召。

    高官之后,是主持人小姐真诚悠扬的声音:“众位来宾,我们感谢汪处长的发言,灾区的安危一直心系着我们,令我们寝食难安,所以在慈善晚宴开席前,我们有请华语乐坛小天后柳诗曼柳小姐为我们带来《爱的奉献》,希望我们都能人人献出一点爱,为灾区的同胞脱离苦海出一份力,感谢大家,现在有请柳小姐上台。”

    啪啪啪啪,女主持高亢的声音落毕,一阵高亢的掌声响起,半圆形的舞台上一张帷幕拉开,一个洋溢着莹洁的身姿女星握着话筒缓缓迈步走出。

    周逸面对四面八方明星们虚假的嘴脸,做作的言语,不时打着哈欠,差点没站着睡着。但听了女主持这句话之后的,眼睛一亮,精神一上,低声吐气,“柳诗曼!终于来了!”

    灵识立马辐射而出,整个宴会大厅落入掌握,尤其是灯光变换的喷泉舞台,柳诗曼的身影是观察重点。

    柳诗曼出道仅两年,便已奠定亚洲小天后的骄人名气,形象自然不赖。一米七的颀长身材,曲线玲珑有致,及肩的长发流瀑般披散,乌黑色泽细腻如海底的黑珍珠,鹅蛋脸,肌肤白皙莹洁,嫩得像剥了壳的鸡蛋,小巧的琼鼻挺翘,细润的樱桃小口,配上她舞台上那袭天蓝色的米黎欧露肩晚装,整个给人一种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纯美。颦颦一笑间,翠眉灵动,气质清淡,足以颠倒众生。

    如果把女人比喻成花,慕容清雅是圣洁的天山雪莲,西门雪怡是清逸冷艳的雪梅,南宫琪是洵灿多情的海棠,周嘉琳是优雅大方的茶花,林依晨是冰清玉洁的水仙,夏涵是争妍斗丽的杜鹃,那么柳诗曼则是洁白清幽的百合。这是一个令人一望之下就能为她脱俗无华气质所折服的女孩,窈窕的身段,透出的都是纤尘不染的纯净之美,令人不敢亵渎。她虽然没有慕容清雅芳华绝代的美丽,却有属于自己淡淡的雅幽,聚合钟灵毓秀,雅致怡人。

    周逸以阅尽天下美女的广博学识,投以一道灵识后,已然冒腾出了一连串评价。

    柳诗曼的轰动效应显然是惊人的,自她登台献唱,清脆黄莺的美妙声音让大厅多数人如痴如醉,激发的掌声欢腾声,引起的嫉妒羡慕眼神,无一不在宣示她的魅力,她的大牌。

    周逸安然将柳诗曼演绎的《爱的奉献》听完,已经明朗为什么慕容清雅会给他推荐柳诗曼。因为柳诗曼的气质与歌喉,以及在舞台上翩跹盈动的舞姿,绝对是聚合众大家之长,晋级宗匠,而且她身上自有一股令人不自主为之沉迷为之陶醉的灵性。

    歌声虽然是能够经过炒作而红火,但再怎么经过配置调频的声音,永远比不上真正自然的纯净,柳诗曼娇嫩玉喉吐露出来的音调,无疑充斥着空灵纯美,是无数商家包装粉饰过女星,佯装娇嗲媚惑都无法比拟的。

    现场听了柳诗曼的歌声,婉转沁入灵魂的旋律,悠扬抚润心灵的调子,洋洋盈耳,如缕袅袅,周逸瞬间下定决心,挖华谊的墙角。

    一首《爱的奉献》如泣如诉,如怨如慕,曼妙致人于云端,轻柔感人于驾雾,经过了柳诗曼精灵幽谷玉喉的完美演绎,大厅陷入一阵静谧后,随即爆出了雷鸣般的掌声。纵然同处业内竞争,但在这种场合闻之这么轻盈美妙的歌声,足以让一众歌星抛却疙瘩,报以最真挚的赞叹。

    一曲落定,柳诗曼盈盈鞠躬致谢了一句,将话筒交给女主持,她自己却披着晚装走下台。

    她的魅力也在这一刻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一群男士看到空谷幽灵的柳诗曼下场,抱着各种心态,蜂拥围拢了过去。大厅上千人,接近六百位的男士居然有一小半舍弃了身边的女伴,争相向她欲待献殷勤,这个场面,可以预见是多么的庞大。

    但是,这些男星或者富家公子哥没有一个能得逞,因为柳诗曼下台后,一个含着冷酷笑容的青年带上五六个身形魁梧的保镖首先迎上。一下子就把所有的仰慕者拦阻在外。

    青年跨步来到柳诗曼身边,邪魅的俊脸一笑,霸道地伸手搂住了她的柳腰,跟着冷冷扫了一圈围绕而来的男士,在柳诗曼青嫩的耳垂边笑吟吟低语几句,随即就挽着她纤细的腰肢,缓缓走出宴会厅,朝舞厅方向而去。

    众年轻男士眼睁睁望着这个场面,一阵惊讶之后,所有的人都选择停步,还有沉默。在香港,如果不知道这个霸道强势的邪魅青年就是曹家的大少爷曹煜,那么他们算是白混了。

    传言柳诗曼出淤泥而不染,如同彗星般崛起在亚洲娱乐界,牢牢占据小天后高位,是单纯的实力造就,但按照眼前情况来看,男士们心中自然下了一个概论,原来柳诗曼的背后,是香港四大财团之一的曹家!

    由此,发现柳诗曼是曹煜的女人,掂量自己的那点分量,满脸热切攀上去的年轻男士失望一叹,很有默契的全部疏散,重新斟酌自己的猎物。

    此中唯一敢表现不快的人,无疑就是周逸了。柳诗曼曲罢下场,他还乐呵呵要凑过去,表现一下绅士风度,为挖墙脚打下基础。哪知步子刚刚踏出两步,灵识就准确瞧到了曹煜的动作。他满面的笑容霎时消散,心中开始分析期间的利害关系。

    女主持还在台上冒出一堆堆准备好的煽动词汇,刺激富豪们慈善的心,周逸却没有兴趣再听半个字,灵识跟踪曹煜、柳诗曼的踪迹,脑海盘算,步伐跟着他们进入右侧的舞厅。

    舞厅与宴会厅隔了一道隔音的走廊,里边高扬的音乐持续不断,宴会厅却不受丝毫干扰。

    周逸转过了走廊一个转着,掀开珠子门帘进入舞池,里边的灯光淡黄柔和了一些,但这丝毫不妨碍他清晰地观察曹煜等人。

    舞厅的毛毯中央,范正浩与袁玲正迈着轻快的步子跳着华尔兹,一个侧部转过身,他发现周逸,顿时放开一直吃着袁玲豆腐的手掌,快步来到周逸旁边,“周少,要不要来一个?”

    周逸皱着眉,指着十几米外搂着柳诗曼坐在沙发上品酒的曹煜,低声问道:“他是谁?”

    范正浩转眼一看,道:“哦,四大财团曹家的公子曹煜嘛,这种场面见他最正常。”

    “四大公子?又是四大公子?”周逸一阵冷笑。为了林依晨他惹上了苏家,如今看来,为了柳诗曼,他要连曹家一并干上了。

    “怎么了?难道你跟他有什么矛盾不成?”范正浩诧异道。他虽然是香港的富家公子,但纨绔与俊杰是走不到一条道上的,他和曹煜只是互相认识。

    “矛盾?嗯,以前没有,马上就有了。”周逸温和的笑脸,露出罕见的阴沉,柳诗曼的幽然气质,让他很不爽被一个男人染指。这倒不是说他喜欢柳诗曼,纯粹就是一种男性的自尊心作怪,他不希望一个卓然婉约的美女倒入另外男人的怀抱,即使他自己得不到。

    这种感觉当然是毫无理由的,不过周逸不管,既然他锁定了柳诗曼这个目标,绝不容许她受到其他男人的控制。

    “周少,你想干什么?”范正浩与周逸酒肉多年,非常了解周逸阴毒专横,小气睚眦的性格,特别是在女人这方面,所以当他看到柳诗曼与曹煜的亲密姿势,他隐约猜测了一些可能。

    “干什么?”周逸冷冰冰一笑,“呵呵,请柳大明星跳支舞你觉得怎么样?”

    “呃......这个,你要想好啊,对方是曹煜。”范正浩破天荒使用忌惮谨慎的语气说道。文正集团财力固然雄厚,但在香港还是比根深蒂固的四大家差了一筹,再者曹煜这人是他们第一代的翘楚,老头子经常拿他出来做正面教材,教训他要以之为榜样,他虽然不屑一顾,心中其实还是忌讳这种人物的。

    “曹家又如何?我周逸想做的事,天王老子我都要一脚踹飞!”周逸嘴角牵起冷冷的笑容,甩下一句话。迈着大步子,直接就推开面前摇摇晃晃,笨拙滑稽却自以为是的几对二线明星舞对,在舞池周围惊诧愤怒的眼神里,他来到曹煜面前。

    “这位不是曹少吗?我是周逸,想请柳诗曼小姐跳支华尔兹,你意下如何?”周逸隆起玩味的笑。

    曹煜眯着眼睛正静静享受大腿上柳诗曼剥开皮的荔枝,慢嚼慢咽着,邪魅的脸庞冷峭中透出一丝惬意。或许他觉得在柳诗曼面前,他可以稍微放松一番。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胆子这么大,当着他的面,要求他的女人伴舞。

    所以他悠闲的眼线霍然大张,阴寒地盯着一脸灿烂笑容的周逸。

    柳诗曼更是诧异地回过头,白皙手指间的两颗剥了一半皮的圆润荔枝掉落在地,她震惊地看着这个莽撞大胆的青年。曹煜的恐怖权势,她可是深明就里,在香港挑战他权威者,家破人亡是平常。她不敢想象这个年轻人这句话出口,会给他带来什么样悲惨的命运.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