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神秘芯片 > 第七十六章 别墅监狱

第七十六章 别墅监狱

  而至于后来的“明日通晓术”,则是在一年前,他花了巨款在某个地下拍卖会上买下的,因为曾经有一位普陀山的佛教高人跟他说过,世间有一术叫“明日通晓”,不仅可以提升修炼者的精神力,更是可以外扩影响到他人的精神力,等到此术大成之日,就是他女儿的康复之时。

  对于这个让他一头雾水的“明日通晓”,他一开始只是以为那是高人为了让自己不放弃,而在心中留下的一丝火苗而已,可没想到在往后的几个日子,竟然真的偶然遇上了“明日通晓”。

  也管不得别人是否在骗自己,反正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要为了女儿去努力。

  得到“明日通晓术”后,陈玉刚按照上面教的步骤开始了修炼,没想到还真是有用,不过几个礼拜的时间,他就觉得自己的精神变得更加通透了,以前很多想不懂的人生道理一下子就变得清晰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陈玉刚战斗力超过正常人范畴的原因了。

  他开始慢慢地相信了大师的话,修炼的日子就这样,很快地又过了一个月,他发现他已经能感应到一些以前察觉不了的东西了,其中就包括那块陈放在客厅壁橱里的开了窗的原石。

  他大喜!以为功夫已经到了家,正准备对女儿施展明日通晓术时,却发现他还是感应不到关于别人的一丝精神,更别说是去修复陈立颖受损的心灵了。

  不过事情已经有了进展,他相信只要自己勤恳修炼,总会大成之日的,那时候,也就像高人所说,是女儿的康复之时。

  所以,陈玉刚虽然已经一把年纪了,但看到渺茫的希望后,变得像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样,热血沸腾。

  时间就这样,差不多快过完一年,陈玉刚为了尽快将明日通晓术修炼到大成,没日没夜地努力钻研着。

  最终也迎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前者是多年酒桌应酬囤积下的啤酒肚已经被废寝忘食的日子给磨灭,后者则是术业竟然感受不到一丝进步,对,哪怕一丝,他也感受不到。

  这时他又想起了那位高人的话,也就是后半句“明日通晓术对精神力的要求非常高,一般人不可大成”,他才终于明白,自己在明日通晓修炼方面上来说,就是高人口中的一般人。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对他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可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即便知道自己是“一般人”,但日日夜夜都还在期盼奇迹的发生,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够感动上天,所以也才会一直坚持到今天的赌石街鉴宝。

  赌石,用精神力通过石头上开出的小窗,去感应石头里的内容,也是他修炼的其中一个方法,但即便是已经开了窗的,他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命中率,这也就是明日通晓术修行不到家的表现。

  至于赌石所能带来的利益,王不燃所猜测“最保险获利的方法”显然不对。

  他是觉得要参悟这种高深的法术,心是不应该太世俗的,但为什么还要收取一半的手续费,是因为他帮助的对象是赌客而不是贫困地区的孩子。

  说完这些,劳斯莱斯驶入了城郊的一处别墅区,也就意味着他们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陈玉刚家的房子虽然靠在最西北角,但却是别墅区里最容易被找到的,因为它收拾得比其他任何一栋都新,完全没有已经入住十多年的陈旧感觉。

  车子停在别墅自带的车库里,这辆劳斯莱斯的旁边,还有一辆越野款的蓝色大奔。

  下车。

  从自带的停车库出来后,要先经过一个圆拱形的景观门才能正式进入院子,院子的道路用的是纯白鹅卵石铺设,里面绿植选用的是长青品种,有专门的园丁负责打理,因此见不到一片枯叶,绿油的生机顽皮地挤满了整个院子。

  房子不大,一共三层,算上两个车库,总体的占地面积不超过三百平方米,但可能是因为院子的设计中没有被安置游泳池或者景观假山的缘故,所以即便占地面积不大,可也让人感觉宽敞和明朗,建筑整体设计格调是简约的苏式园林风。

  刚才驾驶劳斯莱斯的那位司机紧跟着他们,他既是陈玉刚的私人司机,也是这个院子的男管家,他的位置让他感到有些尴尬。

  因为在上车后,陈玉刚就一直在和王不燃聊关于陈立颖的事情,没有提前给他交代过王不燃的身份,所以他现在不知道是该在前面引路介绍,还是该当别墅主人的侍从乖乖跟在后面。

  但是看到陈玉刚没有特别的要求,他也就按照下车的顺序胡乱走了,因为他也猜不到王不燃一小年轻到底来这儿干嘛?

  陈玉刚走在最前面,路过了别墅主体建筑的落地窗,里面有一个正在擦拭沙发的中年女子看到后就迎了出来。

  “陈大哥回来了。”

  这名女子从穿衣打扮上来看,就知道扮演的角色是别墅里的女管家,按理不应该称呼陈玉刚这个雇主为大哥,但是陈玉刚以前特别嘱咐过,不准在家里叫他老板,因为公司是公司,家是家,他不喜欢把工作带回家中。

  陈玉刚点点头,问道:“胡姨,颖儿今天怎么样?”

  女管家其实比陈玉刚小,但她可是伺候了陈玉刚一家二十多年,是在陈宅工作时间最长的管家,同时还是陈立颖的奶妈,因此光论在陈家工作的资历,没人比她老,也因此,陈家人不论男女老少,都管她叫胡姨。

  胡姨毫无例外地摇了摇头,黯然神伤地说道:“今天瘾虫又上来了,大把鼻涕,大把泪的,上次的血痕还没结痂,刚才又挠了几道更深的,还好吴医生一直都在,现在打了镇定剂,已经昏睡过去了。”

  胡姨就比那位男管家明事理一些,她知道这个宅子是陈玉刚的一处鲜为人知的私人别墅,是专门“关”陈立颖的,因此,会到这儿的人,没什么特别吩咐的话,一般都是来帮陈立颖看病的,所以她每次都会当着陌生人的面,把陈立颖的近况简单阐述一遍,也让“医生”先有个心理准备。

  不过她还是有些疑惑,因为以前陈玉刚带到这儿的名医,怎么着也得有个而立之年了,可跟在陈大哥身后的“医生”,怎么看也不过二十出头啊。

  陈玉刚听到这个毫无例外的消息后,脸上没有失望,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王不燃,然后就带着王不燃往房子里走去。

  进了别墅大门,味觉抢占了视觉的主导地位,王不燃的鼻子里飘进了不应该属于住宅的气味儿,主调是一股医院的消毒水味儿,副调则有不下十种,其中能明显分辨的就是衣服没晾干的馊味和人类粪便的不愉快味。

  王不燃的潜意识里很想掩一下鼻子,但却被他下意识地制止住了。

  忍受住了气味的折磨,王不燃才开启星念系统,把整个三层楼粗略地查看了一遍,不用主人家的介绍,他就知道了一楼是用作临时待客的地方,二楼是“关押”和治疗陈立颖的地方,三楼就是胡姨等人的住房。

  该交代的车上已经交代地差不多了,陈玉刚就没有再请王不燃在一楼的客厅歇息一会儿,而是进到屋子里后,就带着王不燃往二楼走了去。

  上了楼梯,气味儿更是明显,显然屋子里的气味儿主要是从这二楼飘出来的。

  二楼的结构独特,总体来说是一个“回”字的设计,也就是屋中屋的结构。

  “回”字外面的那个“大口”代表着别墅的钢筋混凝土墙壁,而里面的“小口”则代表着一层坚实的人造板材,纯木色的板材中间还镶着很多厚实的玻璃,是用来观看隔板里面情况的。

  而在砖头墙壁和人造板材间,是包括吴医生在内的几位医护人员,他们采用八小时倒班制度,一天二十四小时无间隙地观察陈立颖的一举一动,及时制止疯癫女孩自残、自虐的行为。

  而在人造板材里活动的,毫无疑问,就是陈立颖了,虽然这个“小口”的空间小了些,但里面也同样被分出了好几个隔间,其中包括娱乐室、卧室、卫生间等等,反正一般家庭应该有的基础场所里面都有,完全感觉不出自己是被“囚禁”了,而更像是宅在了家里。

  他们虽然从精神上控制不了陈立颖,但是从人身自由上,控制下来不算难,只不过根据陈玉刚的透露,维持现状所需要的费用,什么医药费和人工费杂七杂八加起来,一天已经超过了五万块钱。

  陈玉刚走到监控屏幕前,指着某块分屏说那就是他的女儿陈立颖。

看过《神秘芯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