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二十二章 天宇集团 下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25节  第二十二章天宇集团(下)

    周逸面无表情,嘴角微微一翘,道:“堂叔,我没有管理公司经验这不假,不过神话集团才千亿资产,我认为我还是能胜任董事长的职务,这也是周爷爷的意思,堂叔以为呢?”他不经意抬出了周管家。因为他心中明朗周鸣昌肯定是向周福达管家提过反对意见的,但周管家明显不接受,否则周鸣昌也不用从自己身上下工夫了。

    果然,周逸搬出周管家,周鸣昌八字胡须一颤,眼神黯淡,面色发沉,微微低下头,似乎在思索什么。

    周圭见不得周逸嚣张模样,忍不住含带讥诮道:“我说堂弟,管理公司不是玩女人,不是飙车,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轻松,你要考虑清楚。”

    周嘉琳听他讽刺弟弟,娇容不悦道:“小圭,你不让小逸试一试怎么就知道他不行呢?你当初出任总经理,接手的三个大项目还不是不损失好几千亿?”

    周圭听她揭出陈年旧创,颇为俊俏的面容怒色一闪而逝,两年前他血气方刚,就任总经理时意气风发,热血冲动,摩掌擦拳要干出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因而根本没有调查,没有仔细探讨就迫不及待同时接受了三个行情不明且产业结构随时发生变化的大项目。哪知道这三个项目都是东方家族与南宫家族特意抛出的烫手山芋,他一时豪气,无知全盘插入,致使公司股票暴跌,直接损失了周氏集团四千多个亿。

    事后董事会强烈斥责了他,若不是周鸣昌这个人事部的总裁以他年纪轻有待磨砺为由,他犯下如此巨大的错误,哪里还能赖在北方总经理的位置?

    周嘉琳反唇揭开这道周圭一直懊恼惭愧,引以为耻的伤疤,他虽然尴尬大恨,不过因为是事实,他也无法反驳,更无法发作。脸上一红,低下了头。

    周鸣昌此刻正心中飞速筹思,应该如何阻止周逸就任神话集团的董事长,看到这个局面,心头微微一叹,知道周嘉琳把周圭这个失误创痛拔出来,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阻扰周逸了。毕竟自己的儿子都曾经年少轻狂给家族造成数千个亿的财富损失,周逸的神话集团不过千亿资产,就算他败光了,相比自己儿子还是轻微的。

    他沉思了一会,终于克制心中的怨愤,重新透出亲和的笑容,道:“既然小逸你自己有信心,那堂叔就不多加操心了,只希望你接手神话集团之后能学些商业处理经验,不要拌跟斗就好。”

    周逸礼节性地一揖,道:“放心吧堂叔,我一定会尽力的,就算不能盈利,也一定不会亏损。”

    瞟到周鸣昌眼神中蕴含的不情愿和可惜,他冷冷想道:“周爷爷之所以让我掌管神话集团,就是想我创造商业神话的意思,用亏损来学习经验?呵呵,这是说你那个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宝贝儿子的经验吧?也只有他需要用几千亿的代价来学管理经验了,真是厉害。”他想到这,不禁露笑瞥了低着头的周圭一眼。

    周圭正处于敏感自卑状态,周逸语中含刺,而且明显都是针对自己。他心头勃然大怒,对周逸轻蔑的同时涌起一股恨意。诅咒着:周逸你一个只会玩女人的白痴草包,担任董事长?我倒要看你能折腾出什么来,等你败完集团资金,那就有得好戏了,到时候瞧那老不死的怎么回护你。废物还想继任家主,做你春秋美梦去!

    骂到这,他也讥刺忿忿地瞥向周逸。一对堂兄弟心中暗讽对方,两道很不愉快的眼神在虚空对碰,噼啪冒腾火花。但两人面上还是保持着相亲相爱的兄弟样子,对视一笑,各自自然地偏过了头。

    暗里争斗,明里和睦,这就是大家族子弟的虚伪之处了。

    周鸣昌目色何其锐利,周逸与周圭两人那点火药味有些浓厚,他察觉了出来,却不忧反喜。暗思:也好,反正他们两个终究有对立的一天,从现在竞争正好给那个老家伙看看谁才真正有能力。哼,只要那个老家伙不维护,周逸算什么东西,一个只会败家的绣花枕头。

    他眼眶泛起点点寒芒冷意,隐晦盯了周逸一记,随后点头道:“那么事不宜迟,堂叔这就给笑意你任命书盖章,你今天就能上任了。”

    说罢,他起身来到合金材料构造的办公桌上,将周逸的任命书几页都盖上了人事总裁的大印,然后将任命书拾起递给周逸,郑重道:“那小逸,堂叔就把神话集团交到你手里了,你要好好努力啊。”

    周逸淡笑接过任命书,应道:“谨记堂叔教导。”

    “嗯,这就好。”周鸣昌颔首,“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可以多向你堂哥问问,都是自家兄弟,应该多加帮衬关心,不要见外了。”

    周逸微笑看了周圭一下,点头道:“好的,只要堂哥不嫌弃我脑子笨,以后我有疑难一定会请教,还望堂哥能悉心指点。”

    周圭象征性点点头,眼神阴翳,却不说话。

    周逸扫望他们一家三人,发觉神情都是那么的厌恶自己,心里嗤笑一下。搞定任命书,他朝身边姐姐一示意,然后对周鸣昌道:“堂叔,今天我还要到神话集团总部去熟悉公司情况,就先走了。”

    “嗯,你去忙吧,遇到困难随时找我。”周鸣昌挥手。

    周逸拜谢告辞了一声,挽着周嘉琳的手臂,一起出了人事总裁办公室。秘书张丽待他们走远,才合上了大门。

    周焉虹一直冷眼旁观,周逸走后,忍不住抱怨道:“爸,你就这么把公司交给这个废物了?”

    周鸣昌目送周逸,陷入沉思,女儿这句话一说,他眼神寒芒一闪,沉声道:“这是周叔的意思,爸根本反对无效。”

    “唉,周爷爷也真是的,这个花心的色鬼有什么好,他为什么老是那么宠他?”周焉虹一脸不忿。

    “老糊涂了呗。”周圭禁不住咕哝一句。他对周福达从小偏爱周逸早就不满了,此时心情郁闷,不由得出言讥讽。

    周鸣昌瞪了他一眼,斥道:“怎么说话呢?”

    周圭低头,闭口不言。心中却是暗笑,老爸你还不是跟我一般德性,谁说谁呢?当初老家伙力主将家主位置传给周博渊,你可是没少在暗地里咒骂他。

    “小圭。”周鸣昌思忖了一刻,肃然对儿子道:“这回小逸接任神话集团的董事长,是周叔对他的考验,也是培养,你要努力了,要是让小逸超过你,这个家主,你是想也不要想了。”

    周圭不屑道:“我怎么会输给一个败家子呢?爸,你尽管放心,我们就等着他败掉神话集团产业出丑吧。”

    “嗯,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祝愿他栽跟斗栽得越深越好。”周焉虹也攥紧粉拳,小脸愤恨地咒诅道。她生得娇美玲珑,当初一次家族宴会让周逸灌醉,给他轻薄调戏了一番,若不是他当时没有武功,力气不及自己,那天晚上,恐怕她就要被周逸这个卑鄙无耻的人渣给强奸了。她每次回想此事就一阵怨恨后怕,是以往后的家族宴会,她都是谨慎小心,从不敢喝周逸递来的食物。而这件羞耻的事,她也不敢告诉其他人,默默埋藏在心里,只是从此对周逸充满了戒备与怨恨。

    ####

    其实当时周逸也是酒醉冲动,差点酿成大祸,他当时拔光了周焉虹的衣服,却让她愤怒一脚踹飞,直接昏倒在地。醒来回思那事,也是一阵心惊胆寒,以后见到这个泼辣的堂妹,他都是避而远之,不敢与她朝面。

    可惜如今周逸不是当初的周逸,脑袋里固然装载这肮脏的场景,他也没放在心里,反正只是拔衣服,没有搞出什么大事,更无需歉疚。

    走出周鸣昌的办公室,任命书已办妥,周逸就跟老姐说道:“姐,你回去办公吧,我一个人到神话集团去。”

    周嘉琳本来是很想跟着周逸过去,不过她身为主管外交的总裁,有几个会议要开,有几个客户要见,实在没有余暇,只好点头道:“你虽然死记硬背了许多东西,但没有真正实践过,这回过去,遇到困难及时打电话给姐姐。”

    “放心老姐,你弟弟是天才滴,一个小小的神话集团哪能跳出我的手掌心?”周逸拍着胸脯自信满满。

    周嘉琳白了他一眼,慎重道:“你有信心是好,不过别太骄傲,这一次周家上下都看着你的表现呢,你也知道三堂叔一家对你都不满,你更要戒骄戒躁,尽力把公司办好,不要妄自尊大。”

    “嗯,我明白的姐姐。”周逸收起嬉笑,正色道:“你不用担心,他们的心思我咋能不明白,我一定会让神话集团一日千里,蒸蒸日上,以一个神话般的成果回敬他们。”

    周嘉琳拍拍弟弟的肩膀,欣慰一笑:“好弟弟,姐姐相信你,你一定能让神话集团日新月异,突飞猛进,妈和周爷爷都对你期望很大呢。”

    “谢谢姐,那我就先走了。”周逸招招手向姐姐道别,随后转过身快步走出。他要迅速的接手神话集团的管理权,开始实施自己的商业计划。

    周嘉琳抱着文件怔怔望着弟弟宽阔坚强的背影,秀美的眼眸中不由自由滑下两道珠泪。弟弟终究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顽皮不堪,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了。他终于不再让家人为他担忧,为他焦虑,堂堂正正走了自己路。他的成长,一定圆了所有人对他的期待,创造神话,振兴周家!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