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十章 月色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13节  第十章月色

    bj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这庞大都市鲜丽的外表下边,有盘根错节的势力纠葛,有错综复杂的家族争锋,有浴血阴暗的黑帮杀戮。情势每时每刻都是暗流涌动,蓄势待发。胜者朝夕成龙,败者日暮为虫,诡谲多变,扣人心弦。

    周逸虽然占据了周家少爷的肉身,但从脑袋里接收的讯息实在太单纯,除了女人就是吃喝,因此他并没有意识到,今晚他如此霸道嚣张的行为,已经惹恼了一堆一跺脚大地都要抖上一抖的人物。各大家族、势力的高层目光,逐渐对准了他,不知不觉间,他已经从一个毫无用处的纨绔,升级到心机深沉,隐忍待发枭雄。有关于他的资料,很快摆上了许多庞大势力机密台面。他,已经被推上了风浪尖口。

    可惜。作为当事人的周逸,抱得美人归,哪管他大夏将颓,房梁欲折,赶出苍蝇一般的保镖,他亲自开着劳斯莱斯在大街上飞奔了一圈,最后载着慕容清雅来到清华大学的荷塘。

    兜风一转,月已上柳梢头。

    十四的月色同样皎洁,圆润如盘,淡淡的清辉洒落在整个荷塘上空,宛如笼罩着一层薄如蝉翼的柔软轻纱,纤纤月芒映上林荫小路特有的霓虹灯光,七彩光晕流波,映衬出舞裙荷花的淡雅清香,一片袅娜渺茫。

    周逸修真岁月并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没有中意的女子,但不知为何,第一眼对视慕容清雅,他心中就自主涌起一股爱怜,一股温柔,丝毫没有初次见面的生疏隔膜。若说他急色或者风流似乎也不对,因为他面对西门雪怡和南宫琪时根本没什么感觉,不似正牌的色狼作风。千头万绪,想来只能用所谓的一见钟情来解释吧。

    拉着慕容清雅葱水嫩白的柔荑寻得一个僻静无人打搅的灌木丛角落,周逸坐倒在地,将玉人揽体入怀,横卧自己的大腿膝,舒畅享受那柔若无骨,滑腻如酥。

    慕容清雅反抗不得,一路过来都让他随性摆弄,这时万籁俱寂,月色明柔,只余斑驳树上的蝉声以及水里的蛙声交织奏响一曲曲和谐旋律,她紧张娇羞的芳心逐渐稳定,含嗔带白了周逸一眼:“你带人家来这里做什么?”

    深闻了一口佳人玉体幽香混合的荷叶清香,周逸英挺的剑眉舒展开来,神情惬意迷醉,道:“风闻这里的月色很美,你不喜欢吗?”

    慕容清雅微微仰首,凝望那繁星点点的夜空,只见朦胧柔美的月光袅如轻烟,衬着前方微风摇曳的荷叶,点缀了那朵朵白花翩翩起舞,烁烁发光,芳香蓊馥,令人如痴如醉。

    她微微翕合那珍珠夺灿的玉眸,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梵婀玲轻柔小曲般的声调幽幽道:“嗯,真的好美,这样月色能让人心旷神怡,忘却烦恼。”

    “那你有烦恼需要忘记吗?”周逸手指头轻怜地揉抚玉人那黛色的长眉,声音温情到了极点。

    慕容清雅由着他把玩秀发,安谧沉入美景舞月,轻灵的仙音袅袅传来:“以前没有,只是今天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要有了。”

    周逸在她那乌黑柔顺的发梢上轻轻一吻,神清气爽,微笑道:“那你喜欢这种烦忧吗?”

    “我不愿喜欢,但我知道我一定克制不了自己。”慕容清雅张开那月色失去光彩的星眸,怔怔凝视周逸,玉脸一片痴迷,也是一片决然,深入灵魂的感觉,使得她丝毫无法抗拒眼前这个男人。即使前方路途荆棘遍布,突石嶙峋。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温存,邂逅随即陷入沉醉的他们,幽情渊源绵长,似乎只为守候了许久的缘分,无需抵抗,无需摆脱,只要静静的,柔柔的去享受......

    两人含情脉脉凝望了一会,周逸才略带自嘲笑了笑,道:“你说你爸爸会接受我吗?”他心里明白,周逸这个肉身带给他人的印象是多么恶劣,豪言脱口,并不代表他没有忧虑。

    “这重要吗?”慕容清雅眨了眨眸子,腮边蕴含晚霞艳美的笑,不答反问。

    周逸瞪大眼睛,捏着她细嫩的腮帮:“难道不重要,莫非你想跟我私奔?”

    慕容清雅啐了他一口,晕生粉颊:“谁要跟你私奔,人家堂堂慕容家大小姐呢。”

    周逸眉头一拧,故作愁眉苦脸道:“若是你爸爸不接受我,你又不肯跟我私奔,那我怎么办?”他唉声叹气,伤心欲绝。

    “那是你自己的事,人家可不管哦。”慕容清雅狡黠一笑,映衬她倾城姿颜,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周逸呆了一下,才哀伤道:“本来我还想明媒正娶,名正言顺要了你,既然你这么不负责责任,嘿嘿。”周逸嘴角泛起一抹色迷迷的笑,“那么我只能先生米煮成熟饭,再向你爸爸提亲。”他说着,脖子一垂,猛地凑下头去。

    慕容清雅一羞又是一惊,一直交由周逸把玩的洁白小手急忙抽了出来,抵住周逸大灰狼的嘴巴,玉容慌张道:“别这样,太快了。”

    周逸只是想吓吓她,到没有要把她就地正法的念头,既然她认真了起来,只好蜻蜓点水亲了口遮拦在面前的莹白小掌心。嗯,触感柔软滑嫩,齿口芬芳,百骸生精。

    发觉周逸没有想象般大恶狼扑下来,慕容清雅松了口气,让他占得小便宜却是忽略不计了。

    周逸瞧她慌得给小鹿一般,高耸的玉峰上下起伏,若不是怕唐突,还真想干点更亲密的。调笑道:“你怕什么,我又不是大恶狼。”

    慕容清雅双颊飞起两朵红云,粉拳轻轻擂着周逸的胸口,嗔怒道:“你就是大恶狼,就知道欺负人家。”

    “哈哈。”周逸不禁大笑,再高贵的女神,露出女儿态,都是落入凡尘的。撒娇,嗔怒,撅嘴,嗯,美不胜收~

    “你笑什么,大灰狼!”慕容清雅不忿他得意的笑,小粉拳加重了力道,要给这大灰狼一点教训。

    “哎哟,痛!”周逸大呼,呲牙咧嘴道:“你不知道你是一个九品高手啊,这么用力,我伤还没好,待会要酿成谋杀亲夫的惨案啦!”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慕容清雅吓了一跳,小蛮腰一挺,慌忙坐了起来,急切道:“你.....你怎么了,伤势加重了吗?”她适才给周逸强悍霸道的气势迷惑,一时倒忘记他刚被打得呕血,还没有疗伤。这时一言惊醒,芳心大急,又是担心,又是发慌。

    周逸其实伤势不轻,只是因为他以前是渡劫期的修真者,脑袋里包含的秘法秘术浩如烟海,想要找出压制一点伤势的办法,无疑易如反掌。但压住伤势并不代表痊愈,经过外力催发,他伤势随时可能加重恶化。

    慕容清雅身负高强内力,轻嗔薄怒的几拳,力道可比一般撒娇少女强悍多了,周逸此时的体质,根本禁不住她这番擂擂敲敲。所以这么几下已经触动了他压制下去的内伤。全身肌肉一抽,五脏六腑深处传来一阵剧痛,但为了不让慕容清雅担心,他一咬牙,忍了过去,勉强笑道:“不碍事,这点小伤调养几天就好。”

    慕容清雅只要脱离意乱情迷,芳心可可的状态,那可是达到修武九品的高手,眼神敏锐无比,周逸口里说没事,但脸色一闪而过的痛苦还是让她细心地发现。

    登时她玉眸含泪,霍然站起,挥舞着玉臂朝自己粉嫩的双颊拍出,同时悔恨自责道:“都怪我,都怪我,我怎么就忘记你还有内伤了呢!”

    周逸一惊,自己断几条手臂,都不舍得让她自残啊。急忙伸手抓住她拍打自己脸蛋的小手,强硬把她拉躺回自己的怀抱,怜惜道:“这不是你的错,别伤害自己,你这是要心痛死我啊。”他紧紧握住她的两只小手,不让她随意动弹。

    慕容清雅全身被他牢牢挎住,害怕再次牵动他的内伤,立时不敢多动,老老实实偎着他,珠泪不止,柔声道:“你的伤怎么样了?我要听实话。”

    周逸轻轻吁了口气,调了气息,嘴唇微微点着玉人的小巧秀美如工艺品小琼鼻,轻松笑道:“真的只是小伤,疗养几天就好了,你别担心。”

    慕容清雅哪里肯信,小伤怎么可能让他这么痛苦。她轻轻弹出一股柔和力道,平和地挣脱纤手,接着两根葱白玉指头轻柔地搭在周逸的脉搏间,静静地为他检查。过了会才蹙起翠眉,心疼道:“五脏六腑都受到撞击,气血不顺,方才你使用那招缩地成寸,加重了好多,你为什么这么傻呢?”

    “傻吗?”周逸若无其事一笑:“为了你,这么一点创伤算什么。”

    慕容清雅轻轻抚着周逸创伤最重的几根肋骨,幽中含怨,气恼道:“东方杰太狠了,他竟然要杀了你,下次见他让他好看。”她在别人心目中高贵圣洁,但若伤害到她深爱的人,母老虎雌威本色不减她人。

    “呵呵,这又如何呢。”周逸对东方杰的举动不以为意。嘴边透出一道厉色,电目精光爆现,笑得有些冷:“若是换他是我,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把侵犯你的人给剁成肉酱。”

    “别说了。”慕容清雅又是感动又是嗔怪,小手遮住他的嘴巴。她心里很清楚,周逸今晚闹出的事情,受的伤,完全都是因为自己。

    周逸脸部肌肉一阵僵硬,想象慕容清雅若被其它男人染指的场景,自己绝对丧心病狂,杀气冲脑,遇神杀神,魔挡杀魔。

    秋水双眸忧虑地凝视周逸那光芒四作,杀机狂唳的眼神,慕容清雅芳心一颤,幽幽道:“都说红颜祸水,我怕我会害了你。”

    周逸身体一震,低头深切地望着她,正色道:“你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也不要做出什么傻事,不然我一定会发疯的。”他是真怕慕容清雅因为这个原因离开他,那到时绝望与断肠的男人,就是他了。

    慕容清雅美绝的玉颜有些凄然,避开他灼灼的眼神,轻轻一叹,望了望兀自高洁的月华,颤声道:“我会给你带来许多麻烦,还是很大的麻烦。”

    “我不怕。”周逸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只是温柔地揉捏着她的秀发,语气绝对的平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让我感到害怕,就算神,也同样不能!”周逸忽尔仰起头,目光如刀,两道星辰般的光芒破入苍茫的夜空,他的声音,坚定如山。

    的确,为了守护心中那份爱,仙算什么?神算什么?

    一种叫做信念的坚强东西笼罩四周,慕容清雅蓦然感受到了一股坚稳的安全,她侧过玉首,一双莲藕玉臂环绕在周逸的脖子间,脉脉地凝视着他,她不想逃避,她也不害怕。因为那双漆黑的眼睛,很明亮,很深邃,很沧桑!

    周逸冷冷地逼视浩渺的苍穹,心境与天抗争,轻蔑一切神佛,藐视一切强大,许久才返回头,迎上慕容清雅那轻柔如水的眸光,楞了许久。缓缓的,他终于微微低头,朝着那两瓣柔嫩莹润的樱唇印了上去。

    磐石心境,钢铁意志,只是化成一缕温润香馥的绕指柔。

    这一刻,蝉声、蛙声、风声、水流声,进入一个静止,真的万籁俱寂。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朦胧清幽,又像笼着轻纱的梦。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