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七章 东方杰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10节  第七章东方杰

    一对完全沉浸爱恋,摈弃矜持仪态的男女在这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中,终于恋恋不舍地松开对方的身体,同时迷惑地转向那个气得头发绷直的青年。

    “东方杰?”周逸一手搂着慕容清雅的柔软纤腰,抬眼望那个青年,叫出他的名字。

    东方杰大跨步冲近周逸,发现他服饰平常,料想不是什么人物,狂怒之下,直想一掌把他的脑袋拍成浆糊,但夹带劲风的手掌举高的时候,周逸显出了脸孔。他心头一震,急忙刹住掌力,只是面色铁青,绷起脸皮如同胶皮绳,难看之极。

    “周逸,竟然是你!”东方杰恨恨地吐出了一口恶气,咬牙切齿迸出这句话。显然,周逸再废物,再垃圾,他的身份还是周家的少爷,不能明着将他当场格杀!

    东方杰悬鼻薄唇,五官英挺,配合匀称流畅的身材,算是一代帅哥,不过此刻他肺都要气炸了,脸色有些扭曲,看起来有些狰狞。周逸自问没有与他结过仇,不知他为何如此惊怒,呆望着他,一时发愣。

    慕容清雅从周逸怀抱中脱开,清醒自己与男人亲热让人撞见,又不知为何会对周逸产生爱慕想念,竟会如此情不自禁投怀送抱,顿时芳心乱颤,娇羞不已,雪白的双颊泛起一片玫瑰色的红霞,低垂臻首,不敢多看两个男人。

    周逸究竟心神强悍,怔了一刻,陡然觉察自己与东方杰根本没仇,不过东方杰这种眼神态度,很明显是吃醋的现象嘛。思及此,周逸侧头,凝望那红晕满颊,娇艳欲滴的慕容清雅。

    东方杰见周逸不但不回话,还肆无忌惮搂着自己只敢想象的女神柳腰,色迷迷亵渎于她。好不容易遏制下去的杀意腾的重新冲入脑海,他双目赤红,吼道:“周逸!放开你的脏手!”他一个健步急冲过来,一掌往周逸的胸口印落。

    周逸吃了一惊,东方杰内力深厚,几乎接近先天高手境,自己凭借不到三品的功力,哪里敢与他抗衡,灵敏锁定到他的拳势,周逸闲着的右手唰唰的连捏几个修真法诀,划出一个半圈格挡在胸口要害部位。紧接着左手一紧,脚步迅速错移,连同将芳心乱跳的慕容清雅避到了一边。

    蓬!

    他究竟功力不够,速度远无法与东方杰相比,尽管反应迅捷,闪开了半步,东方杰蕴含排山倒海的掌力依然击到的他的胸口。不过由于他匆忙间布出了一个小小的防御阵,卸去东方杰绝大部分掌劲,剩下的那一点掌风,让他护体罡气弹开,除了胸口破开一个口子,他倒是没有伤及筋骨。

    携带慕容清雅躲出几米之遥,周逸低头看着胸口t恤的口子,心中一阵苦涩,没有修真者的灵力,布出的防御阵效果太差,连区区一个九品高手的掌力都不能完全抵抗。

    慕容清雅神思不属,又是羞涩,又是迷茫,两个男人的交手只在一瞬之间,待得她反应回来,周逸已经挨了一掌。她秋水玉眸匆忙掠过周逸的胸口,瞧到那手掌宽大的裂口,一颗芳心差点从嗓子口蹦了出来,玉脸霎那吓得煞白,急忙问道:“你......你没事吧?”

    周逸心中本来惆怅苦闷,不过得到没人天籁之音的关心,他犹如吃了大力丸一般,全身哗啦充满力量,区区一点震荡,更是不当回事,搂了搂佳人柔滑的腰肢,开心笑道:“没什么,没有受伤。”

    慕容清雅明显地松了一口娇气,葱白纤柔的玉指轻轻抚过那一块破裂,俏丽玉颜显出心疼的神色。不知不觉,她心中已经如同黄河决堤,翻江倒海,充斥满了这个男人所有的身影。或许真是前世相约,苦恋不果吧,今生周逸的出现,让她十八年古井不波的芳心宛似投落了一块天外陨石,一切矜持,一切平静,一切淡泊,顷刻就土崩瓦解,心境霎时波涛汹涌,完全为之侵袭。

    然而周逸还来不及享受玉人抚揉,就感到全身上下给针扎般刺痛,那是东方杰**裸的怒气与杀气,强烈地逼迫过来。

    没来由因为对方吃醋挨了一掌,周逸心情铁定不好,冷冷盯着目呲欲裂,还要冲杀过来的东方杰,沉声道:“东方杰!你想干什么!”

    东方杰一招无功,怒气充脑,他也没有深思,只是踏上前几步,跟近周逸,阴寒道:“我让你把脏手拿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骨嘎,他话音方落,两只拳头攥紧,发出格格的骨节交挫声,白色的西装也瞬间鼓荡,全身真气疯狂暴涨。

    “脏手?”周逸无视他恐吓,不屑一笑,左手臂微微一收,把慕容清雅婀娜的娇躯搂在胸前,示威性地瞪着东方杰,道:“这是我和清雅二个人的事,你一个外人多什么嘴?”

    慕容清雅不妨他用力,娇体贴入他怀里,嘤咛一声娇呼,红云更是洒遍了粉嫩玉颈,连到了耳根处。

    东方杰其实也是妒火攻心,没有瞅准情况就动了杀机,实在是因为慕容清雅在他心中无比重要,不容许其他男人染指。在他心中,慕容清雅女神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可都是圣洁高贵无比,怎能经受除他外任何男人稍加触碰?

    蓦然见到周逸亵渎沾染自己的女神,他自是恼羞成怒,恨不得生啖其肉,但周逸此刻这么一说,他陡然才惊醒,怎么慕容清雅让这个肮脏低俗的男人侮辱,没有反抗呢?

    他稍稍压抑胸中的仇恨,凌厉的目光转向慕容清雅本人,吐出一口浊气,温柔问道:“清雅,你怎么了?是不是让这个淫贼给伤害了?”

    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圣洁如慕容清雅,以前从未对任何一个世俗男人动过丝毫情意,今天会对周逸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青睐有加。在他想来,慕容清雅没有反抗,绝对是周逸使用了什么卑劣无耻的手段,暂且控制了她。脑海闪过这个猜测,现在他对周逸的恨意,足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若不是投鼠忌器,惟恐伤到女神,他肯定直接生撕了周逸这个卑鄙龌龊的人渣!

    慕容清雅本身惊才绝世,一身真实修为与东方杰相当,若不是因为一颗芳心都让周逸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侵占了,凭借周逸目前那点实力,哪里能想抱就抱的?

    她依偎在男子气息浓厚的怀里,先前是娇羞无限,心如鹿撞,玉体酸软无力,是以才任由周逸霸占。然而东方杰这话之后,她差点迷失在周逸强壮怀抱的芳心陡然一震,意识到好像今天自己太大胆了,与男人亲密搂抱不说,这个男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呀,怎么自己一颗心都没有一丝反抗的想法呢?这么快就被他俘虏了?

    涌起这个念头,她只觉一阵羞赧,玉首埋得更低。

    毕竟作为慕容家族的天之娇女,她无论容貌抑或能力,无疑是优秀得不似凡人,是以她心性眼界自是极高的,不说一般猥琐男人,即便是东方杰这种大家族的英年俊才,她都难得正眼一视,今日与周逸惊鸿一瞥,就对他没有任何免疫力,芳心不受控制牢牢系在他身上,这简直是造化弄人,不可思议。

    东方杰英俊的脸都拧变形了,居然还发现慕容清雅不言不语,埋首在周逸的胸口,露出自己从未见识过的娇羞喜悦情态,他的心脏,差一点就从中切成了两半。

    “清......清雅,你说话啊,你是不是被这个王八蛋给控制了?”东方杰又是痛苦又是愤恨,焦急的询问慕容清雅的感受。

    周逸一边享受怀中佳人温香软玉,一边戒备,冷笑道:“东方大少,我和清雅两情相悦,就不劳你挂心了。”

    其实他如果不喜欢慕容清雅,是不会因为什么面子跟东方杰争风吃醋,剑拔弩张的。好巧不巧的是,从第一眼看到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他也动心了。眼下是争夺自己心爱的女人关键,他不由得强硬过人,语带梗刺,务必铲除一切情敌。

    东方杰从来就没将周逸这半吊子功力放在眼里,问话慕容清雅又不答,他已经完全确定,周逸是施用下作伎俩,迷惑了慕容清雅,致使她如今神志不清,不懂得反抗玷污。

    盘起这个解释,他的心也不痛了,只有充满对周逸无耻卑劣的仇恨,他暗暗凝力,飞快思索着,该当如何避开慕容清雅,将周逸一击毙命,把女神救出魔掌。

    周逸激他,他冷冷一哼,说道:“周逸你是什么德性我还不清楚?我劝你马上将清雅放开,不然别怪我不讲你周家情面,当场将你击杀!”

    “哈哈哈。”周逸指着他失声大笑,随即低头向娇态毕露,羞怯趴在自己胸膛的慕容清雅柔声道:“清雅,你跟他说,我们之间的关系。”

    慕容清雅此刻玉颊酡红,犹如畅饮的醇酒,柔弱的气质,映衬美绝人寰的脸庞,散发无穷无尽的媚惑力,她现在可以对任何人的话充耳不闻,但对周逸磁性的声音却无法忽视,羞涩地挪开玉首,轻轻启开樱唇,却不望东方杰,那清脆柔美的声音便羞羞答答传出:“我.....我这是自愿的,东方大哥不要误会,别.....别怪他。”

    艰难说了这么一句,她玉脸热的不行,又撇过头去,紧紧搁在周逸宽厚的胸膛上,迷醉地闻着他浓重的男子气息。

    崩!

    无论慕容清雅是清醒还是被蛊惑,听她亲口说出这句话,东方杰只感觉自己全身沸腾的血液霎时冷却到了一个极点,似乎有人从他头顶扣下了一盆冰水,心脏入坠冰窟!

    他无力地松开两只绷紧如钢钎的手臂,两腿发软,趔趄后退了几步,只觉天地一下子都昏暗了下去。两行清泪从他暴突的双眼滑落,两排牙齿咬的格格发响,神情痛苦而落寞!

    周逸楞了一下,都还来不及表示高兴还是怜悯,东方杰的气势瞬间又变了,如果说之前他只是愤怒而产生杀气,此刻他的杀气当中,疯狂涌进了一股令人心悸的煞气!

    心脏严重受到女神打击的东方杰痛苦,不甘,怨恨,嫉妒,爱慕,占有激愤......种种复杂的思绪侵占了他所有的思维,他不堪忍受,心魔乍起,双目本来绝望而悲伤,下一刻就被通红的杀机魔意冲击。

    “周逸!我要杀了你!”东方杰思维进入混乱,内力暴动,气息蜂拥紊乱,他无尽怨毒地大吼了一句,身形嗖的拔起,在空中两米处,夹杂十二成功力的右拳,刮起一阵猛烈的风势,轰向了周逸的脑袋。

    东方杰因为绝望痛苦而刺激,行动已经完全拥有心魔控制,现在他可不管会波及到慕容清雅,这惊天动地的一拳,他要将周逸击得粉身碎骨!

    拳头还没有砸到身上,周逸已经感觉周围空气扭曲,胸口一阵窒息,强大的内力压力如同山洪爆发,奔腾汹涌,威势恐怖之至。

    他哪里敢托大,匆忙运起一股柔和的力道,将慕容清雅往远处的大厅抛送出去,自己双手或恰或捏,或划或挥,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连忙布置了三个防御阵法,格挡在自己头部。

    因为内力相差太大,周逸速度远逊东方杰,只匆忙布出了三个防御阵,东方杰蕴含开碑断石的力道,已然降临到他额头。

    又是一阵地动山摇的剧烈晃动,轰隆一声沉闷的爆响,两种力量相交,周逸虽然消弭了绝大部分劲道,余下的那点反震过去,他也扛不住,身体直接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撞到大理石的柱子。噗的吐出了一口殷红的血箭。

    东方杰进入狂暴状态,一次出手无功,他没有任何迟疑,脚尖轻轻在地板上一点,怒吼声中,身体如同箭一般急速射出,追杀摔倒在地的周逸。

    周逸全身为东方杰气机锁定,身负重创,行动迟缓,灵识虽然敏锐的发现东方杰攻击轨迹,却无力避开!

    一种无奈无力的感觉冲击周逸的脑袋,他郁闷痛恨不已,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小小一个九品高手,如今的自己,居然接不住第二招!

    情势危如累卵,周逸重生之后再次命悬一线!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