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永镇八荒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神郃求救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神郃求救

  神郃决定了,他要好好地杀一杀这股歪风邪气,让天地重新恢复清明。

  于是他就向陈溪等人杀去,气势汹汹,犹如蛟龙出海。他觉得以自己的战斗力干掉这些令人心烦的人族血食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但世间有一个很遭人讨厌的词汇,叫‘想得美’。

  神郃就是想得太美,他甫一交手就发现不对,因为他竟然被陈溪等人缠住,左支右绌,就像一头凶猛的森林之王一头扎进了陷阱。虽然这个陷阱不会直接要了他的命,却在一直放着他的血。

  这就很蛋疼,就算自己血厚,也搁不住这样磨啊。神郃有些恼怒,他使用的招数越来越凌厉,到最后甚至开始使用有些压箱底的大招。

  但然并卵。

  陈溪等人结成的鸳鸯阵把神郃克制的死死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克制显得越发明显。

  神郃最后没办法,只得搬救兵,他对着长芦山战团高喊,“长芦山,出击!”

  按照本意,他是不想让长芦山战团动手的,毕竟这样会显得自己很无能。但如果不喊长芦山的话,那他估计很快就会被陈溪等人打的没命。

  所以,丢面就丢面吧,总比丢命强。

  长芦山战团不愧是神族的精锐战团,动如山岳倾倒,威势滔滔。

  “敲他妈!竟然以多打少,欺负人!弟兄们,我们上!”一名人族武者完全不顾陈溪等人围着神郃一个人的事实,悍然不要脸地准备团战。

  他的不要脸遭到了其他不要脸人族武者的附和,“就是,竟然敢以多欺少,真当我们人族是吃素的不成?怼他们!”

  “我呸!狗屁的神族,亏我以前还认为他们是高傲种族,不会做这种以众击寡的时候,但是我瞎了眼,今天我就要把神族的眼睛全部挖出来,以弥补我心灵上的伤害。”

  “我也呸!能要点逼脸吗?还弥补你心灵上的伤害,我看你是想要神族的眼珠吧?听说鸱夷子皮最近在重金收购神族的眼珠?”

  “哎呦,还有这事,那看来一会我要注意了,不能逮着神族的眼珠造。”

  “都闭嘴吧,赶紧想想结什么阵,怼死神族这群龟儿子!”

  “我觉得锋矢之阵比较好,直接凿穿神族的战阵,虐死他们。”

  “我觉得雁形阵不错啊。”

  “说雁形阵的出来,我们聊聊。”

  “照我看还是鱼鳞阵。”

  “哪这么多废话,不管什么阵,先来一波远程打击!木祭酒大军出击可都是弩箭开道,一波箭雨下去,绝对让敌人喊爸爸。”

  ……

  这些人族武者虽然议论起来很不靠谱,但执行起来却很凌厉,在射出第一波箭雨的时候,他们之间的配合还有些生涩,但当第二波箭雨腾飞,他们已经有了团队的影子。

  在箭雨阻敌杀敌的同时,这些人族武者结成了偏向攻击的锋矢阵,狠狠  地向着神族的队伍凿去。

  “轰!”人族队伍跟长芦山战团碰撞在一起,一时间鲜血纷飞,闷哼阵阵。

  “变阵!变阵!鸳鸯阵!”

  “好嘞!弄死这群龟儿子!”

  ……

  当以锋矢之阵凿入神族的队形后,人族这边开始变阵,变成跟陈溪他们所用的阵法相同,鸳鸯阵。这是专门为贴身厮杀准备的战阵,这个战阵自讲武系流出后,便席卷了整个蛮荒,深受众多武者的喜爱。

  按理说,人族武者应该是打不过训练有素的长芦山战团的,但战阵的优势很大抵消了双方的差距。

  不断有长芦山的神族士兵倒下,感知到现场的战局,神郃的心都在滴血。这些士兵随他破关百余所都没有折损,却牺牲在这里。

  但神郃没有考虑到的是,他们破袭数百人族关隘大多都是偷袭,而且很大一部分还是里应外合,残酷的贴身厮杀几乎没有发生,所以他麾下的士兵才保持完整。

  但现在不一样,贴身厮杀最易出现伤亡。一个士兵就算再厉害,但当他遭遇大规模的贴身战时,也无法保证自己百分百地能存活下来。

  长芦山战团这边的神族出现伤亡,而人族武者那边的伤亡就更加严重,几乎是几十个人族武者才能换一个神族。

  但这个极为夸张的战损比并没有让人族武者畏惧,反而激起了他们无边的豪情。

  因为如果放在以前,他们遇到长芦山这样的战团,那绝对会撞个头破血流,就算全部牺牲,也不见得能对其造成丝毫的危害。

  但现在他们虽然牺牲颇多,但战果也颇丰。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木祭酒吟的好诗!

  当然,如果木森在这肯定会感到羞愧,抱歉,这是我抄的,但我的心是真的。

  “人族不一样了啊。”有观战的百族武者叹息道。

  这声叹息得到了无数声叹息应和,“是啊,以前我们猎杀人族武者的时候,他们虽然武勇,但大多都是一盘散沙。但在看看他们现在……唉,我不畏惧独行的猛虎,但惧怕群居的野狼。”

  “如果要让人族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我百族灭族之祸指日可待!”

  “百族联盟到底行不行?为何还没有破解人族的诸多战阵?!等他们破解再传教给我们,黄花菜都成熟了好几季!”

  “你以为这些战阵那么容易被破解?人族跟我们百族的生命形态都不一样,很多他们能用的战阵以及兵法,我们压根连模仿都不能模仿,百族联盟也难做啊。”

  “可这样也不是办法,我们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吧?必须得想些办法,以往岁月,尤其是那些被人族称为黑暗年代的岁月,我们对人族做过什么,大家心里都应该有数,要是人族真的势大,我们这些种族有一个算一个,谁都跑不掉!”

  “没有人想跑,但现在又能怎么办?以前在边疆我们还能跟人族杀个难舍难分,但现在完全是被吊打。甚至有些区域已经沦为人族的练兵场,他们在磨练他们无缺道战团!”

  “劳资要是知道怎么办,还会在这哔哔?”

  ……

  “都别吵了,神郃向我们求救了!”

  :。:

看过《永镇八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