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四十九章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52节  

    凯歌大剧院二楼,这是一间上千平米的华丽宴会大厅。鹅绒毛的绣花地毯色泽斑斓,现出动感十足的梦幻光彩。高贵典雅的特制桌椅罗列,无一不透出优雅尊贵的格调。而那三盏豪华硕大的水晶吊灯悬挂于顶,更是挥射出淡黄白的莹洁和润光晕,使得光线交织的宴会大厅,笼罩在一片唯美的坏境当中。

    随着各方大腕明星入场,悠扬奔放的音乐缭绕整间大厅,男士彬彬有礼,女士温婉可人,会场一派和谐友好的氛围。

    华影恒的出现,引起了影视明星们的注目,身为演艺圈里的艺人,与知名导演打好交道,绝对给自己职业生涯带来无不可伦比的好处。所以明星们都没有吝惜自己那有些矜持,或者虚伪的笑容,夹着一杯杯法兰地的红葡萄,各个方向围拢而来,纷纷礼貌的与华影恒打着招呼,递上自己的名片。

    华影恒为人倒是随和谦谨,应酬这种场面更是游刃有余,一边微笑回应,一边客气地接受或是推拒一些艰苦挣扎二线明星的毛遂自荐,不时与旧识新友碰个杯,轻松的应付宴会的各式交际。

    周逸与华影恒一道走进大厅,看到这等场面,笑着告辞了一句,随后在礼仪小姐的托盘里拿起一杯香槟,走向几个还算熟脸的香港纨绔朋友。

    “周少?你来到香港,竟然不通知我一声?”周逸穿过低声笑语,费尽心思交际的人丛,来到宴会专门设置的迷离舞厅,突然,右侧边就扬起了一个惊讶的声音。

    周逸识得声音是个叫范正浩的人,他以前来香港潇洒,就是由此人带领,玩遍了香港各大风月之所,在迪厅酒吧里的交情,两人还算不菲。

    周逸不见得看得上这种类型的朋友,不过宴会百无聊赖,华影恒又有自己的社交,他到想找个认识的人随便侃上一番。随即笑吟吟转身挥手招呼,“范少,好久不见。”

    范正浩确认真是周逸,顿时大喜,直接甩开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线女明星纠缠,五米之外冲将过来,给了周逸一个大大的熊抱,末了狠狠擂了他胸口一拳,大骂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把我范正浩当成朋友?过来一个电话都没有!”

    周逸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五官还算端正,身材却几乎比自己矮上一个头的香港公子哥,嘴角一翘,道:“我这次到香港是公司有点公事,暂时脱不开身,范少不要见怪啊。”

    “公事!”范正浩瞪大眼睛,后退两步仰望周逸,满面不可置信。

    周逸是什么德性的人物,他可是清楚得很,大家狐朋狗党混了这么久,周逸那罄竹难书的桩桩恶事,连他这个号称香港纨绔之首的范大少爷都望尘莫及,这种人说他会办公事,真是天方夜谭!

    “哈哈,范少,看你的样子,我办公事你很吃惊?”周逸大笑。

    “吃惊?哦,不。”范正浩猛地摇头,强调道:“是不可思议,不敢想象!”

    “哦?那我就不可思议一回。”周逸一阵微笑,继而指着周围一圈,问道:“范少怎么也有闲情逸致参加这个慈善晚宴?有兴趣做慈善了?”

    “唉,没办法啊,老头子有命,为了我那点可怜的生活费,我能不听话吗?”范正浩春风得意的脸忽尔苦着。

    “嗯?这么说,范叔已经打算退了?”周逸神色一动。凭借记忆,他了解到范正浩的家族公司是香港仅次于四大财团的大型企业—文正集团,实力雄浑,不可小觑。

    范正浩愁脸:“估计明年吧,我的好日子要过到头了,苦啊!”

    “苦?这回没有人控制你的财源了,你还叹什么?”周逸不解。

    “不控制?你觉得老头子有可能这么放心把公司交给我吗?”范正浩撇脸瞪眼,埋怨道:“他不过想退居二线,拉我去顶缸,权力还不是他幕后掌控,哪有我逍遥的份。”

    周逸啜饮了一小口香槟,“呵呵,这是范叔想磨练你,这是好事,你这么唉声叹气,未免对不住他的良苦用心。”

    “罢了,罢了,不说这些烦心事。”范正浩摇头成波浪鼓,忽尔又抓着周逸的衣领,质疑道:“你还没说你到香港干什么呢,真的是公事?”

    “你觉得不像吗?我现在被分派了个小集团的董事长,哪有你悠闲,还能携美带蜜。”周逸望着围绕范正浩的几个女星款款走近,笑呵呵说道。

    “呀,范少爷,这位帅哥是谁啊?怎么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个身着淡蓝色晚装,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女星两根纤指娴雅擎着水晶酒杯,笑盈盈眨着亮晶晶的美眸。

    周逸气质英俊飘逸,合体的裁剪黑色阿玛尼西装,修武后流畅匀称的身材,加上嘴角始终露出的优雅微笑,以及言行举止透现的尊贵绅士风度,他的吸引力是致命的。纵然女星们不清楚的他的背景来历,这么一个充满魅力的帅哥,依然值得她们搭讪。

    “来,来,袁小姐,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好友周逸,他是北京人,你们不要小看他。如果说香港有四大公子风靡港都,这位周家大少就是明彩飞扬的北京六公子了,你们最好不要怠慢。”范正浩见到美女,愁云立消,充分发挥花花公子哥纵横花场的老辣,笑眯眯牵拉着两方。

    “原来是周少爷呀,久仰大名,我叫袁玲,很高兴认识你这么风度翩翩的帅哥。”女星深处娱乐大圈子,哪能不知香港四公子的威势,听说周逸更是京城的公子,知晓这是大人物,一抹喜色掠过代言某名牌化妆品的雪嫩脸蛋,急忙伸出白皙的纤手,欲待攀附。

    周逸礼节性握了一握,笑道:“袁小姐的歌别有风味,我很喜欢,哪时出新专辑,我一定捧场。”

    “真的?周少喜欢我的歌吗?”袁玲喜形于色。

    她出道三年,对于演艺圈的各类规则与黑暗可算知根知底,感触极深。娱乐圈虽然造就了无数公众的明星,在镜头里星光璀璨,受到粉丝们追捧,明面上高高在上,其实他们这些大明星,在真正的商家大腕上流人士眼中,不过一个卖颜卖笑的艺人,一个戏子。尤其是女星,更是毫无地位可言,多数是沦为各大操纵老板玩物的下场。

    因而与其让一些huangyin老朽的糟老头子糟蹋,女星们落入无奈的潜规则圈子里,逐渐形成攀结富家大少的风气。再怎么说,被年轻的玩,总比被老的玷污要强吧。这就是社会的残酷,致使了娱乐女星们选择的凄苦与无奈。

    当然,周逸没有佛祖拯救天下苍生的博大胸怀,身为一名修为高深的修真者,他更体悟物竞天择的天道至理,各人因缘造化,全靠自己挣扎奋斗,他没有破坏社会次序的习惯。

    看了一眼袁玲几乎急切攀好的神情,他淡淡一笑,“歌我是喜欢听,不过袁小姐的绯闻似乎多了点,想必后边不少的豪门大少追求者,我可不敢触犯这些大少的霉头。”说罢,与范正浩碰了杯子,对几个刚出道的清纯女星摇摇报以微笑,灵识却一直寻找柳诗曼的踪影。

    轻轻一句话,他拒绝了袁玲的示好。他很理解娱乐圈的浑浊与黑暗,但不懂得洁身自好的女人,他不会产生任何兴趣。

    袁玲笑靥如花的表情凝结,周逸言外之意,她自是听了出来。不错,她能在华语歌坛爬上今天这个歌后的高度,与她抛弃尊严侍候了不下十个男人的“努力”是息息相关的。没有这具已经受到数不清男人沾染的身体,她应该嫁给了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天天计较柴米油盐,相夫教子,过着平淡无波日子。而却不是今天站在这间高档豪华的宴会厅,享受一群自以为高贵男人隐晦的火热目光。

    “周少,我......”袁玲发现周逸对自己火辣的身材无动于衷,鲜艳的红唇张翕了一下,她想解释一些东西,但纯洁不在,舌灿莲花都挡不住她不是处女的事实。

    范正浩眼珠子一转,打了哈哈道:“袁小姐,周少这个人特别,比较喜欢清纯型美女,你千万不要想打他的主意,免得自讨没趣。像你这么动感迷人的美女,还愁没有帅哥看上?”他两眼暴露地瞟向袁玲露在晚装外面的一丝白皙的酥胸,言语举动已经很明显。

    袁玲眼见勾不上周逸,内心一阵失望自卑,然而见到范正浩那**的目光,她立即把不良的情绪排除出去。风雨三年,人情冷暖,人性丑陋,她体会太深,一些讥刺,一些挫折,这算得了什么?她悠悠一笑,俏脸跟着露出动人的艳妍媚态,瞥向范正浩,娇喃道:“范少,我那是什么美女啊,你看周少都不舍得多看我一眼呢,只要出来不吓人,我就烧香拜佛了。”她说着说着,丰满高挑的媚体有意无意地蹭着范正浩,身体假意的来回摩擦。

    范正浩这厮自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时让老头子强逼着出来社交,搞慈善竖立名声,心中原先厌烦不满,好在这个宴会美女云集,弥补了他所有的不痛快,上层交际,变成了他猎艳寻香的场所。

    摆出一个绅士的姿势,他眼睛来回“研究”了袁玲胸前那对高耸的山峰,以嬉戏花丛几年的经验,那是36d罩杯的,垂涎了一下,他微笑道:“袁小姐,我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袁玲捂嘴娇笑,咯咯道:“范少有请,袁玲哪敢不从呀。”她主动伸出玉臂,亲密的挽着范正浩。周逸需求古怪,她勾搭不上,只好把所有的解数施展在范正浩身上,反正他在香港的势力也不差。

    范正浩暗中朝周逸打出一个猎艳成功的x手势,眼睛眯着道:“周少,你继续努力,无聊就找松溪、卓龙这几个小子吹吹,他们也在会场,不过现在不知到那里快活。我和袁小姐先跳支舞,你事情办完后再找你算账,狠狠灌你一顿。”言毕,他春风满面的挽着袁玲,走向了宴会东北角的舞池。

    果然够重色轻友,三言两语泡上个美女,转身就甩脱了自己。周逸无奈摇头,不待攀结范正浩的另外几个性感妖媚路线的女星叽叽喳喳围绕自己,他稍微一示意,转目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疾步走了去。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