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都市修真 > 第二章 亲人
    [第3章  第一卷地球]

    第5节  第二章亲人

    (修真境界之前,是修武境界。分为:一品、二品、三品......九品的高手,而九品之后是先天高手,先天之后才是修真者筑基期)

    其实周逸清醒之际,已经使用灵识给自己这副全新的肉身做了最为严格全面地察看。神经方面他不用考虑,那点灵魂融合肉身的时候,已经自动修复了他所有损坏的神经细胞。否则他也回醒不过来。

    但这具肉身的强度却差到了他无法忍受的地步,不说能比拟修真者那种比坚铁还要刚硬千万倍的**,至少也要及得上一品高手的坚韧度吧?可叹的是,这副名称周逸的肉身,以前是一个纵情酒色的纨绔子弟,虽然今年才20岁不到,身体已经被无数女人和烟酒给拖垮不成样,按照周逸此刻估计,就算不撞到车祸,这副肉身估计也活不到30岁。

    “悲哀,好不容易寻了个肉身,好不容起死回生,逃过一劫,怎么运气这么差劲?”周逸痛呼,“现在只怕一个没品的高手,也可以像一只蚂蚁一般捏死我吧?”堂堂修真界渡劫期高手,境界暴跌不说,找了一付肉身,还是奄奄一息的状态,周逸无奈,郁闷,苦涩,心情如同打翻五味瓶般,混乱得实在无法言喻。由得那些医生们摆弄身体,话却懒得再说一句。

    老医师们七零八乱动用了许多高端精密仪器,仔仔细细,从头到脚给他检查了好几次。最后才确定他除了一些骨头断折,没有完全复原外,其他的损伤已经自动康复,生命无忧。

    这个检查结果出来,周母周嘉琳自然欢喜得泪落不止,那些比较偏远的亲属长辈,也是心有安慰,不过周逸特别注意的那个中年堂叔周鸣昌,脸色一直阴郁,时不时瞥过来的眼神似乎极为不甘心,不痛快。好像巴不得他直接死翘翘,再也醒不来的样子。这点让他疑惑不解,一时想不通缘由。

    融合了原周逸的记忆,此时的周逸已经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份与家世。周家在中国是一个古老悠远的家族,有上千年的历史,与赵、钱、孙、李、吴、郑、王这七个大家族齐名,除了比不上东方、南宫、西门、慕容这四个更悠久更雄厚家族外,周家在中国也算屈指可数的古武家族了。

    所谓古武家族,实力庞大,背景深厚,涉及了政治、经济、军事三个大块,在整个国家都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属于社会绝对的上层存在,一般人只能仰视。

    不过。大家族内子孙链广阔,大多不成器,不是纨绔就为恶少,这几乎是大家族的通病。周逸这具肉身也不例外,仗势欺人,不务正业,吃喝玩乐,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种种劣迹,无一不沾,十足的社会寄生虫,普通人眼里的社会渣滓,败类,车祸撞死纯粹是报应,是天罚。

    从肉身接受来那一串串不堪入目乏善可陈的场像,周逸只能苦笑,他从小隐居沧浪山,跟随师傅修炼,女人都不多见几个,何况这些花花世界,千奇百怪的享受物事?

    “女人,真的那么美妙吗?”肉身记忆里无数龌龊暧昧卑劣的场面不断从周逸心神间晃过,美女这个词汇占据了绝大部分思维,他不由得好奇起来。三百年闭关苦修,因为没有娶妻,他没有尝试过什么男欢女爱,水火交融。那种感觉只是朦朦胧胧从肉身的记忆里稍微感触。这使得他身体有一股冲动,找个美女来试试?

    只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让他狠狠摁压回去,师傅自小教导,修真者追求天道,究竟心境通明,清心寡欲,不能沉迷于肉欲之中。女人嘛,还是随遇而安好,不能偏执强求。

    他撇开浮凸在脑海的女人念头,转而思考周鸣昌的怪异表现。一边应付周母与姐姐的欢喜搂抱,一边思忖:“这个堂叔的眼神好奇怪,他往常对我都很好啊,现在为什么恨不得我死呢?”

    其实周鸣昌城府深沉,那一丝的不悦遗憾眼神极其隐匿,表面上他对周逸还是叔侄间的关怀宠爱。如果是以前那个没肝没肺的周逸,断然察觉不到这么隐密的神态,还以为堂叔对自个关心备至。只是如今的周逸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纨绔败家子了。修真者超乎常人的灵敏,很轻松让他捕捉到周鸣昌那不和谐的波动。所以他才在心中迷惑。

    周逸极其狗屎运的从必死状态复活过来,几个明遐中外的顶级医师根本找不出任何的缘由,只能大呼见鬼,替周逸接合了几根断骨,嘱咐他好好养伤后,匆忙奔入档案室,开始疯狂查找国内外,是否有过这种怪异的病例,进而进入绝对保密,绝对顶级的探讨与研究。

    而周家这些长辈,见到周逸伤情稳定,生命无碍后,宽慰劝勉了他几句,纷纷有要事离开了医院,最后只剩下梅素秋、周嘉琳母女陪在他身边。

    周逸望了望母亲与姐姐略显憔悴的脸,心中感动,不忍道:“妈,姐,我没事了,你们守了我一天一夜,快些去休息吧。”

    梅素秋就这么个宝贝儿子,丈夫又死了好几年,所以对他宠得跟蜜糖一样,不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即便他只是断了一根头发,她都觉得心疼。周逸重伤一夜,梅素秋紧张悲痛得晕厥过去了几次,本来以为儿子要与自己永世隔绝,她哭得肝肠寸断,这时发现儿子安然无恙,她心中的欢喜,岂能言语表述?从周逸清醒到现在,她只能紧紧握着儿子的手,一直抹泪,感谢上苍,还回了自己的儿子。

    周逸劝她回去休息,她心中欣慰,却只是摇头,若是放开手,突然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所以她就这么一直疼爱地瞧着儿子,舍不得离开。

    周逸叹气,转头对哭得带雨梨花的姐姐道:“姐,你还是送妈回去吧,我真的没事了,你们明天再来看我。”

    周嘉琳抹了抹雪白俏脸的泪珠,想想也是,反正弟弟暂时情况安定,妈身体不好,又是一夜没睡,只怕熬不下去。因此她伸手扶着周母道:“妈,弟弟情形安稳,想必已无大碍,您还是先歇一会吧。”

    梅素秋瞪了她一眼,态度坚决,坚持道:“小逸还没有完全康复,我怎么舍得离开,你们都别说了。”自周博渊去世之后,周家由梅素秋主持,这么大的家业,她自然养成上位者的果断,这么认真起来,表情言语一派威严。周逸与周嘉琳对视一眼,都对老妈的固执感到无奈。

    梅素秋慈爱地抚摸周逸绑着白纱布的脑袋,眼神没有了之前的哀痛,只是一片慈祥柔和,叨叨道:“自从你爸爸练去世,周家就只剩咱娘三人相依为命,小逸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妈和你姐可怎么办?以后开车可要万分小心,不要再像以前那样莽撞,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运气,还能活过来了,知道了吗?”

    周逸躺在洁白的床单上,母亲殷殷告诫,舐犊情深,发乎天性,他有些艰难的仰起脖子,点了点头,听话道:“知道了妈,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您担心受怕。”

    “乖孩子。”梅素秋大感欣慰。她宠溺儿子,对儿子的秉性是知根知底,当面答应的事情,有哪件他做到过了?不过如今他甫离大难,能有这么孝顺的心思,也算聊以慰藉了。

    眼看母亲疲惫却抑制不住欢悦的神色,周逸终究禁不住又道:“妈,您还是回去歇息,你这么劳累着,儿子修养也不安心。”

    周嘉琳也劝道:“是啊妈,小逸醒来就没有休息,你还是让他静心躺一会,我们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他。”

    如果是别的理由,梅素秋当然不会妥协,但若儿子搁心自己,不能好好疗养,这也非她所愿,儿女和女儿都这么说了,她犹豫了片刻,无奈只好答应。

    嘱咐儿子安心养伤几句,她又关照了两个护士要好好照料,这才稍稍放心,带着疲倦的面容,与女儿回家歇息。

    待母亲和姐姐都离开之后,周逸轻轻一叹,无论如何,自己重生的这一世,一定要好好保护母亲和姐姐,不让她们忧心,更不会让她们受到伤害。

    只不过要想保护要自己的亲人,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因素。如果是以前渡劫期的修为,地球这么一个小小的星球,周逸当然能像螃蟹一般横着走。但眼下就他这个时候风吹都要飘走的空底子,即使拥有金丹后期的灵魂境界,还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嘟囔咒骂了肉身主人周逸败家几句,周逸发现没有任何意义,现下二人合一,骂他现在还等于骂自己?所以咕哝两句,他接受了现实,渐渐把自己当成今天的周逸,开始利用脑袋了三百年积淀的各种修炼方法,躺在病床上,缓缓修炼起来。

    《无极道》在金丹后期的时候才能修习,此刻他**法力半个高手都不是,与金丹期相差十万八千里,故而他只能选一些较为高级的古武功法,重头开始,力求锤炼出几丝真气。

    然而。周逸实在高估了地球上的灵气醇厚程度,也高看了这具肉身的柔韧程度。本来他以为一夜之内,体内真气能达到一品高手的五成。但即便他灵识强大,悟性奇高,无论修炼任何功法,驾轻就熟,都能比一般人快上百倍。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苦苦冥修一夜,直到第二天周母与姐姐来到医院,他的成果仍然只是预计中的一半。

    空荡荡的丹田,可怜的积累着一个指头大小的真气,渺小得跟狂风中的小草一样,有品高手一拍绝对就一个狗刨地。

    这也没办法,周逸的灵魂境界固然强大,但这只是代表他能控制的能量多,见识高,造诣强。然则没有能量贮藏器皿,更没有能量来源,想快些积累能量,难道不是痴人说梦?

    周逸泛起一阵苦涩的笑意,跟着只好放下冥思,与母亲姐姐闲聊。因为与以前周逸融合,几乎没有怎么交流,周逸就自发对这两个至亲怀有亲切温暖的感觉。母子三人,倒是言谈亲热,气氛紧密融洽。而周逸的主导思想,也渐渐融入了周家这个家庭,渐渐把自己当成周家的一份子。

    一段时间后,几个老医师再一次换用了几种尖端器材,对周逸周身进行了详尽的检查,几乎连他每一个细胞都没有放过。只是修真者这种飘渺的能力,他们永远检查不到,除了显示一切正常外,这几个兴致盎然的老医生,最后只能悻悻而归,再次不厌其烦翻阅各类档案,愁眉苦脸的闷头探讨。

    若是这种神奇的自动燎原构造让他们研究出来,未始不是医学界的重大成就。但舍本逐末,牛头不对马嘴,想以科学角度解释修真者灵魂的奇特能力,这是不切实际的作法。几个老医生恐怕研讨到棺材里,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发现。

    周逸心知几个老医师的作为本末倒置,是不可能有什么进展的,只是也颇有忌讳,不欲与他们说起修真者的事情。反正他们探索几天,没有发现,自然会放弃。况且周家背景庞大,周逸不同意,几个老医师自然不能强迫他牺牲当个试验品,整天躺在科学仪器之下,接受无数次的什么光探测。

    故而疗伤一个星期,周逸除了与前来探望的亲友闲侃外,就是暗自修炼真气,对几个老医师的发愁不闻不问。

    七天的积累,他精修不懈,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出院的那一天,他丹田里的真气,终于步入了二品高手的境界。这还是他没日没夜,除了必要应酬外,都拿出来艰苦卓绝修炼的结果,可算波折辛酸。

    -----------------------------------------------------------------------------------------------

看过《重生之都市修真》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