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宠爱成瘾:萌妻不好惹 > 第127章你被挂网上了

第127章你被挂网上了

  乐果橙到病房的时候,宋章引也在,他正把妻子从床上抱起来让护士换床单,看到乐果橙进来,意外又惊喜。想要招呼她坐下,却发现除了病床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十分窘迫。

  乐果橙把鲜花和果篮往桌子上一放,摆摆手,“你专心抱好嫂子,我不用你招呼,还有什么要做的,我来!”摩拳擦掌就准备帮忙。

  宋章引赶忙说:“不用,不用,我来就好。小老板你——你洗水果吃吧。”他怎么能让老板帮着干活呢?

  床单很快换好了,宋章引小心的把妻子放在床上,又体贴的把床摇高,把枕头塞在她身后。

  宋章引的妻子陈蕾是个温柔的女人,虽然被病魔折磨的很憔悴,但依然可以看出曾经面容姣好。她朝着乐果橙笑笑,就催促老公,“我没事了,你去忙你的吧。”

  她知道自己治病的钱都是眼前这个女孩给交的,老公在她手底下做事,他为了照顾自己也没时间做事,现在小老板找过来肯定是有重要的工作。

  宋章引放下挽起的袖子,看向乐果橙,“出去说?”

  “不急。”乐果橙直接坐到了陈蕾的床边,亲切的问:“蕾姐,最近怎么样?医生说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陈蕾说:“比以前好多了,一日比一日好,医生说只要不再高烧,很快就能出院了。其实我现在就能出院,我的身体我知道,我已经好了。可他非不同意,非要再观察一个星期。要我说,瞎花这个钱干什么?”她看了老公一眼,嘴上虽嗔怪着,眼底却全是笑意。

  乐果橙咬了一口宋章引递过来的苹果,不赞同的说:“宋哥也是担心你,他的坚持是对的,还是在医院里把病彻底治好了,这样宋哥才能放心呀!至于钱,这个你完全不用担心,宋哥能力卓越,还能赚不到你看病的钱吗?”

  陈蕾饱含感情的看着老公,嘴角是暖暖的笑,转头的对乐果橙说:“其实,我知道多亏感激了你,我们家章引——”她眼眶一红,哽噎起来。

  这没遇到小老板之前,偶尔清醒的时候她看到老公充血而疲惫的眼睛,沉重的医疗费把她玉树临风的老公折磨的头发都掉的稀疏了,她真的都准备放弃治疗了。

  幸好他们运气不错,遇到了个心肠好的姑娘。这一辈子她都感激她,不是她为她支付大额医疗费救了她的命,而是感激她拉了老公一把。

  “哎呀,蕾姐,你可别伤心。”乐果橙手忙脚乱的安慰她,“是你老公优秀,我还要仰仗他帮我赚钱呢。等以后宋哥身价高了,你别让宋哥把我撇开就行。”

  “不会,绝对不会,小老板你放心,这一辈子我们家章引都帮你做事。他要是敢忘恩负义,我打断他的腿。”门口传了一个斩钉截铁地声音,是宋章引的老父宋威,他拄着拐杖来看儿子和儿媳。

  “宋二伯,你恢复的这么好呀!”乐果橙很惊喜的站起来。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一个多月,宋二伯就已经能走动了,虽然是架着双拐,也很难得了。

  宋威不以为意,“好医好药用着,天天大骨头汤补着,能不好吗?”顿了下,无比感激的说:“小老板,要不是你,我们家章引就毁了,你救了他就是救了我们全家。我们老宋家从来没有忘恩负义的人,无论将来怎样,章引都不会对不起你。”

  宋章引和妻子也跟着点头。

  乐果橙眨眨眼睛,惊喜极了,“那真是太好了,宋哥将来是投资鬼才,我赚到了。”哎呀,真好,赚大发了。有未来的黄金投资人在手,她后半辈子可以躺赢了。

  啦啦啦,好高兴呀!

  看着乐果橙高兴的样子,宋章引却苦笑。投资鬼才?小老板还真看得起他!有时他都忍不住怀疑,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小老板到底哪来的自信?

  乐果橙和宋章引到外面说话,宋章引汇报了最近的工作进展,乐果橙点头,予以肯定,果然不愧是未来的高端人才,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信达的底子摸清楚了。

  她一抬头就见宋章引欲言又止一脸纠结的样子,不由好奇的问:“怎么了?”

  宋章引迟疑了一下,才开口说:“最近信达老总深陷丑闻,处境不大妙,股票大跌。是不是——”他的意思是要不要伸手帮一帮,他别的本事没有,朋友还是有几个的,帮着查个人什么的还是行的。

  “不用管。”幕后的主使就是她,她巴不得她爸焦头烂额呢。“你说信达的股票大跌?”

  见宋章引点头,乐果橙作出了一个决定,“买进,大量买进信达的股份!回去我就给你打钱,能买多少是多少。”

  宋章引被这操作弄蒙了,不过他聪明的没有多说什么,此时他也意识到了小老板怕是和家里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不好。

  下午,乐果橙很高兴的去了学校,一进学校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同学似乎都在偷偷的打量她,她一看过去,他们又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乐果橙拿出手机照了照,又低头看了看衣服,没有什么不妥呀,难道是今天她特别漂亮?

  嗯,肯定是的!不过这些同学也真是的,到现在才发现她长得好看,也太迟钝了吧!不过她不介意哒,谁让她人美心善呢。

  乐果橙来到班上,立刻就被围住了,“靠,乐果橙,你怎么现在才来呀?”

  乐果橙一愣,“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数学随堂测试太难,全军覆没了?”她记得上午有一节数学课,近来数学老师最喜欢随堂小测试了,考好了不表扬,考差了得挨批,数学老师口才极佳,能批的你怀疑人生。

  “切,那都是毛毛雨啦!”胡亮拍着桌子,“乐果橙,你还不知道啊?出大事了?”一副神秘又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什么大事?”她不就请了半天假么,能出什么大事?关键是她也没做什么呀!

  “你被挂了!”胡亮眉飞色舞说,“你被挂网上了。”

  乐果橙又是一愣,随后很高兴的问:“谁这么有眼光呀?我是不是被评为一中的校花了?”她就说怎么那么多同学偷偷看她,果然是因为她漂亮。

  胡亮一噎,看着乐果橙跟看外星人似的,“不是,有人在网上发帖子说你被富豪包养,品行不堪!”

  乐果橙张了张嘴,然后迅速出腿,踢了胡亮一下。胡亮喊冤,“你踢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挂你的。”

  乐果橙给他一个大白眼,森森的问:“我被挂你就这么高兴?嗯?”还同班同学呢,这不是欠揍吗?

  “哪有?”胡亮大声反驳,脸上却有些心虚,他承认他是有那么点看热闹的心理,但只是一丢丢,他还是很担心乐果橙的。“我是对你有信心,相信你绝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呀?”乐果橙斜他。

  胡亮刚想点头,对上乐果橙不善的眼神,果断摇头,“不用,不用!”

  “果橙,胡亮说得对,我们都不相信,网上都是乱写的。”袁艺等人也挤了过来。

  其他人跟着附和,“对,我们都相信你!”

  乐果橙露出微笑,“谢谢大家对我这么有信心,不过谁来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她就半天没到学校,怎么就被富豪包养,品行不堪了?难道她和姜别哥哥在一起被人看到了?

  可是,凭什么是她被包养,而不是她包养姜别呢?

  乐果橙表示她很气!

  大家七嘴八舌,乐果橙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并且还找到了那个帖子。标题是:惊悚,一中女学霸被富豪包养!括号,有图有真相!

  楼主自称是一名一中的学生,帖子很简单,就平铺直叙了自己在校门口的所见,感慨了一下豪车,感慨了一下女学霸上了豪车,最后再感慨一下社会风气是怎么了,他最崇拜的女学霸居然是这样的人,他表示十分失望。

  他虽然没有直接说女学霸被富豪包养,但言词之间都是暗示

  帖子中也没有出现乐果橙的名字,然后一中女学霸的称谓,再加上清晰的照片,只要认识乐果橙的人都知道说的是谁。

  看到那几张照片的时候,乐果橙就笑了。这不是谢文颖和他的豪车吗?很豪吗?还没有她那辆宝马车好,就这还包养她,脸呢?

  照片有好几张,每一张的主角都是她,有她走向谢文颖的,有她和谢文颖说话的,还有她弯腰往车里坐的。她的脸拍得特别清晰,反倒是谢文颖,脸被拍的模糊不清,还打上了马赛克。

  故意的,这绝对是故意的。不然以谢文颖那张堪比小鲜肉的脸,顶多就是个早恋,哪有被包养来的惊悚和吸引眼球?

  其中还有一张照片是谢文颖拉着乐果橙的,实情是她甩手要走,谢文颖拦她。放到这上面却成了暧昧不清、关系亲昵了。

  乐果橙庆幸此人只是在校门口拍拍,要是跟踪他们拍下两人一起进会所的照片,那标题就不是惊悚了,而是道德沦丧了。

  要是再有耐心一点,拍到她和姜别一起出来,那标题就该换成:一中学生沦为交际花究竟谁之过?

  只是这人到底是如他所说的有感而发,还是故意黑她呢?乐果橙觉得应该是后者,不然那文字和照片就不会那么有误导性了。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黑她?目的何在?有仇有怨,还是纯粹看她不顺眼?

  乐果橙一抬头,就看到好几双担忧的眼睛,不由笑了起来,转着手机说:“没事。包什么养?这辆车还没我那辆值钱呢,见过这么寒酸的富豪吗?再说了,我要是缺钱了,直接抱我们柔柔的大腿就行,犯得着被包养吗?”

  袁艺、陈新莹几个坐过乐果橙的豪车,知道曾柔身份的,都非常赞同的点头,“就是,就是,咱大橙子家里又不差,用得着被包养吗?我看发这个帖子的人才是品行不堪!”

  其他不知情的人听她们这么说,也隐约猜到乐果橙家里可能十分有钱,曾柔,这个不声不响的,估计家里更是十分了得。

  曾柔紧抿着唇,“这个人太坏了,果橙,我让我爸爸找人查查这个人是谁吧,让他站出来澄清事实,不然对你的影响太坏了。”

  “对,对,把他人肉出来。”其他人也都义愤填膺。

  “不用了,这么点小事还是不要麻烦曾叔叔了。”乐果橙嘴角抽了一下,让分分钟都是几百上千万的曾叔叔来管她这点小事,呵呵,她自己都觉得脸红。

  看了看满脸好奇的大家,乐果橙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照片上这个人叫谢文颖,是其他学校的学生,前不久我帮了他点忙,他昨天来找我还人情的。前前后后,加上昨天下午,我见了他——”她飞快的想了一下,“四回,我一共就见他四回。”

  “哦!”小女生们明显十分失望,她们是不相信乐果橙被包养,可照片上那帅哥虽然看不清脸,但身材超好,个头也非常高,可以预见那张脸也是非常能看的了。她们还以为是乐果橙的男朋友呢,没想到不是,好可惜哦!

  乐果橙有些好笑,“行了,收起你们满脑子的不切实际的遐想吧。”只一眼,她就知道她们想什么。真不明白这些小女生是怎么了,成天幻想些风花雪月的浪漫,见到个稍微长得好的男生就尖叫,好好学习不好吗?

  “怎么是不切实际呢?乐果橙,那个男生是不是长得超帅?光看他那个站立姿势就知道是个大帅哥了。”孙淼淼反驳。

  她边上的女生附和,“嗯,嗯,乐果橙你看你和他站在一起的画面多和谐?简直击中我的少女心。”一脸陶醉的样子。

  周丽丽弱弱的举手,“乐果橙,其实我早就想说了,有一回我看到你和一班的宋明睿说话,我都看呆了,你俩可有cp感了。”

  “我觉得她和二十班的那个秦宇泽cp感更强。”

  “我还是站照片上这位不露脸的帅哥。”

  她们七嘴八舌的争论起来,边上的男生一边摇头,一边撇嘴。肤浅,这个社会是怎么了?都冲着脸去了。还是同班同学呢,还能有点同学友爱吗?

  乐果橙啼笑皆非,这楼都歪到哪去了?

  “停停停,我跟他们都没有关系,你们可别坏我名声,我以后还得找男朋友呢。”

  得到众人的集体鄙视,“切!”

  第一节课下课,秦宇泽就皱着眉头把乐果橙给堵住了,“你跑什么?我给你发信息你没看见?”

  乐果橙甩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手机没电。”

  秦宇泽被噎得说不出话,深吸一口气,“好吧,上次算我不对,后来我不是把谢文颖的手机号码发给你了吗?”

  乐果橙斜睨他,“什么算?本来就是你不对。道歉都这么勉强,一点诚意都没有。”

  秦宇泽脸一黑,他都拉下脸来先低头了,她反倒来劲了。不过想到这段时间乐果橙不理他,他跟人打架都输三回了,要是有乐果橙在场,他肯定不会被那帮杂碎偷袭。

  “行行行,都是我的错,我给你赔礼道歉,这总行了吧小姑奶奶?”秦宇泽挫着牙,这个乐果橙真是让人又爱又恨,怎么会有这样的女生呢?

  “道歉就行了,不用喊姑奶奶,我家没你这样的后辈。”乐果橙一脸鄙夷,在他变脸之前话锋一转,“说吧,找我又是什么事?”反正没好事。

  秦宇泽这才想起正事,问:“你又得罪谁了?”

  “没呀!”乐果橙漫不经心的说。

  “那怎么网上在黑你?”

  乐果橙一怔,“你也知道了?还有你怎么知道是黑我?”

  秦宇泽哼了一声,“我眼又没瞎,照片上那人不就是谢文颖那厮吗?你和他能有什么交集,还包养?笑话死人了!他算哪门子富豪,他爸还差不多。”

  乐果橙认识谢文颖是因为他,要不是因为这个他才懒得管呢。见乐果橙微垂着头不说话,秦宇泽还以为她难过了呢,就十分义气的说:“算了,这事你就别管了,交给我吧。”然后入一阵风般离开了。

  乐果橙望着他的背影,都有些懵了。秦宇泽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乐果橙没把网上的污水当一回事,比起上辈子全网黑她,这只是毛毛雨啦!

  可是她无论是上厕所,还是去办公室,遇到的人全都异样的目光看着她,当着她的面是没说什么,她一转身就能听到她们的窃窃私语,“就是她,那就是乐果橙,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还有男生私底下打赌,赌她是不是c女。八班的男生已经和其他班的男生打过好几架了,班主任隐晦的提醒她要注意影响,甚至最后连校领导都找她了,乐果橙才意识到事情远比她以为的要严重。

  乐果橙又上网看了那个帖子,发现下面的回复已经高达十万条了,好多自称是学生家长的,言词特别激烈,嚷嚷着要乐果橙滚出一中,说这样品行恶劣的人不配做一中的学生。要说没人刻意引导那是不可能的。

  会是谁在黑她呢?查了网上的ip,是一个小网吧,特别简陋,连个摄像头都没有。

  会是她的哪个仇人呢?最近她得罪最狠的就是程雅,难道是程雅找人干的?虽然手段拙劣,但不得不说效果很好,确实恶心到她了。

  除了程雅,她还得罪了曲家,听说曲正义现在已经赋闲在家了,这仇结的不可谓不大,曲家找人盯着她也是可能的。

  除此之外她也没得罪谁了呀!这辈子她性格开朗,乐于助人,喜欢她的人可多了,谁会舍得黑她呢?

  乐果橙一路想着就回到了家,在家门口遇到正准备出门的爸爸。

  乐益民一看到这辆红色的宝马车就头疼,再加上才和老婆吵了一架,看大女儿就更没好声气了,“你还是个学生,少开这么好的车,招摇!”

  乐果橙心道:我又没把车往学校开,已经够低调了好么?看她爸手往脸上摸,她顺着他的手一看,嘿,他的额角有两道红印子,一看就知道是女人挠的。她眼睛眨了眨就明白了,在心里给她妈点了个赞。

  不容易啊,总算学会反抗了。她早就和妈妈说了,你那长指甲每个月花那么多钱保养,不用一用,留着当摆设呢。

  心情一好也就不在意她爸说什么了,“嗯,我知道,明天我就不开了。”乐果橙可乖巧了,反正他那么忙,她开不开车他也不知道。

  乐益民的脸色好看了一些,“你进去吧,爸爸公司还有工作,要加班。”顿了一下,像想起什么,打量着乐果橙,“你妈最近更年期,特别爱钻牛角尖,你,多劝劝她。”

  “好。”乐果橙依旧乖巧的样子,让乐益民很欣慰,这个大女儿有时候还是很听话的。

  乐果橙看着她爸转身上车,眼神冷了下来,忽然喊:“爸爸!”

  乐益民回头,“还有什么事?”

  乐果橙踌躇了一下,说:“前两天逛街,不小心钱包丢了,刚好遇到了你原来的那个秘书卢倩姐姐,跟她借了两百块钱,却忘了跟她要联系方式了。爸爸,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我想把钱还给她。”

  乐益民先是瞳孔一缩,随后表情才放松下来,“她都已经离职了,我怎么会有她的联系方式。这样吧,我回去让人事科查查,看能不能找到她的联系方式。我会让人给她充两百块钱的话费,你就不用管了。”

  乐果橙如释重负的样子,高兴的说:“那太好了,谢谢爸爸,这几天可把我愁坏了。卢倩姐姐真是人美心善,她的老公也超级帅,哦对了,他们还有了宝宝呢。”

  “什么,老公?”乐益民一怔,紧盯着乐果橙。

  乐果橙点头,“对呀,那天她挽着一个男人的手一起逛街,那个男人长得可好了,跟电视明星似的,和卢倩姐姐站一起就是一对金童玉女,特别般配。”她欢快的说着,都没注意到她爸的脸都黑了下来。“以前我还误会爸爸你和她有一腿,现在见到她老公,我就知道自己弄错了。”她吐了下舌头,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那是她老公的?说不定只是朋友呢?”乐益民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乐果橙就像没发现似的,还表情笃定的说:“肯定是老公啦!他对卢倩姐姐可好啦,连上个台阶都扶着她,还叫她宝宝呢。嘿嘿,我在边上听着都不好意思了。有这么爱自己的老公,难怪卢倩姐姐要辞去工作一心做贤妻良母了。”

  乐益民的脸更黑了,审视的望着乐果橙,判断着她的话的真假?

  乐果橙被看得莫名其妙,“爸爸,怎么了?我脸上有灰吗?”伸手就朝脸上摸。

  乐益民这才收回目光,“没事。你回家吧。”转身拉开车门。

  乐果橙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挥手,“爸爸再见,开车小心点。”

  目送着车子远去,乐果橙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淡去。她耸了下肩膀,瞥了瞥嘴。她都被人黑这么惨了,不黑黑别人怎么对起自己?

  他们不是真爱吗?祝他们情比金坚好了。

  乐果橙本以为会看到满脸幽怨在流泪的妈妈,在门口的时候她还纠结了一会,主要是烦,这段日子她快被妈妈的眼泪淹没了,真是够够的。

  没想到妈妈不仅没在哭,还心情很好的在涂指甲油,大红色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才跟爸爸吵过架。

  乐果橙都懵了,扭头就往外看,天也没下红雨呀!难道是打击太大不正常了?她仔细想了想,还真有这种可能。

  “妈妈,你没事吧?”乐果橙看着她妈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

  江雪头也不抬的说:“我能有什么事?”

  乐果橙又说:“我刚才在门口遇见爸爸了,他脸上有抓痕。”

  “嗯,我挠的。”江雪依然没有抬头,“我跟你爸吵架了,一生气就挠了他。”

  乐果橙心道:坏了,妈妈真的不正常了!上一回爸爸把她推倒了,她都不知道还手。现在不仅上手挠爸爸了,还一点都不忌讳,根本就不是妈妈一贯的作风。

  “妈妈,你真的没事?”乐果橙脸上浮上忧色。弟弟的自闭症还没好,妈妈要是再精神分裂了——乐果橙不敢想下去。

  江雪一抬头,就见女儿满脸纠结的样子,没好气的说:“你那是什么死样子,还不许你妈我想通的吗?”

  乐果橙依旧不能放心,“妈,你真想通了?”

  江雪点头,“不想通能怎么办?现在我和你爸见面就吵,吵得他连家都不想回了,这不是把他推给外头那个狐狸精吗?男人,都是一个德性,以前我觉得你爸爸是个例外,没想到——”她哼了两声,“他要作就作呗,总有他作不动的一天,我是他合法的妻子,他外头女人再多,那也是野的。你爸想离婚?门都没有,我拖也要拖死他。”她咬牙切齿,眼里透着恨意。

  乐果橙却松了一口气,很好,妈妈还是原来的妈妈,没有得精神分裂症变成另外一个人。

  “你这周休息不?妈带你出去购物,你那些不上档次的衣服全该扔了。你爸都这样对我了,我干吗还给他省钱?我算是看透了,我不花,留着给别的小妖精花吗?”江雪恶狠狠的说。

  “妈妈你这样想就对了。”乐果橙大力赞成,“这周末休息。”难得妈妈的觉悟这么高,她这个当女儿的怎能不捧场?就算学校不放假,她请假也要陪妈妈去买买买。

  眼珠一转,乐果橙说:“妈妈,衣服才花几个钱呀!要买就买珠宝,女人,永远缺少一套昂贵的珠宝。”

  “好,就买珠宝,什么蓝钻粉钻翡翠宝石的,咱买它个十套八套。”江雪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乐果橙忙不迭的点头,本来她还想问问程雅和乐雨菲的事,却不忍破坏妈妈此刻的好心情,就想着明天再问吧。

  乐果橙在楼下陪妈妈吃了晚饭,又一起刷了一集综艺节目,母女俩盘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笑得嘻嘻哈哈。

  就在这时,乐果橙的手机响了,她随手摸过来接通,“喂,哪位?”

  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是乐果橙吗?”

  “我是,请问你哪位?”

  “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手里有你感兴趣的东西就行了,比如网上发帖人。”

  乐果橙的表情顿时郑重起来,看了妈妈一眼,拿着手机走到外边,“哦,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我既然找上你,那自然就是真的。我不过是求财而已,骗你有什么意思?你要是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乐果橙沉默了几秒,“说出你的条件。”

  “一百万,我要一百万,钱到手,消息给你。”

  “呵,我看你是穷疯了吧?”乐果橙嗤笑一声,“一百万买你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你当我是傻子吗?再说了,我一个学生,哪里拿得出一百万?我爸妈是有,可我没打算问他们要。”

  张嘴就是一百万,还真敢开口!乐果橙翻了个白眼。

  “你不想知道谁在背后黑你吗?”

  乐果橙挑了下眉,“想呀,可你要价太高了,我付不起。算了,我心理素质好,就让他们黑去吧。”

  那头沉默了一会,“价钱可以商量。”

  “一万。”乐果橙一口把价压到最低。

  那边传来恼羞的声音,“看来你是没有诚意了。”

  乐果橙振振有词,“我很有诚意呀!你要知道这一万块钱可是我存了几个月的全部积蓄。你要是不同意我还省了呢。就让他们黑呗,反正我又不会掉块肉。”乐果橙无所谓的说,就准备挂上电话。

  “等一下。”那端飞快的喊,然后是一段电流的刺耳声音,片刻后那人才又说话,“好,一万就一万吧!带着钱到黄河北路的凌波巷,对,就是现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只许你一个人来。”然后电话就挂断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宠爱成瘾:萌妻不好惹》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