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光暗天使 > 第五百三十四章 神农药草

第五百三十四章 神农药草

  “嘶,如此盎然的生机!这难道便就是传说中的神农药草?”此刻见得佛页身上绿光升起,闵连衣也是不住的浮现出不可思议之色,此刻他也是猜测着佛页身上可能也是有着神农药草的存在。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爷爷,什么是神农药草啊?”此刻闵芊儿眼中浮现出丝丝的疑惑之色,但是却是慎重无匹,她也是能够明白,能够让得一个已死之人也是重新焕发生机,那么闵连衣口中的神农药草定然也是不一般。

  “相传神农药草乃是上古神农亲自培育的药草,每一株皆是有着生死人肉白骨的作用,哪怕就算是天大的伤势,就算是身首分离,只要有着一株神农药草便就是能够彻底的治好!昔日我曾闯入过一片古迹,其中便是有着一株神农药草,当时便是引得各方的垂涎,最后我也是侥幸得到一片叶子,却是让得我在得后来的一场大战之中扭转局势!”此刻闵连衣眼中也是不住的浮现出几分垂涎之色,昔日他也是曾经得到过一片神农药草的叶子,便是让其也是足以扭转一场战斗的局势,如今佛页却是足足有着一株,那么能够让得佛页恢复到如此的程度,当真也是不敢想象。

  “神农药草!是那位大人赐下来的神农药草!小子!你死定了!”此刻见得佛页身上有着绿光浮现,在场的三位战帝强者皆是不住的眼前一亮,他们皆是能够明白佛页此刻也是动用了何物,也是不住阴测测的笑道,他们能够明白,动用了神农药草的佛页此刻已然立于不败之地了。

  “咳咳咳,失算了!”此刻季承口中咳血,刚刚的一战让其也是受伤不轻,但是此刻也是带着几分忌惮的看向佛页,他也是自然听说过神农药草的能为,心中此刻也是能够明白,动用了神农药草的佛页,此刻也是已然立于先天不败的程度了,恐怕若是继续下去,那么其也是将会有着一场硬仗要打。

  “想不到你的能为居然也是如此的强大,居然也是逼得我动用了当初我师尊打入我体内的神农药草!这么多年过去了,我都是已然忘记了我体内还是存在一株神农药草的存在,想不到今日居然被得你也是逼得自动浮现了!”此刻佛页目光淡漠非常,眼中杀伐之气收敛,却是浩光大做,宛若一尊得道佛者一般,但是此刻季承却是能够察觉到,佛页此刻身上的气息却是要比得之前危险三成不止。

  “啧,又是一个拼爹的货!”此刻季承面色铁青无比,他也是未曾想过佛页体内也是有着一道神农药草,而且如今神农药草也是不断的挥发,恐怕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内,自己无论如何击伤或者击杀佛页,其也是能够立于不死的境地,而这一段时间,却是足以将得整场比赛也是彻底的结束,这也是让得季承感到愤恨非常,昔日佛页的师尊在其身上也是打入一道神农药草,而其也是差点也是忘记了此物的存在,这也是不由让得季承一口老血都是要咳出来,心中也是暗自抱怨着佛页乃是一个靠爹的货。

  “不管你怎么说,今日的你也是必死无疑,有着神农药草的庇护,那么便就是代表着我起码也是有着十次的性命,除非你也是能够斩杀我十次,否则的话,你也是完全没有丝毫的机会!”此刻佛页冷笑,却是见得其体内绿光也是缓缓的消逝,显然也是已然恢复了伤势,除却面色有着几分苍白之外,其余也是没有丝毫的大碍。

  “干!居然还能如此!”见得佛页如此的模样,纵然季承如何的淡定,此刻也是忍不住的破口大骂了,不仅仅只是能够恢复伤势那般的简单,而且更是能够将得佛页恢复了之后还是保留自身的药性,留待日后使用,这也是让得季承感到愤恨不已,这也是让得其原本打算拖延时间的心思彻底的捏得粉碎,也是同样让其彻底的明白,此刻若是想要战胜佛页,那么也就是必须要彻底的将其斩杀十次,也就是相当于与着十个佛页对战,单单一个佛页便是让得季承感到棘手非常了,如今却是一下子要对付十个,这如何也是能够让得季承淡定。

  “一战吧,今日这便就是你的报应,为得向菩提与着象毕波罗偿命吧!”佛页体内佛光大作,眼眸开阖之间,却是见得其右手高举,而后也是猛然降下,顿时便是见得从着高空之上有着一只金色的手掌浮现,猛然压向季承。

  “来吧!”此刻季承嘴角有着血液咳出,但是眼中依然不见得丝毫的惧色,猛然看向压向自己的金色手掌,身上金光大作,却是见得两道金色真龙窜天而出,袭向金色手掌顿时也是将得金色手掌击碎,化作漫天佛光。

  “爷爷!你快点出手相助,否则季承也是绝对不是拥有着神农药草相助佛页的对手的!你快点出手啊!”此刻见得季承已然没有打算退下,闵芊儿眼中此刻也是着急非常,眼中有着眼泪流出,希望闵连衣能够出手相助,她也是能够有着,此刻有着神农药草相助的佛页也是完全无需惧怕受伤,季承也是完全不会是其的对手,甚至也是会死。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我无能为力,若是今日我将其救下,那么日后的他也不过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而其这一辈子也是将会留在这里阴影之中!”此刻闵连衣双手也是嵌入血肉之中,丝丝鲜血也是流出,牙齿也是紧咬着自己的嘴唇,也是从着牙缝之内逼出如此的话语出来,他也是能够明白,季承此刻也是未曾退走,那么便是打算以着性命一战了,若是此刻出手相助,那么就算是自己将得季承救下,那么季承接下来的一辈子也是将会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一辈子也是留在这个阴影之中,这也是要比得杀了季承也是更为的难过。

  “可是。。。他会死的啊!”此刻闵芊儿也是不住的对着闵连衣说道,其此刻也是已然泪眼婆娑了,她不懂这些东西,在得她的心中,活着永远也是要比得什么更为的重要。

  “看着吧,有些东西也是要比得活着更为的重要!”此刻闵连衣也是从着牙关里面发声,却是对着闵芊儿说道,此刻其也是强行的忍耐住了自己想要营救季承的冲动,也是对着闵芊儿说道,他也是能够明白,在得有些人的眼中,这个世间也是有着很多的事情要比得活着更为的重要。

  其实其的心中也是同样不希望季承如此,季承的身份在的其的心中也是十分的特殊,不仅乃是自己的准孙女婿这般的简单,更乃是自己当年好友战凌霄的传人,而且见得季承如此,闵连衣也是宛若见到了当初的战凌霄一般,心中也是有着一种想要将得季承救下的冲动,但是却是被得其硬生生的抑制住了,他也是能够明白,若是今日当真将得季承救下,那么恐怕日后的季承就算是活着也是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一般,这也是季承自己的选择,他也是没有办法干预。

  “选择如此的一条道路,你当真也是不智!现在给你一个机会,离开此地,那么便是还有着一条生路!”见得季承如此,佛页的眼中也是不见得丝毫的高兴,他此刻也是感觉得到自己似乎也是招惹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存在,更是不带着丝毫情感的也是对着季承说道,眼中却是浮现出丝丝的残忍之色,他也是能够明白,此刻若是让得季承离开,定然也是要比得杀了季承更为的难受。

  “佛者那可笑而又无聊的慈悲我可是不需要,既然决定了一战,那么季承必然也是不会有着丝毫的退缩!来吧!”季承眼中浮现出丝丝的疯狂之色,披头散发,宛若一个真正的疯子一般,从得他也是未曾打算立刻退走之后,他便是已然准备的全力一搏了。

  季承从着出世以来便是一直以着性命相搏,也正是这一场场的对战也是已然养成季承从不畏战的性格,也正是因为如此,季承也是才是不能够退让分毫,因为他也是能够明白,此刻若是退走了,那么无论事后如何的安慰自己,自己的心中总是会留下一道阴影,一道自己畏战的阴影,日后若是与人对战,那么恐怕便就是会未战先怯。

  这乃是季承自己所选择的道路,他也是必需贯彻到底,否则一但也是退走,那么便是要比得杀了他也是更为的难受,此刻的季承不见得丝毫的惧色,纵然此刻身上伤势严重非常,但是其的眼中却是不见得丝毫的惧色。

  他也是坚信着自己也是能够胜利,从前也是能够如此,那么日后便是同样能够如此,这便是季承的道,一条永往无悔的道路,从来也是不会回头的道路。

  “痴愚啊!”

  见得季承如此坚定的眼神,佛页的眼中浮现出丝丝的无奈之色,随后便是见得其体内佛光大作,体内元力也是涌动,更是右手此刻高举,顿时便是见得无数金色手掌也是猛然向着季承压下。

看过《光暗天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