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四十二章 林智瑞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45节  第四十二章林智瑞

    林家宅院位于香港市郊。别墅没有出奇的豪华,但构思颇为精巧别致,假山亭榭,飞泉流瀑,鹅卵小径,茂林修竹,搭配古典精致,婉约轻灵,充满了苏州古典园林“小桥流水”自然风韵,走进别墅,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来到了古朴的自然森林。

    路上是由一位林依晨尊唤做祥爷爷的老人带领。这位名为程祥的老人接到林依晨的电话,已经出车离开林家别墅赶往新界。只是女警发生了那件事,最后没再固执己见,故而周逸与林依晨乘着兰博基尼到林家宅院附近,恰好碰见了老人,随后三人一同回返宅院。

    程祥面目显得有些老态,一双昏黄的眼睛透出浑浊的色泽,额头皱成干瘪的果皮,从头到脚,显现出一般垂暮老人那种虚弱感。但周逸可没有小看这位步履蹒跚的老人,因为他这具膏肓之态躯壳下隐藏的武学修为,绝不在周福达老管家之下,是一个真正的先天后期高手。

    一路前行,周逸随心应对着程祥与林依晨唠家常般的询问言谈,一边却在感慨,地球星球不大,环境低劣混杂,但里边资质高深、毅力刚强者却不在少数,隐匿于市井的高人更是层出不穷,不可度侧。

    进入由楠木柱檩搭建的古宅小屋,林依晨快乐化身成一只轻盈的小蝴蝶,飘到了一个鬓边华发,鹰目电闪的老人怀里,欢声叫道:“爷爷,我回来了。”

    林智瑞老人拍着孙女的后背,满面的慈爱,温声责备道:“都这么大的姑娘,还这番淘气,看你以后怎么嫁出去。”

    林依晨搂着爷爷的脖子笑嘻嘻道:“我哪里淘气了,只不过到铜锣湾玩了一会。”

    林智瑞皱着眉头,“一会儿?从早上你就甩脱阿彪他们几个,一整天都见不着人影,要是出了事可怎么办?”

    “爷爷。”林依晨想到两个混混的事,语气有些委屈,小嘴高高撅起。

    林智瑞眼神锐利如电,立马觉察孙女异状,急问:“难道真的出事了?快跟爷爷说说。”孙女一日不见音讯,她心思又单纯天真,在香港这个三教九流混乱的地方,林智瑞着实为她担心了一天,如今孙女无恙回家,他舒了口气,但看到孙女现在的样子,他心头不由得一惊,暗思难道她受伤害了?

    林依晨望着爷爷紧张担心的神色,心中的惊吓顿时被驱散了,她不想爷爷为自己任性而担忧,又恢复她娇艳如阳的甜美笑容,摇着林智瑞老人的手臂,指着恭谨立在旁边的周逸,道:“爷爷,我没什么事,我给你介绍一个人,这是周逸周大哥,是我的好朋友哦。”

    周逸已然察出林智瑞不凡,上前一揖,尊敬道:“小子周逸,拜见林老。”

    林智瑞随着孙女把苍鹰般犀利的精光投注在周逸身上,一对微眯的瞳孔闪了一闪,随即他透出赞许的微笑,“磨角圆润,神气内蕴,金其外,玉其中。”

    周逸听得身体一震,暗叹这老人好精准的目光,几乎一眼看透了自己的本质。心中对他更是钦服,心甘情愿鞠躬道:“还请林老指点。”

    林智瑞捋着颌下的白须,笑道:“你已经洗尽铅华,超脱尘俗,我并不能指点你什么。”

    周逸兀自恭请:“大千世界,万道凡丝,小子年幼,敬教林老。”

    “哈哈,不急,不急。”林智瑞忽尔大笑,指着侧首的檀木太师椅,道:“远来是客,先喝杯茶水。”

    “叨扰林老了。”周逸拱手拜谢一句,循着左首的椅子入座。这时程祥老人却驼着背,立于林智瑞后边。

    林依晨莫名其妙地听了他们一老一少几句古怪的对话,浑然不解,眨巴了一会好奇的大眼睛。待周逸坐下后她才向林智瑞老人笑嘻嘻道:“爷爷,周大哥是我在铜锣湾认识的,他人很好的,你一定要帮他,不许推脱。”

    “呵呵,你这个小丫头,才认识不到一天你就出卖了爷爷?”林智瑞点着林依晨的脑袋,蔼然一笑。眼中只有溺爱,却没有半分责怪。

    “爷爷,周大哥可是为了我才会得罪苏子豪那个大混蛋的,你要是不帮他,我就不理你了。”林依晨心知苏家在香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声势,她害怕爷爷为了林苏两家的交情,袖手旁观,所以先出言“威胁”,把爷爷的手摇得更厉害。

    林智瑞老人禁不住孙女纠缠,颔首笑呵呵道:“好了,别摇了,爷爷这身老骨头那里经得起你这番折腾,再动下去就要散架啰。”

    “这么说爷爷你答应了?”林依晨大喜过望,欢欣望着爷爷。

    “我要是不答应,你这个小淘气可不就拆了爷爷这把骨头懈气了?”林智瑞老人笑道。

    “爷爷!”林依晨不依的顿脚。

    “呵呵,跟爷爷说说怎么回事吧。”林智瑞没再笑言孙女,坐回中部主位的椅子,带着疑惑问道。事情牵涉到苏家那个大少爷,他也不敢太过随意,需要知道其中的因由。

    林依晨一直忧心周逸遭受苏子豪嫉恨的处境,如今爷爷答应出手,她兴奋直跳,叽叽喳喳,吐豆子一般把事情来龙去脉详细地跟林智瑞老人描述了一遍。其中着重添油加醋形容苏子豪的可恶与坏蛋之处,把周逸说成惨遭恶强势力欺压的良苦百姓,无处伸冤,大幅度搏起老人的同情心。

    林智瑞含着祥和的笑听着孙女绘声绘色,精彩纷呈把事情说完,期间三次神光大作扫向椅子上安然品着狮峰龙井的周逸,露出若有所思,心有所悟的神情。

    林依晨扮演说书先生角色,将简单的事件矛盾描绘得天花乱坠,最后扯着爷爷的手臂,愤愤不平道:“爷爷,苏子豪欺负你孙女,幸好周大哥挺身而出,如今他被苏家当成仇人,你一定要狠狠教训那苏子豪一顿,不能让他无法无天残害良善。”

    林智瑞温笑抚着孙女纤长乌黑的秀发,不置可否,却转头对周逸道:“周小兄弟,这茶如何?”

    周逸只是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小口,含着口腔中细细品味那甘香如兰,幽而不洌的韵味,轻轻呵了几口气,清香扑鼻,浓醇干爽。林智瑞问起,他吞下茶水,一阵细腻醇厚的香味弥漫心田,微笑道:“此茶外形扁平光滑,苗锋尖削,芽长于叶,色泽嫩绿,体表无茸毛,该当是春茶龙井,啜之淡然,看似无味,而饮后感太和之气弥漫齿额之间,无味胜有味,茶中极品也。”

    林智瑞捻须,“呵呵,想不到小兄弟年纪轻轻,茶道如此造诣,那你可看得出来它的工序?”

    周逸端着乾隆年间镌绘篁竹山水的景德瓷杯,但见几瓣翠绿,形如雀舌,一芽一叶直立,汤色清洌,幽香四溢,微一沉吟,抬头道:“色绿、香郁、味甘、形美,一旗一枪,不腻不糙,温润醇和,如果小子没猜错,此茶嫩芽绿叶采摘之时,是由处子茶女含着舌尖,聚敛半日有余,使得茶韵兰香不致溃散,再经抖、带、挤、挺、扣、抓、压、磨多番精细炒制,循环八道工序,隔离真空,和衬处子幽味清韵,最终成形。”

    “好,好。”林智瑞笑着拍手,“小兄弟于茶道的确是见微知著,独有见义,此龙井之所以称之为极品,就是在掐摘之际,必需由处子含蕴半日,浸淫和息,才可保持神韵兼备,小兄弟一眼看了出来,此间见解,非同凡响啊,好!”林智瑞满脸的赞赏,茶中知己,酒中良友,才是最令人怀而弥慰的交情,周逸一席茶话,让他起了知音之感,达到他今天这个位置,荣耀财富过眼烟云,他最为倚重的东西就是看尽尘世浮华后的沉淀。恰好,周逸轻托不羁中,隐含了这点厚重。

    周逸得老人赞夸,放下茶杯,谦道:“林老过奖了,小子于茶道只是浅显皮毛,不足为道。”

    林依晨在一边娇笑连连:“咯咯,周大哥怎么这么谦虚,我爷爷可是很少夸人的哦,他这么说你,你应该感激涕零才对。”

    她从小受林智瑞老人熏陶,书香门第,对于茶道的境界也是不凡,周逸几句话虽然简短,却能道出龙井茶的精髓,她也自对他另眼相看。渐觉周逸非同寻常。

    周逸听了她的话却含笑不语,在林智瑞老人面前,他也不好开什么玩笑。

    林智瑞颇含深意望了两个年轻人一眼,暗暗点头,随后对周逸笑道:“周小兄弟,依晨这丫头大大咧咧,没有一点闺秀的样子,今天想必给你带来不小的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呵呵,依晨既然称呼我周大哥,作为一名兄长,怎么会嫌弃妹妹麻烦呢?”周逸心知准备说到正头上,漫不经心点出了自己的立场。

    林智瑞老人满意的颔首,忽尔问道:“你怎么看苏子豪这个人?”

    周逸略微思索,道:“锋芒毕露,华而无实,插标卖首,棱角尖长。”

    “哈哈,插标卖首!精辟!”林智瑞大笑,拍案叫绝。

    “林老认为若何?”周逸露出深思的神情,苏子豪他不放在眼里,但苏家可不是纸老虎,说撕就撕。

    “我的意见?”林智瑞深深一笑,盯着周逸,缓缓道:“那要看年轻人你的胃口了。”老人说完这句,一股强绝雄浑的霸气瞬间充斥整个小屋,光滑脸上的表情,威严而自信,似乎万千世界,只在他的一只手掌之中,他主宰着这个世界!

    周逸心头一震,老人那种睥睨凡尘,俯瞰世界的气势让低下了头,心头盘旋了几圈,只说了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林智瑞子夜闪烁的精光一闪而逝,霸道磅礴的气息无影无踪,仰头长笑:“哈哈,平静了十年的香港,终于要热闹起来了。”

    程祥安静地站在林智瑞后边侍立,听到林智瑞的话,委靡的老脸也爆发出了异样的神采,露出追思昔往的沧桑神色,以前那种激情四射,刀口舔血的日子离得太久了,真是有点怀念,可惜如今世界是年轻人的天下,老一辈的人物归西的归西,等死的等死,历史舞台不再为他们搭起,少年的轻狂热血,我欲横天,不复存在矣。他唏嘘一叹,老眼很快低迷苍老下去。

    周逸随即也现出惯有的温和微笑,脑袋的想法呼之欲出:香港,一块踏上巅峰的绊脚石,踢开,一块充饥的大肥肉,吞掉!

    只有林依晨小脑袋颇为迷糊,问着林智瑞道:“爷爷,得罪苏家需要这么高兴吗?”

    “小丫头,你还太小了啊。”林智瑞慈祥地看着孙女,拍拍她柔弱的小肩膀,有些叹息她不是个男孩。不然自己也不用为她操那么多的心。

    林依晨小脸不忿道:“人家都十九岁了,怎么还小?”

    “哈哈。”林智瑞与周逸对视哑然一笑。

    “哼,人家已经成年,都可以嫁人了,老是说我小,不理你们了。”林依晨高高扁着小嘴,显然对周逸与爷爷神秘的笑容感到气愤。

    “哈哈,原来我的小丫头都知道自己可以嫁人了,看来真是长大了啊。”林智瑞摸着孙女的小脑袋高笑。

    “哼,爷爷你取笑我,真的不理你了。”林依晨偏过身子,不自主偷偷望了周逸一眼,一抹瑰丽的云霞飘过双颊。

    “呵呵,好了,小丫头别生气,你瞎玩了一天,累了先去休息,我有些事跟周小兄弟说说。”林智瑞或许有些明朗孙女的心思,不再说笑于她,拍着她粉背,让她歇息。

    林依晨是个乖巧聪明的女孩,自然明白爷爷接下来要谈得事情是一些她不便参与,所以她没有使小性子,甜甜道:“爷爷,你一定要想办法帮周大哥哦,我先回房了,爷爷晚安。”她狠狠亲了爷爷一口。然后跑到周逸面前,“周大哥,我先走了,爷爷一定会帮你的,不要担心。”

    周逸笑笑,“嗯,我本来就没怎么担心,倒是你慌慌张张的,到没这个必要。”

    “嘻嘻,你不了解苏家的力量才这么自信,以后你就知道了。”林依晨得到爷爷的承诺,周逸的事情她大感放心,嘻嘻笑着说。

    周逸只好点头:“好,我明白了,会小心的,你累了就回房吧。”

    “那我走了哦,大家晚安。”林依晨挥手说了一句,蹦蹦跳跳跑出了门。

    林智瑞、程祥、周逸目看她离开,相视含笑。过了会,林智瑞才道:“周兄弟,随我到里间来一趟。”他说着,领着程祥,走入了小屋里间。

    周逸心明这位不凡的老人要跟自己说些机密的东西,拜谢一句,跟着两个老人进到了暗门的密室当中。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