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毒妻在上 > 第344章 你叫她什么?!

第344章 你叫她什么?!

  千千小说网  ,最快更新毒妻在上最新章节!

  樊梓桑的话,铁河村的村民自然不敢不敢听,纷纷散去。

  晚上,木屋内。

  老黄头端了满满一篮子熟红薯放在桌上,搓了搓手,歉声道:“仙长,家中没什么好吃的,让您见笑了。”

  他脸上带着丝丝惭愧,眼中却还残留着惊喜之意意,听樊梓桑方才在众人面前说的话,苏漓在宗门竟然得到了峰主的赏识收为弟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有师父庇佑,苏漓日后就算没什么大成就,在修真界也足以生存。

  樊梓桑听了老黄头的话笑了笑,往日只执剑杀人的修长手掌拿起一个红薯,显得有些违和。

  “无妨,我也有多年没吃过凡人的食物,倒也有些怀念。”

  老黄头点了点头,看上去樊梓桑似乎比之前那两个仙长和善多了,可曾在宗门中生活过的他心中却是透亮,这一切都是看在苏漓的面子上。

  浅尝了一口的红薯,吃惯了灵膳的樊梓桑眉头皱了皱,转过头对苏漓二人说道:“你们两个,都去修炼吧,就算俗世灵力不足,也千万不可懈怠。”

  “是,师兄。”

  苏漓看了一眼老黄头,和金莹一起去了里屋。

  老黄头眼力不错,等到二人将门关上后,立刻躬身道:“阿漓她承蒙仙恩,不管仙长想知道什么,小人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倒是个聪明人,如此一来我也少废了许多口舌。”

  樊梓桑换了一个坐姿,看着神色紧绷的老黄头,他面容和善依旧,眯眼笑道:“无需紧张,我不过是想知道小师妹的过去,还有她的名字……”

  老黄头心知瞒不住了,立刻将之前韩风改名之事和盘托出,而后又将自己知道的有关苏漓的身世说了个清楚。

  樊梓桑听完心中恍然,“苏漓”这个名字在修真界,的确是个禁忌,不过当年那血祸发生之时,他还没出生,没有亲身经历当年的恐怖,除了遵守师父的教诲不提及这个名字外,倒无多少感觉。

  “韩师弟做的不错,小师妹能避开禁忌安稳修炼也好,不过小师妹的身世还真是……”

  樊梓桑眼中露出理解之色,任谁从小遭受亲爹的折磨,心境自然会与普通孩童不同,更何况她受到的还不是一般的伤害。

  “原来那莲花印记,是一道疤。”

  樊梓桑喃喃自语,当年自己踏入修真之前,虽说无父无母到处流浪,倒也无人故意虐待与他,小师妹出生虽父母健全,可那般待遇,还不如没有……

  “如今小师妹入师尊门下,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自以为完全了解苏漓过去的樊梓桑,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怜惜之意,旋即看向老黄头的目光更为缓和。

  “如今九州域修真界凋零,小师妹也算是千里挑一的修真天才,你于小师妹有恩,我这个当师兄的自然不能吝啬。”

  言罢,他散开灵识笼罩老黄头,探查到他身体状况后,却是微微一惊。

  此人全身气血精炼,气息通达,根本不像是凡人,反倒是即将进入蕴体期了,差的只是一个功法。

  老黄头察觉到樊梓桑的变化,连忙俯下身来,说道:“小人曾在玉虚宗当过数年的杂役,后犯了些错误被赶下山,留得一条残命,让仙长见笑了。”

  “难怪。

  樊梓桑顿时恍然,“看来你曾经达到过蕴体期巅峰,在下山时被剥夺记忆与修为,尚能维持肉身状态,倒也难得。”

  老黄头苦笑一声,他一身修为被剥夺根基大损,来铁河村的时候明明感觉体力大不如从前了,身体比一般同龄老人还要差一点,可这些年他为了苏漓,每日劳作奔波,身体状况非但没有恶化,反而越来越好了。

  这一点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可他也知道,此事不太适合对樊梓桑询问,免得节外生枝。

  “也罢,既然你有此机缘,我便重新赐你一部蕴体期功法,此法并非传自花剑宗,乃是我个人所得,若你能靠此有所建树,便是你的造化。不过,你要记住,此法只有你能修为,万万不可传给其他人,否则,你知道下场。”

  樊梓桑沉默片刻,忽然开口道。

  老黄头闻言脑袋一懵,继而欣喜若狂,二话不说跪下磕头道:“仙长大恩,黄大山谨记在心,小人对天发誓,绝不会将功法传给其他人!”

  樊梓桑微微一笑,轻轻点头,到了他这个修为,一部蕴体期心法算不得什么。

  里屋内,苏漓灵识笼罩堂屋,看到这一幕不由眉头微松,趁着回来的机会,她本就欲传给黄大山一部心法,没想到樊梓桑代劳了,倒是省去不少解释的麻烦。

  黄大山歇息后,樊梓桑看了一眼已经熟睡的苏漓二人,推开院门离开了土房。

  夜凉如水,整个铁河村都被笼罩在无声的黑暗之中,偶尔有几声狗吠传来。

  他一路直行走到铁水河旁,看着夜色中犹如墨水的河水,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小子,这条河果真有些古怪!”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从他脖间的玉牌中传出,樊梓桑突然听到,不惊反喜,连忙用灵识与那声音的主人沟通:“前辈,你醒了。”

  两百年前,他得到这枚玉牌并唤醒了其中的存在后,在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辈的指导下,不知少走了多少弯路。

  有些冷僻的宝物,就连师尊也不知,可这位前辈却能信手拈来,并能将以利用提升他的修为,他心中明白,这位神秘前辈必定出身不凡。

  他从来信奉有恩报恩,等他有朝一日修炼有成,必定为前辈寻一具合适的肉身复活前辈。

  只是近些年,前辈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不禁有些担心,前辈是否能等到他修炼有成的那一天。

  “小子,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按照我说的向东走。”

  苍老而熟悉的声音传入脑海,樊梓桑顿时回神,向前辈指点的地方行去。片刻后,樊梓桑行至铁水河的尽头,看着上方光秃秃被采摘过度的土黄色山坡,他无奈地说道:“前辈,这山上看去并无玄机,我们真要上去?”

  “停吧,古怪就就在这,蹲下来,按照我给你的法诀凝练真气。”

  樊梓桑依言照做,右手划过一个半圆,与左手合并后,身前河水上顿时映出一轮圆月般虚影,此般异象看的樊梓桑自己都不由惊奇。

  他学会这法诀也有一段时间了,但从没有哪一次会出现如此情况。

  若是苏漓此刻在这,看到这异象,必然会认出,这哪里是什么圆月虚影,分明就是……轮回镜!

  “果然,果然是此地!”

  苍老的声音忽然激动起来,“陨镜湖,消失的陨镜湖,竟然在这里……”

  樊梓桑听得云里雾里,依稀觉得“陨镜湖”三个字有些熟悉,但他平日里鲜少关注修真界的往事,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名字的来历,不由惊诧。。

  “前辈,您所说的‘陨镜湖’,莫非就是千年前上古至宝‘轮回镜’碎裂掉入的湖泊?相传陨镜湖不是扎根于虚空,无边无际,大小堪比一个九州吗?怎么会……”

  樊梓桑看着眼前一脚就能跨过去的普通小河,神色忍不住露出古怪,恐怕任谁都不会将此河与“陨镜湖”联系在一起吧。

  “轮回镜……”苍老的声音变得有些艰涩,良久才传出一声喟叹:“往事成迷,谁又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连上古至宝都能碎裂,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樊梓桑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暗留了一分心思,他从未见过前辈显露情感,可方才提及轮回镜,前辈却是那么激动……

  玉牌中,穿着灰袍的虚影抬过头,目光似乎穿过了玉牌,看到了无尽虚空。

  陨镜湖的位置不易变动,此地正上方,大约便是当年轮回镜所在的虚空,没想到千年时间,原本没有生机的地域,竟然出现了一个普通的村庄。

  毕竟是上古至宝陨落之地,此地的生灵,只消沾染一点轮回镜的气运,也足以飞黄腾达了。

  “小子,这村中应当有不少修真的好苗子,你收一些回去,交给你师门培养,说不定会出一些人杰。”

  前辈传出声音,樊梓桑闻言不由轻笑:“前辈当真神机妙算,前些日子师弟已从村中寻了两个仙缘童子接引入门,其中还有一人身具完整的灵根,另一个虽然只有七成灵根,却是天资聪慧,说不定也能踏破筑基之境,达成金丹。”

  灰袍人闻言不由哑然失笑,他所说的好苗子,可不是区区普通灵根,不过他也只是随口一句,懒得与樊梓桑细说。

  二者灵识交流间,樊梓桑往回走。

  忽然他步子一顿,停了下来,面有错愕地看着蹲坐在河边的娇小人儿。

  “苏漓师妹,你怎么在这?”

  玉牌中的苍老身影听到这这句话,霎时虚影剧震,差点维持不住身形散去,轰然之音震得樊梓桑脑袋都在发疼。

  “你……叫她什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毒妻在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看过《毒妻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