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十六章 大水冲庙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19节  第十六章大水冲庙

    老人与周逸陷入深思,一时踌躇难决,应当如何应付当前局面?拍卖师却没有余裕等候他们做出决断,按部就班的喊出二千二百亿一次,二千二百亿二次。

    二千二百亿三......

    正待拍卖师要喊出那个“次”字的瞬间,周逸心知不可犹豫,咬咬牙,狠心道:“二千三百亿!”

    加了一百亿,先将中年人的势头阻止下来,紧接着他迅速挥手示意讲台上的拍卖师暂停拍卖,自己却立马回过身朝后方那个神秘中年人道:“这位先生,可否听小子周逸一言?”

    这番龙争虎斗,瞧得在场富豪们心惊胆颤,心潮澎湃,若不是在意颜面,许多人都忍不住跳起来大呼过瘾了。千亿以上的疯狂竞拍,竟然不用转圜思索,随口而出,这等刺激高昂的场面,可是难得一见,可遇而不可求啊,怎能不让这些整日闷心无聊的富豪尽情赏析一番?

    本以为周逸这个败家的疯子会头脑发热,一直把价位抬高,但没有想到他忽然转身来个大刹车,遏制了势头,竟要跟对手和谈了。这让富豪们大叹可惜的同时,又是一阵好奇,周逸准备说什么呢?

    中年人其实可以直接无视周逸,继续举牌竞价的,但周逸一言,他神色虽无显著改变,却微微仰起头,沙哑的声调问道:“你想说什么?”

    周逸从偏角沿着中间的空路走到中年人旁边,略作定较,道:“万年雪莲一共有七片花叶,无论是姿精养颜,拯救垂危,还是舔年加寿,只需一片就足够疗效,我想与先生商量一下,这株万年雪莲我们能否依照花片进行竞价?这样不仅避免浪费,也是各取所需,满足更多人要求,怎么样?”周逸说罢,望了望周围的富豪。这个提议也是说给他们听的。

    如果不出他所料,这个中年人一定是十一个古武家族中某个家族的代表,否则凭借他不显山不露水的模样,怎么也不可能从容不迫、信志踌躇的与自己对拍?几千亿可不是几千万,眼睛不眨一下叫出来,没有足够庞大的资金储备,这怎么敢想象?

    需知,在中国,单凭一个人要轻松拿出几千个亿的资金,这无疑天方夜谭,痴人说梦。因为中国富豪榜个人首富不过资产三千亿人民币。因此他可以猜测,中年人大概是代表哪个古武家族前来竞拍,不然他不会这番底气十足,智珠在握。

    而若这个猜测成立,凭借周逸目前掌控的资金数额,是不足以与人家整个家族抗争的,所以他不得已退而求其次,不想什么半株雪莲,只要能有一片花叶子,就满足了。

    他这个建议恰好说到周围群富的心坎里了,整株雪莲他们是没有那个能力竞拍,但若分成七份分别竞拍,这希望就多了,获胜的人数也会更多。

    尽管他们心中对周逸存在这样那这样的愤懑怨恨,但周逸此建议一出,他们立马摒弃前嫌,随机附和。同时狠拍自己的脑袋,方才抱着绝望的心态看戏,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办法呢?反正雪莲花叶子多,一个人一时间根本用不完,完全可以分成七份拍卖嘛,何苦开到千亿价位就望而却步?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正好有几个急需花叶子救命的富豪因为资金不足,正自失望伤心着呢。周逸这一提醒,他们俱皆醍醐灌顶醒悟,心中暗骂自个笨蛋,心急则乱。口里却终于乐开了花,双手双脚支持赞同这个方式竞拍。

    富豪们众口一词,呼声同步。

    中年人平静如死水的眼睛漫过一道光芒,不置可否,似笑非笑地望着周逸,道:“周先生,你知道我是代表哪方过来竞拍雪莲吗?”

    周逸心中只是猜测,实情不知,看中年人样子,似乎马上自己说出来,他只好摇头。

    “呵呵,我是慕容家二管家慕容征。”中年人自我介绍间,霍然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向周逸微笑,“周先生,你好。”

    “慕容家?”周逸楞了一下,旋即醒悟,疑虑尽消,脸上堆起了笑容,与慕容征握了握手,道:“二管家好。”鉴于慕容清雅的关系,他爱屋及乌,对慕容家的人自然倍感亲切,知道慕容征是慕容家的管家,更是要打好关系,为日后上门向慕容昊家主求亲做基础。

    慕容征略带赞赏打量了周逸一道,随即透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周先生,你知道我是受谁的命令,赶到这里竞拍万年雪莲的吗?”

    周逸见微知著,却不明白他那古怪的笑是什么含义,微一沉吟,猜测道:“难道是慕容家主的意思?”

    慕容征却微微摇头,古怪地笑意更浓,道:“是大小姐接到消息后,即时派我过来的。”提到大小姐,他有些古板的脸上,显出和蔼的欢笑,看向周逸的目色,多了一种特殊的意味。

    “大小姐......”周逸身体一晃,差点没有拐脚摔倒在地。恍然一悟间,旋即散发出与慕容征相似的古怪之笑,“原来是清雅安排你过来的......”他心中真是好气又好笑,适才与慕容征竞拍,对于他的穷追猛打,周逸还曾一度暗暗咒骂其幕后指使者狠毒。哪知这个神秘的,嚣张的幕后人物,会是自己那美若天仙的小宝贝......

    嗯,俗语说的大水冲了龙王庙,就是深度剖析了这种情况的。

    周逸绝倒,倾耳倾听的富豪们何尝不是心脏一震,跟着捧腹蹦出哈哈哈的大笑声。

    剑拔弩张的争锋,巨额资金的对砸,天文数字的轰击,到头来证实只是一场可笑的闹剧,果然让人笑得前俯后仰,鼓腮暴牙。

    周逸和慕容征听到四周迸发的哗啦大笑,不仅一阵尴尬,对望了一眼,只能苦笑。周逸硬着头皮,向慕容征问道:“二管家,清雅为何要下此血本,抢购万年雪莲?”他与慕容清雅只是相处了一晚,虽然心心相印,情深意重,不过他没告诉过慕容清雅雪莲的真正用处,因而有些疑惑她不惜一切代价,斥出巨资竞拍,要做什么呢?

    慕容征神神秘秘地上下瞧着周逸,笑呵呵道:“周先生真的不知原因吗?”

    周逸首次发觉脑袋不太够用,慕容征的神神叨叨表情,他硬是领会不到根源啊,挠挠头,郁闷道:“到底什么原因,难道她有人急需救治?”

    “不是。”慕容征迅速摇头否决这个猜测,“慕容家上下个个身体安康,雪莲不是救命用的。”

    “那.....小宝.....丫头究竟什么想法?”周逸差点脱口而出小宝贝,陡然察觉众目睽睽,似笑非笑的眼神,愣是拗口换了个丫头,俊脸有点热。

    旁边的听众哪个不是人精,周逸稍微发窘的样子,落在他们眼里,那是一阵快慰,恶毒想到:这小子也有脸红的时候,真是老天开眼啊!

    小宝贝?世界俊彦心目中的女神,神圣高洁的仙女,在周逸的口里变成了私宠?慕容征强忍笑意,鲠直的身板摇了一摇,暗自嘘了口气,才憋着脸道:“周先生真是不知道啊?小姐是听说万年雪莲有润肌敷肤的美容疗效,才命令我不计任何代价,也要抢到雪莲,否则我以后就不用回慕容家了。”慕容征憋笑说到这,羡慕地盯着周逸。

    周逸没有注意他表情,只是咕哝道:“这小丫头已经美得祸国殃民,还要再美容,是不是要想让天下女子羞愧自绝啊?”

    慕容征又是嫉妒,又是感慨,道:“女为悦己者容,这还不都是为了周先生你?别人可以埋怨小姐她,惟独周先生你不行。”慕容征一脸追思,有些唏嘘。

    周逸一愕,“她就是这个目的?随手抛出几千个亿?”他感觉有些不解,雪莲固然有滋润肌肤,养护容颜的天效,不过慕容清雅已经美到女神的地步,还有必要花这么大的代价继续美容吗?

    “所以说了,小姐对周先生的感情已经不能使用金钱来衡量,为了让周先生更加高兴,她可是不计金钱,不论代价。希望周先生不要辜负小姐的厚望才好。”慕容征说到这,面情严肃的盯向周逸。他从小看着慕容清雅长大,把她当成侄女,自然不容许任何人做出伤害她的事情来。

    周逸感受到慕容征眼神言语对慕容清雅的关怀爱护,虽然对慕容清雅小题大做不赞同,不过还是郑重朝他点点头,道:“放心吧,我若是对她不好,不说二管家,清雅后边数以万计的仰慕者都会拔了我的皮。”

    “呵呵,周先生明白就好。”慕容征难得也开了一个玩笑。

    两人旁若无人的侃聊,内容还是慕容清雅对待周逸的情意,听得周围富豪是捶胸顿足,以头抢地。本来就对周逸不满,这下是仇视到了骨子里。他泡了女神慕容清雅就罢了,慕容清雅居然还为了取悦于他,天价竞购雪莲养颜。噢,苍天!这是在刺激所有人的心脏病吗?众星捧月的女神,居然沦落到贬低自己,取欢男人的地步,这个身处荣光福团里的男人,真该遭受天打雷劈!扔到阿修罗地狱去!不让千万恶魔噬咬,真是没有天理了!

    周逸明显体会到周围虎视眈眈,狼眼汹汹的杀人眼色,饶是心境坚稳,如此近距离承受众多愤怒的妒火,依旧毛琳琳的全身发颤。

    为了避免这个惹怒万众的场面,周逸又道:“二管家,既然这样,咱们就把雪莲分成七份竞拍,这样至少使得七人受利,比之前单人霸占人道一些。”急匆匆说罢,还没有等慕容征点头同意,周逸已经闪出了几百道锋利如刀剑的目光围攻,晃到了拍卖师台上,与他商量此事。

    拍卖师当然乐意这番竞拍,因为一株雪莲分成了七份,竞拍出来得到的金额总量,绝对远远大于一个人拍的价格。拍卖方也因此大受其利。

    所以,只需寥寥几句话,因为巨大利益的绝对关系,这个提议从竞拍者到拍卖方,几乎不用商量,就都达成了惊人的统一意见,拍卖师当场决定,万年雪莲先由主办方保管,然后重新开拍,分成七份,获得者可以向拍卖方取得一片花叶子。

    这么一来,拍卖会结束之际,经过这么一番波折,再一次火热的开展起来,所有人的心情都激动到了极点。

    拍卖师是分红分到手软,竞拍者也因为获奖概率大,大大满足了自己的需要,而国家,国库很快就能拢入五千多亿拍卖资金。

    重新开拍后,场内人声鼎沸,兴致盎然,一轮竞争比一轮激烈,一次也比一次歇斯底里的热火。

    喧闹哄叫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在场的人才完全把七瓣花叶子拍卖完毕。周逸与慕容征本身就是场内的两个终极boss,所以他们与更低级别的拍卖者竞争,这个毫无悬念,第一瓣花与第二瓣花让他们分别以千亿的价格抢了下来。至于第三片,就是那个大限将至的鑫盛集团董事长林华松老人以九百亿价位夺回。

    至于其余的四片,与周逸毫无关系,他根本没有兴趣去了解,拍下花叶子后,他与林华松老人、慕容征各自带着一瓣花片,一同离开了雅兰阁别墅。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