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三十九章 苏子豪 下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42节  第三十九章苏子豪(下)

    迈过立交桥,法拉利与兰博基尼以百米不到的间隔疯狂飞飙,一路上还跟着几辆鸣响警笛的警车,接到报案,巡逻交警旋即出动,开始以八方合围的声势包夹两辆跑车。

    周逸注意力高度集中,兰博基尼的速度已经让他攀升到了极限,二百三十公里,无论是道路的性能或者跑车的发动机,只能带动到这个地步。

    晃过了立交桥,进入了新界的地域,道路上的车子更是繁多起来,行道树与女贞盆景隔离的高速大道中央,并不足以通行任何一辆车子,尾随在长龙一般的车流后边,周逸皱了皱眉,好不容易抛离苏子豪几百米,却没有路径再飙。

    从后视镜片与卫星定位系统判断出法拉利越来越靠近,周逸心一横,油门踩到了极致,极限速度中再加了一码,以超脱车子性能速度,飞车而出。

    呒呒!兰博基尼的四个轮子冒腾出一阵阵灰蒙的烟气,惊人的速度旋转几周,就会脱离地面几秒,然后落下,继续剧烈的摩擦着柏油的路面,发出令人心惊胆颤的擦地之声,再次腾空而起,如此循环下去。

    冲到两条大道交叉的大转盘,这时一排运送建筑材料的大货车并派行驶,满负荷的重量,将十几俩卡车压得嘎嘎响声,膨胀的车柜一动一摇,使得这些马力强大的货车都有些缓慢移动在大转盘前方。

    超速率从林荫大路窜出,周逸远远就看到了一排货车阻拦在道路之前,他明白此刻就算紧急刹车,如此恐怖的惯性之下,也一定一头撞到货车的车身。他心思急速转动,牙齿一咬,沉声对弯着身体,抱头苦忍眩晕的林依晨道:“依晨,做好准备,我要腾车过路。”

    林依晨没有内力傍身,这番高速的飙车,她能保持没有昏倒,已经是意志力坚强。饶是如此,她的血压加剧到了极端,宛如一股大山压在身上,呼吸吐气尚且困难,哪里还能张嘴答话?甚至于车轮猛烈摩擦地面发出的刺耳赤乌声音,淹没了她的听觉,周逸这句话她只隐约听到了几个字,根本不了解什么意思。又因身体紧绑在安全带里,脖子压低,她艰难克制呕吐,银牙挪动了一小寸,却是哼哧呻吟,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周逸也不指望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说话,黑色的瞳孔微微收缩,马力开启到最高,借着前边几十公里的超级惯性,兰博基尼如同一道流星划过天际,奔入了大转盘。

    就在车头靠近运货大卡车接近三十米的距离,周逸暴喝了一声,修真者磅礴的灵识辐射而出,先天高手的真气运转全身,以违反物理动力学原理的一举使用无上的力量拉高了兰博基尼的车头。

    咻!

    仿佛酝酿了无尽力量的猛虎扑向了自己的食物,跑车如同逃命的脱兔,后腿在地面上一蹬,前头飞起,后尾甩了一个轻角度的飘移,整俩兰博基尼在撞到平头大卡车车头的那一刹那,鱼线形的车身像一条蛟龙一般腾飞了起来,离地两米有余,保持着飙车的极限速度,飞过了大货车的车头,噔堎的降落在转盘前方的新界路,化成一股剧烈的龙卷风,刷,光速消失。

    整个过程只使用了一秒钟不到,货车的司机,甚至只觉察眼角红光一现即逝,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飘过了车头。但后方疯狂踩着刹车减速的苏子豪以及看到红灯停车的司机们,却都目睹了这惊险的一幕。

    这一幕完全震惊所有的目击者,所有人在兰博基尼成功飞过两米高度,消逝在前路尽头的动魄场面后,都吓出一身冷汗,冒出了神乎其技的感叹!

    这不是飙车专用的跑道,更没有什么借势的山坡路径,只是平地奔驰,居然能凭空离地两米飞空,这是什么样的车技,以及什么的速度才能办到?

    车子按照顺序停在路标界限后边,各路牌子的司机都惊叹得呼叫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路飞车,何等惊心动魄的场景!

    兰博基尼凭空飞跃两米,越过铃木大卡车,这个刺激神话般的场像让大转盘的监视录像拍摄了下来,流传出市面之后,公众看到这个惊世骇俗的影像,心脏无比狠狠震撼了一回,也造成了一些冲动少年日后在体验飙车乐趣的时候,模仿这个神秘人险要到极点的飘移弧度,致使了不少严重的交通事件。

    周逸作为焦点的始作俑者,没有料想到这个颇为随心举动给飙车界带来的巨大影响,他成功腾飞越车,也暗自捏了把汗,如今没有修真者的力量,凭借凡人的车技以及一些武者的真气办到此处,还是冒着一定的风险。此刻有惊无险的跃过铃木大卡车,他暗自松了口气,逐渐把车速放慢了下来。因为他心里清楚,有这么长队列的卡车阻拦,苏子豪绝对不敢也没有这个能力玩命飞跃障碍物追赶自己,这一场飙车比赛,已经没有悬念。

    飙着一百多公里的时速来到新界大道的终点,周逸终于停下了兰博基尼。

    解开安全带,林依晨捂着樱唇,冲出了车门,跑到路旁的小游园草地,弯身猛烈呕吐。

    周逸见她娇躯摇晃得厉害,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为了警告苏子豪,更为了发泄内心深处的刺激快感,到让林依晨遭受池鱼之灾,受罪了一回。在车上翻出了林依晨备用的hgtyt品牌餐巾纸,递给了她。

    林依晨接过柔软的纸质,急忙撕开开口,一连堵着小嘴呕了整整两分钟,才缓过气来。不过经过尾部这么狂猛的翻腾,她的水嫩的脸蛋一阵红一阵白,披肩长发显得颇为凌乱,形容好似刚生了异常大病般的憔悴。

    经过这么一迟缓,法拉利也缓慢的停靠在路边,全身ghytf名牌休闲的苏子豪面色阴霾,依靠在车窗旁,双手环胸冷冷盯着周逸,他心中开始酝酿折磨周逸的手段。

    跑车之后,五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围堵了五米宽的大道,十几个全身警服白帽的交警怦怦的打开警车车门,步伐一致,围拢过来。

    一身警服却掩饰不住婀娜曼妙身段的女警理着乌黑露出警帽的短发,精致动人的脸颊带着冷艳、冰霜的气质,白嫩的柔荑里却紧抓一根警棍,踩着轻盈却不失稳健的步伐,来到两个公然违反交通规则的青年面前。

    厚重警服都无法遮隐那傲人的s曲线,或许是经过警校锻炼缘故,美女女警少了温婉娇柔,却多了寻常美女没有的丰满英气,高耸的双峰,挺翘的香臀,流畅充斥诱惑的圆润曲线,无一不再向男人暴露她是一个难得的尤物。

    只是,这个应该依偎在男人怀抱里撒娇弄嗔,舞媚扭柔的美丽女人此刻清幽的玉眸中,满是严肃、冰冷,连原本莺燕动听的声音也都抹盖一层寒霜:“公然无视香港交通规则,在国道上玩飙车比赛,你们两个跟我到警局一趟。”

    她冷冷地说着,朝几个属下一瞥眼示意,让他们抓捕肇事者归案。

    苏子豪原先是看都懒得看交警一眼,但听了美女警察的声音,阴沉的眼神一亮,转过头来望向女警。当他视线在女警高挑丰盈的身材声浏览了一圈,狭长的眼眶更是明朗了,直立摆出绅士的礼节,来到女警前方,微笑道:“本人苏子豪,有幸认识小姐,敢问美丽的小姐芳名?”

    苏子豪!三个字一出,女警眸子光芒冷寒依旧,但准备掏出手铐围拢过来的几个青年男警察全身都是一震,快捷的步伐很一致的停顿下来。

    “苏子豪,苏家的苏公子?”一个尖嘴的男警顿时露出谄媚的笑容,微哈腰来到苏子豪旁边,恭维而小心的询问。

    苏子豪瞟了男警一眼,傲然道:“香港还有第二个苏子豪吗!”

    “啊,是,是,原来真是苏公子。”男警惶恐起来,脸上的奉承之色更加明显,“我叫贺达,久仰苏公子大名,失敬,失敬。”他恭谨的鞠了几个躬。

    在香港,你可以不知道区长是谁,但你绝对不能不知道苏家是什么家族,苏家的大公子又是什么人物。因为你若是不了解这些,在香港这块寸金寸土,豪门如云的金地混,什么时候祸及满门,命丧黄泉都未可知。而身为维护治安的警察,更是要上通高层,下合群众,否则就算处理一件普通的民事案件,只怕都会遭受血光之灾。

    苏子豪,香港四大公子的老大,权势和地位,遮天盖地,遍及黑白两道,区区一个交警,的确只能仰视。

    苏子豪当然不会对这个叫贺达的男警有什么兴趣,他高傲的宣示了自己的身份,眼睛随即灼热投在全身上下充满制服诱惑的女警身上。心中已经暗自躁动,什么时候香港的交警队里出现了这么漂亮的女警,以前居然没发现,真是罪过,辜负了老天的美意!

    女警并没有听到苏子豪的名字就有所忌惮或者是讨好,冷冷地盯着眼色**淫欲的苏子豪,她含霜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叫什么名字这些到警局再说,现在你最好服从警察的命令,上警车。”

    “上警车?去警局喝茶啊。”苏子豪露出轻蔑的微笑,从女警诱人的脸蛋观察到她一双修长的美腿,一脸玩味,“既然是美丽的小姐邀请,这个面子我苏子豪是要给的,就看你们的局长担待不担待得起了。”他狂傲地说着,转向周逸,一抹寒光闪过眼瞳。

    周逸帮着林依晨拍着粉背,渡了口真气给她,终于渐渐缓和了腹闷与高血压,扶着林依晨,缓步来到女警旁。

    周逸赞赏地扫了女警一眼,在香港居然不买苏家大公子的面子,这个女警很有骨气。不过未免迂腐了一些,就算你坚持将苏子豪送进警局又有什么用呢?能伸张正义?能依法行事?能按照法律惩戒他吗?这个社会,可是拥有一大套复杂黑暗的潜规则在把持,一个人或者一个家族,妄想颠覆这积淀了这几千年的传统,无疑是幼稚与可笑的。

    周逸温声问林依晨:“感觉好些了吗?”

    林依晨还拿餐巾纸捂着小嘴,脸色却平复了好多,朝她点点头。

    苏子豪随意打量了周逸上下一记,摸出一根雪茄吐了几个优美弥漫的烟圈,侧身睥睨着周逸,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个俱乐部职业车手?”

    周逸把目光从女警放到玩世不恭、目中无人的苏子豪身上,嘴角透着讥笑,“我姓周名逸,北京人,大闲人一个,不是什么车手。”

    “哦,周逸?”苏子豪正眼看着周逸,眼中的冷意更浓。

    “苏少,你输了,所以我给你兑现的条件你没有实现,提醒你一句,你要小心了。”周逸浑然不为苏子豪蔑视轻辱的言语举止所触动,尽管他以前也是苏子豪这样的人,或许比他还不堪,但今天的周逸,面对的敌人没有一个不是比苏子豪强大百倍的存在,这等档次的对手,他还真没多少放在心上。

    苏子豪听了他狂妄的话,更是不屑大笑:“哈哈,周逸啊周逸,你知道你今天晚上说的话,做的事,会让你以及你的家人陷入万劫不复吗?”他猛地吸了一口雪茄,瞳孔收缩,一道暴露的杀气笼罩着周逸。

    林依晨秀眉大蹙,怒目瞪着苏子豪,冷语道:“苏子豪,你太嚣张了,你真以为你在香港可以无法无天吗!”

    “哼,弄死一个垃圾不费吹灰之力。”苏子豪对于林依晨一直维护周逸已经深感愤怒,心中内定的女人居然一而再的替其它男人挺身,此刻他甚至恨起林依晨的不识好歹。若不是忌惮她爷爷,早把她拉到宾馆里享用了,哪里轮得到她一个女人整天对着自己大呼小叫,唧唧歪歪,以为她是女神慕容清雅?

    林依晨闻声娇怒,还待警告他几句,周逸却拉着她的手阻止了她。笑道:“记得我在车上跟你说的话了吗,被狗咬千万不要反咬回去,不然我们不也变成狗了?”

    林依晨一愣,但随即玉脸显出忧色,急声道:“可是,他威胁你,你不知道他的势力,你......”

    周逸再次挥手阻止了她,笑吟吟道:“我知道,香港四大财团而已,也就在香港能自吹自擂,妄自尊大,那又算得了什么?”

    “周逸!你找死!”苏子豪将周逸视若草芥,但他竟然三番五次出言辱骂自己,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脑子进水了,看来不给他一个后悔终生的教训,他这只小蚂蚁还不知天高地厚,他苏子豪的尊严绝不是蝼蚁可以侮辱的!

    “哦,苏少想单挑较量?”望着气急败坏甩出雪茄,大步奔来的苏子豪,周逸好整以暇,嘴角泛起戏谑。

    苏子豪恼羞成怒,但听了他这话,陡然觉得自己堂堂香港四大公子之首,受到各领域各精英人物的仰视膜拜,亲自教训这个垃圾,不是大**份吗!念及此处,他硬生摁制了脚步,钻回法拉利找出定制的翡翠外壳摩托罗拉,怒气冲冲拨了一个电话。

    周逸抽空伸了一个懒腰,眼睛转到冷眼旁观的女警身上,饱含深意道:“警官,这件事还是交由你们的局长处理吧,你没必要掺合进来。”

    女警面无表情,双眸冰霜,静静地观看周逸与苏子豪狗咬狗的好戏,她对两个悍然破坏交通规则的行为没有任何好感,盯着周逸冷笑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今天是我值班,遇到破坏交通次序的事故,都归我处理,至于上报局长,这是我内部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唉,美丽的警官,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不知道这是引火烧身吗?”周逸摇头叹其固执,心中对她正义凛然的一丝好感荡然无存。人有原则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顽固守旧,不知变通,这种人在社会或许可以树立一些毫不值钱的精神模范,但他们的下场,永远不会很好。

    “这是我的责任,我只按照规章办事,后果如何,我从不在意。”女警或许感受到周逸话语那一点点的关怀,语气稍微平和了些,但还是很冷,好似一台机器人一般,没有感情。

    冷艳,媚丽,风情,如同冰山。这是周逸感受这位女警的气质、性格。她这话之后,周逸没在坚持,社会的阴暗与残酷,永远是磨练人性的火炉,适者生。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