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三章 未婚妻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6节  第三章未婚妻

    伤势大好后,回到家中富丽堂皇,景致典雅的豪华别墅数日,周逸朝各种山珍海味,奇禽异兽进行了一阵狂轰滥炸,只要是滋补身子骨的食品,他都尽量往肚子里边塞。这一场车祸,加上以前酒色掏空的虚弱身子,硬生生让他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狠狠的利用真气与食物补充回来。至少,在早上起床的时候,他终于能够一柱擎天,再也没有医院那几天萎顿不举的尴尬。

    至于周家,周逸也渐渐了解。

    这是一个根系庞大的家族,子嗣沿袭千年,遍布整个国家。不过血缘传递过了几代,就显得不怎么亲近。故此,每一个大家族都有一个内定的规矩,直系旁系子孙都是以三代计算。超过了三代,就要分脉生活了。也就是说,周逸的爷爷那一辈几个兄弟可以一同掌管周家,分享周家各方面的利益。至于再往上的辈分,跟主系家族就没关系,只能算周家偏远的旁支。是以这一代的周家成员,就是周逸爷爷那四个兄弟的一众子孙,林林总总,周逸也就十几个堂叔,几十个堂兄弟姐妹。

    这种家族阵容在计划生育一脉单传的今天,看似比较华丽,其实对于不受到国家法律强制性限制的古武家族来说,这点族员,显得单薄了些。至少,东方西门那四个最为古老的家族,族员都是周家的五倍以上。

    而这么一个个庞大根基的家族,想要随着历史演替顺利保存与发展,则取决于家族族长的能力。每一个大家族对于族长的挑选都是极为严格的,毕竟这是关乎家族命脉存亡的因素,不由得不慎重。周逸从肉身记忆得知,周家上两代家主都落在自己家身上,爷爷和父亲都是周家的家主,控制周家政商军的绝大部分势力。

    不幸的是十年前,周逸的父亲周博渊因为急于突破,修炼家传玄功走火入魔而逝世,还没来得及决定周家的下一任家主,致使这十年,周家家主位置悬而未决,只由周逸几个年长的堂叔共同执掌。

    按照惯例,如果周逸能力不是太惨不忍睹,周博渊又比较自私,那么周家的家主位置绝对要落在周逸的身上。只是周逸这厮,响当当一代纨绔子弟,除了寻欢作乐,玩弄女人,挥洒金钱之外,似乎没有任何的长处,文不成,武不就,若不是有族长优先由直系子孙接任的规矩作怪,家主位置八竿子绝对拧不到他头上的。

    总结来说,事情很明了,周博渊突然撒手人寰,他唯一的儿子周逸遂享有制度上的优先权,好似封建皇帝般,直系继位。于是他便有了一半的机会得到周家家主的位置。前提是他需要有那么一点不让人掉牙的管理能力。

    这点管理能力,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却是以前的周逸绝对缺乏的东西。若不是他几个堂叔因为利益的关系,争抢不休,将周逸年纪还小的话甩出来当做借口,处于观察期。凭借周逸以前的恶劣行径,周家家主早就落到他几个堂叔身上,哪还有周逸这个二世祖任何机会?

    周逸出院这几天除了苦练内力,调养身体外,就是思考家族这些琐屑繁复的矛盾问题。但他怎么说曾经也是一个渡劫期的修真者,眼界何其之高?世俗界这些势力与家产,本来是不值一哂的。他也不怎么想去抢夺这个在他眼里可以忽略的家主位置,只是念及地球灵气缺乏,估摸一般的灵草灵药灵器都不会存在,即便有也是凤毛麟角,埋在深山老林,汪洋海底。所以他思索了几天,认为还是有必要坐上这个家主位置,这样才能指挥更多的人手,更多的产业,用以购置自己需要的各种修真物品。

    没办法,堂堂一个修真宗师级别的高手,沦落到如今连一个简单储物戒指都没有的地步,这让周逸修炼之余,时常心悸于前些时候的九雷天劫。那天劫凶悍的,把上几代祖师遗留下来的灵器法宝,劈成一团团齑粉,似乎这些修真者抢得血流成河,腐尸千里的高级法宝,跟一块块面粉似的,一碰就碎,到最后,竟然不给他留下一小片的家当。只让他一滴灵魂进行了星际大裸奔,来到这个穷的响叮当的世界。想着就一阵愤懑。

    双手双脚成八字形躺在自家绿荫葱葱的高尔夫球场上,他无精打采,回想修真界之时那堆积如山的各种法宝丹药,再看看如今的孑然一身,不着片缕,只能悲哀地朝着明媚湛蓝的天空泣血控诉:“苦啊!穷啊!难啊!老天爷啊!你太狠了!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不服啊!......”

    他一阵阵哭诉,可谓是哀叹世道之不公,埋怨时运之不济,苦恼命途之多舛,感天动地,惊泣鬼神。

    周边几个托着香槟果盘侍候的年轻女佣瞪着那一双双水灵灵的大眼珠,盯着绿荫中心全身世界名牌运动服的大少爷,对他痛呼自己穷苦潦倒的行为,感到吃惊,骇异,颤抖!对他只能无语凝噎!

    周逸浑然不理女佣保镖们的神态,好似深闺怨妇般,苦兮,恨兮,痛兮,凄惨哀绝,字字含泪,直咒苍天,直骂白日!一个中午,将心中苦闷不甘,宣泄得酣畅淋漓,全身如同腾云驾雾!

    ####

    终于,婆婆妈妈他控诉苍天了三个多小时,那些女佣听得惊涛骇浪,娇躯狂震,不可自拔。在即将抛弃盘子,翻身晕厥的当口,一个梳理着两根马尾辫的女佣急匆匆从外奔进球场,向周逸低声耳语了几句。周逸才蓦然脸变,住了口,挺拔的眉毛微微一皱,脑海现出一张芙蓉出水般秀丽娇媚的脸蛋来。

    西门雪怡,西门家的大小姐,绝代芳华,优雅动人,圣洁如同天山上的白雪莲花,清傲嫣然。身份是他的未婚妻,订的是娃娃亲。

    说到这个西门大小姐,从记忆力蹦跶出的场面,只能让周逸深皱剑眉,心情有愤怒,有自卑,有黯然。因为这位瑰姿艳逸,柔美如牡丹花绽放的大小姐心气冷傲,眼高于顶,对于周逸这个一无是处的社会败类,除了厌恶就是讥讽,若不是碍于周家也是一个名门望族,只怕她早就撕破脸皮,把这桩娃娃亲给搅碎了。

    饶是如此,周逸父亲盛年早逝,周家人丁甚薄,故而周家的声望实力这十年来跌落到谷底,落在数个古武家族之末流,当年西门家欲以儿女亲家笼络周家的盘算宣告破灭。根据周逸的猜想,西门家已经有意向解除这门姻亲,只是暂且找不到一个合理的借口罢了。

    不过今天的周逸不是那个风流浪子,他没有以前的周逸一般面对西门雪怡时自卑与失落,他完全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剖析着这两个貌离神也离的订婚男女那档子破事。然而鉴于肉身记忆同体,他也受到那么一丝丝的不良思绪影响,此刻心神对西门雪怡感情有些复杂。

    分析着女佣的消息,思索起那个他重伤住院之际,都没有一句问候,今天却突然来访的名誉未婚妻,周逸嘴角勾起一抹幽深的笑意:“她过来是什么目呢?”

    接过女佣的洁白毛巾,把大太阳下晒出的汗水抹了一抹,周逸领着几个西装革履,墨镜披发的保镖,出了高尔夫草地,来到周家的会客大厅。

    ####

    由于周逸的伤情已经完全康复,放下心的周母与周嘉琳都早早前往周氏控股天宇集团处理事务,因此这会负责接待客人是周家的老管家周福达。

    周福达这个两鬓斑白却精神矍铄的慈祥老人可不简单,从周逸爷爷一辈就已经当上了周家管家,为人精明锐利不说,一身武功修为居然达到了先天高手后期的地步,这在修真者绝迹的地球上,绝对是顶尖高手人物,只比东方那四个古武大家族的家主稍逊一丝。

    周逸对这个满面红光,一派祥和的醇厚老人很是敬重,因为他修真年龄虽有三百,不过多数时间在闭关修炼,世面见识很少,心志年龄也就一个青年的标准。对拥有长辈般慈爱的老者,自有一股儒慕感情。

    带着一群气势彪悍的保镖进入客厅,周逸首先以晚辈之礼恭敬向一身唐装气息醇和的周管家表示问候。周管家捻着白须,微微颔首,对这个小少爷重伤一场后,表现出的沉稳、宽厚气度感到老怀弥慰。他是周逸爷爷穿开裆裤的伙伴,周家如今一脉单传,周逸没有亲叔叔,所以老管家着实把周逸当成亲孙儿看待。以前他是恨铁不成钢,如今周逸稍有进步的倾向,他自是高兴满意。

    与周管家问好几句,周逸才转过身,目光投向坐在真豹皮斯可馨沙发上闲聊的几个客人。西门雪怡一行二女三男,一共五个人。这些人周逸都认识,女的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琪,男的则是赵、钱、孙三个家族的少爷赵子睿、钱阳峻、孙耀。

    但按照周逸以前的品性,自然与这些家族的精英,社会的栋梁并没有什么深交,顶多见面打个招呼了事,所以目光一瞥完,他的眼睛转而定格在西门雪怡身上。

    今天西门雪怡身着一袭浅粉色的丝织露肩连衣裙,勾勒出她婀娜袅婷的身姿,纤鼻弄巧,樱桃小口,衬托得莹白的肌肤娇艳欲滴,吹弹可破,只看一眼,周逸就发现这是一个拥有绝美玉颜与芳姿的大美女。

    不过。那双令男人心驰神往清澈如潭水的柔美双眸,不经意掠过周逸身上时,明显透出鄙夷、不屑,仿佛眼前这个长得眉清目秀的英俊男人是路边肮脏一乞丐。

    这种眼神的含义,周逸的记忆力见识太多,下意识要涌起一股自卑,只是很快就被强悍的心神压制下去,紧接着嘴边泛起一丝不羁的笑容,丝毫不避西门雪怡眸子里的讥诮,两指一夹,端起一高脚杯的法国拉图堡红葡萄酒,轻抿了一口,笑道:“几位大少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过来可是有什么需要小弟效劳的吗?”他缓缓环视一周。

    西门雪怡略感诧异,皎洁的星眸涌起一丝疑惑,若是以往,周逸是断然不可能与她轻蔑眼神对视而不侧首低头的,今天怎么回事,他居然敢正视自己了?然而这点疑惑一闪即逝,冷傲的西门雪怡丝毫不放在心上,她今天过来,就是有些事要与周逸坦明了的。

    漠然地瞟了周逸一眼,西门雪怡一双清月莹洁的眸子转向别处,柔美清脆的声音极为冷淡传来一句:“听说你前几天受伤了,现在康复了吧?”

    一句简单的问候,冰冷得不带点滴感情,似乎只是她生搬硬套的一句场面话。看她那冷霜的神情,哪有丝毫关心周逸死活的模样?

    周逸英朗的眉目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西门雪怡的举止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他心中除了一股莫名的愤怒外,对这个轻傲的天之骄女再没有其他想法,淡然应了句:“一点小伤,不碍事,多劳挂念。”

    再次听到他镇静平淡的话,西门雪怡更是一阵惊讶,这个只会玩女人的废物今天怎么没有紧张,这么镇定?她眼睛虽然撇向他方,其实感观一直仔细观察周逸,因为她觉得周逸如今的气质迥异往常,变化了许多。

    别看西门雪怡娇滴滴的柔弱少女样,其实她天资绝高,家传神功修炼有成,如今武学修为已经有八品之深,在这些大家族后辈子弟中,是领袖的翘楚。不说周逸以前风吹欲倒的身板,就算此刻他那半吊子的二品境界,与她比较,实在是云泥之别。即便周逸不服,眼前这个冷傲自负的女人,此时确实是要比他厉害太多。

    丰姿娟秀,淡雅怡人的南宫琪自周逸进门,一双妙目就着落在他身上,她也敏锐的察觉到,周逸无论言行举止,气质神情,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具体方面她说不出来,唯一可以发现的就是周逸眼神极其深邃,再不复以前花花公子的轻佻、急色、**。

    西门雪怡陷入思索,她好奇心冒了出来,清幽双眸顾盼撩人,依在西门雪怡身边,向周逸浅笑道:“看你生龙活虎的样子,不仅身体都好了差不多,似乎内力也在突飞猛进呀?”

    武功,内力这些词汇在平头老百姓眼里,是武侠小说或者武侠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神话,其实世间不仅有武林高手,连修真者也存在,只是阶级不到那个地步,不能涉足而已。是以在平常人耳中惊世骇俗的东西,在这些古武大家族子弟嘴边,不过柴米油盐,家常便饭。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