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农女很闲 > 273 元宵宴
  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再早些的时候,文程璧很知道自己这一生应该如何。

  即便他好玩,不爱埋头当书呆子,但他也燃了一颗“当大官,出人头地”的心。

  只是,在退婚一事后,一切都变了。

  他用了更多的时间,去想如何让小紫喜欢上他。

  然而,他永远都赶不上她的步伐。

  文瑾瑜的指责,他没办法反口。大齐跟大荣水火不容,虽然大荣人只是给他传了个消息,但传出去,不仅他的前途尽毁,连文家都会被他拖累。

  可,他为什么就是不甘心呢?

  “不管你现在在想什么,我劝你最好收手。你自己作死没关系,别连累了我。”文瑾瑜凉薄的声音响起,“更何况,你的事儿,连端王都知道了。他若不给你瞒着,或者稍稍再使点什么手段,你以为你能扛得住?”

  文程璧抬起眼。

  端王……

  自己跟他没有过节,他却对自己异常仇视。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是他的情敌?

  若真的是这样,他倒是不用担心他娶了小紫,是像大荣人说的那样,只为了她身上有利可图。

  只是,心真的疼的快要麻木了。

  “那你呢?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文程璧深呼吸一口气,看向文瑾瑜,“你的毒是端王治好的,所以现在就是他的人了吗?你在给端王效力?那你总该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篡位的野心?”

  话音刚落,就看文瑾瑜挑起眉头。

  篡位?

  “大荣人究竟跟你说过什么?”

  文程璧忽然有些烦躁,“他们说……说当初端王借用你的身份,是为了……”

  话不用说没那个,文瑾瑜就已经懂了他想说什么。

  为了接近穆听澜然后利用她的能耐给自己打造军队然后谋反吗?

  若真是如此,他倒会更开心点。

  只可惜。

  那是个差点放弃了自己身份的男人。

  也是让早已经蹉跎半生的他觉得自己还有点利用价值后,燃起了希望却又瞬间被之熄灭的人。

  他在明庭那里,至始至终都是一个棋子。

  好在,没了明庭,也还有其他人。

  “你也老大不小了,是非也该学着分清楚。等你会试之后,我就支会母亲,给你安排一个婚事,也能助你在邺城站稳脚跟。”

  “……”

  “萧太师是个不错的人选,至少萧家主母出了事儿,皇上也没有问责萧太师的念头,这证明他在皇上心里的根基是很深的。”

  “……”

  “所以现在不要让萧家的人看不起,赶紧搬出来。”

  “……”

  “文大人,宫里来了消息。”

  听到门外下人的话,文瑾瑜停止了教导。出去询问了一番后,回来又跟文程璧道,“别为了一个女人,毁了自己,又毁了家人。”

  看着文程璧还在犹豫的脸,文瑾瑜将他一人留在房里。

  “看好二公子,他要是想走,也不用拦他,但是要看着他回到萧府。”

  他是担心,那些大荣人又缠上来。

  “是,大人。”

  以往文瑾瑜走到哪里,都有行文跟着。他暂时回不去自己主子那里,毕竟有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

  只是最近,文瑾瑜行事,越来越避着他。

  让人摸不清头脑。

  行文看了一眼窗户纸上,文程璧透过来的身影,想了想,暗中又去了端王府。

  ……

  正月十五,明庭入宫。

  除却初一早上的请安,这几日来淳太妃还是第一次见到明庭,难免又埋怨一番。

  而见他是独自一人而来,嘴上又难免埋怨,“澜儿那个孩子,也太不稳重了些。能做我们大齐唯一的女官,那是何等荣耀?她倒好,这般不谨慎,还险些酿成了大祸。”

  “是下人的过失。”明庭淡淡道,“她身边的人,都是儿臣安排的。”

  淳太妃一噎,心知这是明庭为她开脱。但想着之前自己儿子对那女人的宝贝态度,她倒不怎么意外。叹了口气,她还不想跟儿子感到关系闹得太僵,“这都过年了,你没问过皇上,能不能放她出来?那丫头,哀家多少天都不见了,也有点想她。今晚的元宵晚宴,她能出席吗?”

  明庭没说话,但表情很明显。

  淳太妃又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她是忙些什么,才烧了工部?”

  “母妃,不是烧了工部,只是她自己所在的办公区域,着了火而已。”

  淳太妃:“……”

  “那她究竟是忙些什么?”

  “儿臣也不太清楚,大概,就是诸如千里眼之类的东西吧,她一直想要改进,也想用其他材料取代千里眼的镜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

  淳太妃眼里闪过一丝埋怨,埋怨穆听澜不懂事。

  就那么一个玩意,她是没看出来有多大的好处。

  “这赵氏出了事,萧家两个姐妹我也是不敢再见了。你父皇妃嫔不多,也没有个姐妹,哀家在这深宫里,实在是寂寞的很。好在南周公主时常进宫陪着哀家,倒是合哀家的心意。”

  明庭听罢蹙眉。

  淳太妃看了看他的脸色,“庭儿,我听说那南周公主……”

  “母妃若是无事,倒可以在众位重臣的后院里扒拉扒拉,看看有没有合适皇兄,能够做一国之母的。毕竟皇兄的年岁不小了,儿臣下个月便会大婚,倒是抢在皇兄的前面去了。”

  “……”

  这倒是真的。

  大齐该有皇后了。

  而且皇上敬重淳太妃,皇后的人选,让淳太妃帮着参谋也无可厚非。

  只是,她终归不是太后啊……

  “晚上的元宵宴倒是个不错的机会,各家的贵女都会入宫,母妃到时候不仅能帮皇兄选一位皇后,也可以再挑选几个妃嫔。”

  一提到妃嫔,淳太妃难免会想到淑妃贤妃。

  近来,皇上的后宫确实空了。

  “不是挑,是帮皇上看看而已。”淳太妃很注重这其中的差别,“不过你皇兄近日想来是政务繁多,已经很久都没有踏入后宫了。”

  “这些事,母妃多费心。”

  多说了两次,淳太妃也就不退却了,笑着点头。

  转眼便到了晚宴。

  明庭心里隐隐有几分期待。

  毕竟过了今晚,那些人的疑心也会减轻,他可以偷偷去边城看看他的小丫头。

  如此一想,他更是雀跃了起来。

  早在十三的时候,民间的花灯就挂了起来。而从十三开始,邺城也取消了夜间戒严,允许百姓逛灯三整夜,又称为“放灯”。

  辰时,元宵宴便已然开始。

  君臣之间自然是要热热闹闹一次,而那些命妇贵女,也难得再进一次皇宫。尤其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说淳太妃会借着这次元宵宴给皇上寻觅适龄女子入宫为妃甚至为后。

  一个个铆足了劲的打扮拾掇,有的恨不得干脆将自己变成一朵花,有的则觉得清水出芙蓉,端方大雅才能为后。

  以前,有萧家两姐妹在前头顶着,这后位她们哪里敢肖想?

  可谁知风云一朝起?萧家说败就败了。如今她们敢说,这萧家二女,邺城双姝,要是再有机会参加这元宵宴,她们就立刻剪了头发做姑子去!

  “怎么,大齐皇帝今晚也要选妃吗?”澹台镜对着铜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髻,漫不经心的问着她身后的使臣。

  “之前没听说,想必是一时兴起。”

  “可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暂时不知道,不过我警告你,别再妄自开口随意行动,一切都等我的指挥!”

  澹台镜停下了手,脸色亦有些沉。

  “本宫知道了。”

  有那个人的帮助,事情怎么都不会失败。

  明烨听着花公公的禀告,觉得脑瓜仁直疼。

  “什么时候说过要给朕选妃了?”

  “是后宫流传出来的消息,说是端王跟淳太妃建议的,淳太妃也跟着上了心。”

  花公公说完这句话,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明烨的神色。

  不过说实话,以皇上这年纪,确实早就该立后了,如今后宫也是空虚,不知道皇上究竟在等什么,难道不知道只有立了后,有了太子,这朝纲才会更稳固吗?

  明烨又敲了敲脑门。

  他怎会不知明庭那些话,是将自己推出来当挡箭牌?

  他可是知道,淳太妃对那南周公主还是有几分喜欢的,听说对方瞧上了明庭,她便有几分意动。

  现在一提及给自己选妃选后,南周公主的事儿就往后靠了靠。

  还真是……

  让人觉得不太爽呢……

  若说起元宵时,皇宫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当属摆放在太和殿正门前的“火树”,高二十丈有余,燃灯五万盏,是今夜最瑰丽的风景。

  不少女子围着那火树,心中默默祈愿着今晚能有些收获。

  也有人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向,就算她们入不了皇室中人的眼,但今夜进宫的,可都是世家子弟,能遇见一个合适的人,也是不错的。

  贵女如此,公子又何不风流?

  火树银花,灯烛辉煌,却不知又是谁家深闺,恋上哪家少年郎。

  明庭坐在外围,看着那一众男女,心思早就飘到了边城海域。

  也不知他的姑娘,收没收到他送过去的琉璃灯盏。而他,至少在想着她见到琉璃灯盏时脸上可能出现的表情,也能偶觉,时间过得不算太慢。

  皇宫如此,民间却只会更热闹。

  穆家挂起的花灯也是不少。

  都是端王府送来的。

  然而穆府却没有了主人。

  穆老爷子此时正坐在端王府,跟萧太师对饮。

  是明庭将他请过来的。

  毕竟穆听澜不在邺城,他不能让穆老爷子总是一个人守着一个大宅子,却没有丁点人气。

  萧太师于他而言,虽然有恨,但谁不想将日子过好,把仇恨放下呢?

  有萧太师推波助澜,赵氏的罪名已经定下,而听闻了赵氏做的那些事,穆老爷子恨的同时,也有些感叹。

  当年的事,也有他的不是。

  如果当初不是他半点不相信萧衍,拦着芳菲不同意他们二人,那芳菲是不是不会那么草率的跟了萧衍,也会在萧衍被皇上召唤回邺城的时候,跟在他身边,最起码不会有那样的误会产生。

  也不会匆匆忙忙的嫁给常靖义,为了掩饰肚子里的孩子,以至于害了她的性命,也差点拖累了穆家。

  “是晚辈的错。”萧太师哽住喉咙。

  他说不出来其他承诺,因为他离不开邺城,也不能放下现在的地位。

  “你知道错,便打起精神来!我孙女以后可是贵为王妃,虽然她有自己的本事,但终归会在身份上被人指点。老夫是没有那个本事让澜儿能够在皇家面前挺起胸膛,但是你有!”

  萧太师正了正脸色。

  这也是他不愿意离开的原因。

  否则,他更想去绥远县,去陪着芳菲。

  “至少,肯定不能让端王欺负了澜儿。”沉默片刻后,萧太师沉声。

  穆老爷子翻起眼皮看着他,他倒是不觉得端王能够欺负他孙女,但是让萧衍心里有个数,紧张起来,一心为着澜儿也算不错。

  提到穆听澜,萧太师又犹豫了半响,“澜儿和端王……”

  穆老爷子打断他的问话。

  他知道萧太师是想问听澜和端王是怎么认识的,但事实上他也一头雾水。然,甭管怎么认识的,只要听澜以后能好好的,端王能护她一世周全,那就好。

  “她从小没了娘,也没生活在我身边,所以她和端王的事儿,我知道便是知道了,没再深问,只要我孙女能快活一世,那便什么都好。”

  萧太师拿着酒杯的手,忍不住顿了一下。

  穆老爷子现在的态度,可是跟以前大相径庭。

  想必也是想到了他和芳菲的悲剧。

  不过,端王确实比他强上百倍,而澜儿的能力,也合该有个有能力的人,罩着她,为着她。

  一念及此,萧太师也不再言语,闷着头将一壶的酒都喝了个干净。

  看了眼桌上的烛火,想到宫中元宵晚宴,还有今夜萧汀兰两姐妹盛装打扮,而后才知道自己因为赵氏被拒在宫门之外后,大发脾气闹的让萧府不得安宁时,连喉咙里都是涩意。

  大概这个时候,元宵晚宴也该散了。

  元宵晚宴确实该散了。

  明庭在外围吹了一夜的冷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想着也是时候离去。

  只是对面,澹台镜窈窕婀娜的身影却往他处而来,巧笑嫣然,“王爷,这是一个人在这饮酒赏花灯?”

  ------题外话------

  强推好友PK文《妃撩不可:殿下请宽衣》

  东启国四皇子最屈辱的事情,就是被强行失身。

  “本皇子千防万防,竟是没算到你竟然爬床!”

  那晚,聂仙霸王硬上弓,爬了姬风冥的床。

  ——

  “本妃可是在凝香阁待过五年的女人,房中之术岂是你们这群小妖精可以比的?”

  那天,姬风冥选侧妃,聂仙吓走了一众“小妖精”。

  ——

  “姬风冥,你记住了,我姓聂,千万记得防着点儿,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一天,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那天,聂仙煞有其事地警告姬风冥,却被一句“戒不掉了”,搅乱了心神。

  【此文身心干净,1V1,甜宠为主,小虐怡情,敬请观看!】

看过《农女很闲》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