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妃常调教之世子有病 > 182章好伤心,被骗了!(一更)

182章好伤心,被骗了!(一更)

  “你是谁?”

  “擅闯豫王府,你想做什么?”

  “你……”

  墨七语速惊人,一出口就是巴拉巴拉好几句。

  而后,浴房内出现一刹那的安静。

  半响。

  豫淮安无奈一声,“阿七……”

  “那是若影。”

  墨七:“……”

  她脑子当即出现了一秒空白。

  而后懵了一瞬才反应过来若影这个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哈,就是你那个势力的领头若影?”

  豫淮安觉得,若是这个时候能看到墨七的表情,那他的阿七一定是表现的萌蠢萌蠢的。

  说不定,脸蛋儿都该红了。

  而事实上,墨七却是脸红了。

  被臊的慌。

  倒了霉催的,她犯了什么低级的错误。

  或者说,今晚智商不在线?

  若影也是被弄得有些傻眼了。

  好一会儿回神朝着墨七回道:“主子你是?”

  “啊,我没事。”

  墨七脸色一沉,不管其他便挥手赶人,“你先出去,到屋子内等我,我要沐浴。”

  若影点头,平静的转身离开,只关门的刹那不由得深深望了眼墨七的背影。

  墨七“哗啦”一声直接钻进了浴桶内。

  而后将自己整个沉到了最底部,连着还未脱去的衣衫,把自己被闷在了水里。

  到最后实在不能呼吸了,才从水底下浮上来。

  “豫淮安,我特么犯蠢了。”

  说完,忍不住给自己甩了个不算痛的巴掌。

  捂着自己半边脸,趴在浴桶旁,墨七唉声叹气。

  豫淮安却担心墨七这样将自己给弄着凉了,“你好好洗澡,洗完了赶紧出去穿衣服。”

  “我让你那个若影等在屋子内,我大概是没法和他交流了。可是,你今日的两个时辰是不是用完了?”

  因为现在身体控制权的随意性,墨七都是变着法子的让豫淮安出现,大多都是完成她不能完成的任务,又或者遇上了什么难题让豫淮安出面。

  而今都晚上了,谁能想到还会遇上这么一茬。

  墨七一点也不想出去。

  “待在这里洗到天亮算了。”

  墨七想当缩头乌龟。

  豫淮安几次劝说未果。

  最后,忍不住声音一沉,“你若是再在这里待下去,我可以向你保证,你被若影怀疑的可能性更大。”

  豫淮安一点头不怀疑若影的能力,那是他那一群人里面警惕性最强的一个,也是对他最忠心的一个。

  相对的,若影对他的脾气性格甚至习惯,都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那是如同他暗中的影卫一般的存在。

  “若影平日里都对我有关注,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想来已经足够让他疑惑不解了,今晚再做些出格的事情,我有理由相信,他会将你绑了回去好好研究一番。”

  豫淮安半威胁的说道。

  墨七一瞬从浴桶里出来。

  虽知道若影不会真的对自己这个身体怎么样,但是真被那样对待了,她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太特么蠢了!

  *

  屋内。

  墨七推门进去,而后啪的一下关了门。

  走到内室时几乎一瞬,若影消无声息的站到了她身侧。

  墨七的眼皮子一跳,对若影的隐藏功夫又有了新的一个认识。

  “什么事?”

  墨七假装着豫淮安的“清高”,对若影表现的极为平淡。

  然而不过出口第一句,却让若影直接蹙眉不止。

  他一言不发看向墨七,神色中带着浓浓的怀疑和不解。

  若不是身份问题,若影大概想上前动手了,想要掀一掀眼前这人的脸,是否是哪个假货伪装的。

  “主子,您记得当初若影的资格吗?”

  若影莫名其妙问了个问题。

  豫淮安当即回答:“那是最开始收服若影的那一年,我对他提了要求,只有达到了所有人当中的两倍能力,才有资格成为我身边的左右手。而那个资格,便是让他做了半年的潜伏……”

  墨七“哦”了声,对若影忍不住白了眼。

  这小子还想挖坑呢!

  但谁怕啊!

  她不是正主又如何,正主正缩在她身体内呢!

  “小样儿……”

  墨七轻笑一声,面色平静和若影开始说起话来。

  简单叙述,将豫淮安告诉她的再转述一遍。

  配上她独有的情感,深深将这么一个互相怀疑的过程变成了倾诉情感的小聚会。

  若影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是主子没错。

  然而!

  为什么不过三个月未见,主子就成了这副模样?

  若影无比后悔自己怎么会接了个任务撤出了对豫淮安保护的周围,而今再回来,颇有一番物是人非的感慨。

  “还有疑问?”

  “属下不敢!”

  若影直接低了头,紧接着就汇报,“有关主子要求的调查,属下已经查清楚了。丽娘她确实是在几年前因生存所迫来了云京,而江南那边的调查还未及时回复,属下暂不能下定断。不过云京这边,丽娘和哪些人接触过,有哪些人对她有关注,属下列出了名单,还请主子过目。”

  若影从怀中抽出一张纸,递给了墨七。

  墨七看完,似笑非笑。

  “看来还是小看了,没想到不过一个胭脂铺的老板,居然也能折腾出这么多事情。”

  “可要属下派人动手?”

  墨七摇头,“不用,一切照常就行。”

  说着,墨七将纸上的人名再看过一遍,当下走到烛台边,烧了。

  “派人盯着丽娘所接触过的那些人,有任何异动立刻禀告。”

  “是。”

  “下去吧。”

  若影却纹丝不动,没有离开。

  墨七背对着他,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这小子还想干嘛!

  “怎么,还有事?”

  墨七缓缓转身看向若影,面色平静问道。

  若影却请求道:“属下要求回到主子身边保护,还请主子批准。”

  “不用,让若影在暗处做事更好。”

  豫淮安最先拒绝了,“若影的身份我从未想过暴露,日后也别让他再出现在豫王府。若有事,让若现过来。”

  墨七心里存有疑惑,但是眼下却不是问话的时机。

  “好,我告诉他。”

  墨七将豫淮安的意思转述了一遍。

  而后,终于看到若影有些遗憾不甘的离开了。

  ……

  “呼——”

  人一走,墨七转身走到床边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觉得他还是对我心存怀疑,至少觉得他的主子变了。”

  “那又如何,他早晚都要适应的。”

  说着,豫淮安顺便就将自己那一拨人全部给墨七介绍了一遍。

  “若影和若现是我左右手,一直都是全权帮我处理暗中的各项事情的,其中若影处理的大多数是消息传递一事,你若是想知道哪个人的消息,可以直接找他。另外……”

  豫淮安顿了顿,还是没将若影的另一个身份讲出来。

  “那若现呢,他干嘛?”

  豫淮安接着道:“若现负责所有人员调动和我的安全,当然,他对整个云京的动向十分了解,这也是当初我以防万一所作。”

  墨七有些想不明白。

  “既然有那样的便利条件,你当初为何还会着了蒋寒天的道儿?”

  “还有,既然你有这样的本事,之前那些行事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姿态?”

  “还有……”

  墨七当真是不解。

  但是越说越多,越说也心惊。

  她最后就自己明白过来了。

  随即一个爆粗,“卧槽,你特么耍我!”

  墨七气的对着床头一阵猛踢,这回是真的气到了。

  又骂又打,豫淮安本人没法动手,她就将所有的怒火发泄到了一床被子上。

  可怜宝来刚给换的软乎乎的大被子,就这样被墨七给手撕了。

  没错。

  就这么被徒手撕烂了。

  还不解恨……

  墨七快步走向桌旁,拿起一壶凉咕噜咕噜灌下去,这才浇灭了心头那股无名火。

  往地上一坐儿,墨七情绪低靡,“豫淮安,你怎么能骗人呢……”

  怎么能这样子骗她呢?

  怎么能这样子把她耍的团团转?

  怎么能……

  墨七有点想哭的冲动。

  说话间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就哭了。

  “我讨厌骗人,我也最讨厌被人骗。”

  墨七淡淡说道。

  豫淮安一瞬默。

  几次欲要在张口解释,却最终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解释的句子。

  是啊,说再多有什么用呢,不用有心无心,他都是骗了她啊!

  “对不起。”

  豫淮安声音带着压抑,“阿七,对不起。”

  “我不要听对不起。”

  墨七抱着胳膊转了个身,靠在了桌子旁。

  “地上凉,你起来坐到床上去好吗?”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我全部都告诉你,可好?”

  “阿七,你不要这样……”

  豫淮安本就不善言辞,如今墨七保持沉默不理他,他就有些无可奈何了。

  说了好久,却是有些慌乱起来。

  他试图挣扎的从身体内出来,试图想要控制身体主动权,但是一切无果。

  最后,妥协的随着墨七“任性”了。

  就这样陪着在地上坐了一晚上。

  直到……

  第二天,墨七主动让出了身体控制权。

  “阿七,阿七?”

  豫淮安拿过身体控制权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墨七沟通。

  奈何,人家直接缩回去不搭理他了。

  豫淮安无声苦笑一下。

  这大概就是自作自受?

  “阿七,我不是有意欺骗。”

  也不管墨七是不是在听,他就和她开始念叨开了,声音轻轻的柔柔的,生怕会惊到了她。

  “当初你突然出现占据了我的身体,我无措之后便决定以静制动,那时候我一门心思是想将你驱逐出去的,自然也不会事事对你坦白……”

  “之后,我却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你,因为你的特殊性,我怀疑忌惮的同时却又那么的依赖你。因为你,是我完全可以信任的人。因为可以毫无保留,我就那样将自己深陷进去了。”

  豫淮安笑容有些怀念,想起了这几个月两人之间的相处。

  除了他那些不为人知的心思,他是真保持一颗真心和墨七相待的。

  “阿七,我不想骗你。当初确实为自保,对你做了隐瞒。”

  “至于之前的那些事情……”

  说起蒋寒天的事情以及他之前的那些表现,豫淮安却不难解释,“那不过是一种保护色罢了,你也晓得我的事情,世人皆以为我是病弱无能,而实际上呢?我不想外人知道太多。”

  所以,他宁愿被“算计”,也就这样将错就错下去。

  他不过是自我保护,不到万不得已,并不想暴露自己的势力和自有的能力。

  若不是因为墨七,他甚至现在还在做着一个他自我设定的角色中,平静的度过每一日。

  也因为墨七,他打破了原有设定好的一切,包括设想中的未来……

  “阿七,我喜欢你啊。”

  “很喜欢,很喜欢。”

  那样的喜欢,喜欢到了骨子里了。

  所以,他现在那样的后悔。

  “阿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看过《妃常调教之世子有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