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日耳曼涅槃 > 第500章 海峡之夜(5)

第500章 海峡之夜(5)

  “轰!”惊天动地的爆炸再度响彻夜空,英国“廓尔喀”号驱逐舰半个船身突然被冲涌如山的狂浪吞噬,赤红色炫光如烈阳绽放。满载排水量超过3千吨的军舰猛地被向上弹起1米有余,大量金属碎片如暴风雨般飞射到军舰的另一面。

  少顷,伴随着钢梁断裂的刺耳“吱嘎”声响,旁边战舰上的水兵惊恐地看到牧羊人号船体正在从中间迅速断裂。不到1分钟,整条船就在一阵旋涡当中彻底消失在了海面上,连同上面人员存在过的痕迹都被抹杀得干干净净!

  “是鱼雷!注意海面上的鱼雷!”经验丰富的军官反应过来,纷纷大声怒吼提醒水兵们警戒。然而他们的内心都充满了震骇,双目圆睁,兀自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德国人的鱼雷威力未免也太大了罢,竟然能把部族级大型驱逐舰拦腰炸断!结合刚才纽卡斯尔号轻巡中雷后的现象,对方的鱼雷口径估计至少有700毫米,甚至更大都未可知。驱逐舰一旦被命中,甚至没有成员逃生的机会!

  在鱼雷带来的巨大威胁面前,承担二线工作的英国水兵们再不敢藏在船舱内,以躲避弹片和水浪的洗礼。他们纷纷穿着救生衣跑到船舷,瞪大眼睛搜索附近海面有无白色水线。漆黑的夜幕下,探照灯余晖把海面映成略显黯淡的蓝紫色,不断有水柱腾空冲起,大浪倾摇,似乎和正常炮战的情况一般无二。

  英国二等水兵斯科特左手抚胸,深吸了一口带有硝烟味的冰冷空气,片刻过后,那颗砰砰剧跳的心脏才逐步恢复了下去。刚才爆炸的景象实在太过恐怖了,数百人连同军舰转瞬间就被海洋吞噬;即使他在战斗打响前刚刚被长官激励得热血沸腾,现在心里也充满了后怕之情。所幸的是,敌方鱼雷击沉的是队友而不是自己,目前“莫霍克”号驱逐舰周围海面颜色纯净,并没有噩梦似的白线出现。

  “等等,那是什么?”斯科特双目扫望,余光忽然发现130方向的波浪下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即逝。他心脏猛地一跳,赶忙凝神往那个方向看去。作为曾经在赌场里混迹的熟手,斯科特常常利用一些不起眼的玻璃或金属制品反光偷看作弊,对自己的视力有十足的信心。斯科特确信自己绝没有看花眼,只是还不确定刚才水中闪过的物体是友舰的残片,还是致命的鱼雷?

  冷风呼号,浪花翻舞纷飞,当目标区域的波峰卷过之后,斯科特终于看到了几秒钟前他错过的东西。一条淡不可察的细白水纹宛如旗鱼穿梭,以远超军舰的速度电掣疾驰,而在它即将经过的航道上,莫霍克号还有不到300米就要相遇!

  “鱼雷!130方向发现鱼雷,快打右满舵!”斯科特目眦欲裂,声嘶力竭地疯狂大吼示警。然而遗憾的是,能拥有像他一样鹰锐眼神的人寥寥无几。在斯科特焦急的几乎是绝望的手指下,慌乱的军舰大副又瞪着眼睛在海面上找了七八秒钟,等到后者确定情况急打方向舵时,最终的结果已无法避免……

  “雷击分队的一群废物!他们难道都是瞎子么?”看到前方海面再度升起一根擎天巨柱,胡德号舰长科尔再也无法控制愤怒之情,摔下望远镜厉声怒骂道。根据正常的剧本,4艘万吨轻巡应该像尖刀劈开黄油似的横扫德国护卫舰群,把那些德国人用奇技淫巧造出来的非主流轻型船只全部送进海底。即使她们防不住德国巡洋舰的210毫米炮弹,最多也就有2艘被击穿核心舱大破,假如出现弹药库殉爆的情况则最多只会有1出,再不会像她们的前辈那样被接连放炮仗。

  要知道,自打在日德兰海战沉了三艘战巡,英国海军就把保护主炮发射药的安全作为军舰防御的重中之重。主发射药舱是独立的防御单元,再不会因为其它部位的着火而被轻松引爆。如果敌方炮弹能在一艘偌大的军舰上,准确砸中位于水下最深处的发射药舱,并且穿透装甲成功起爆,这本身就是一件概率极低的事!

  因此,对于己方万吨轻巡的夜间近战能力,科尔是抱有绝对的信心,就等她们杀透防线之后,给孤立无援的德国战列舰来一波致命的雷击了。然而现在己方舰队却先吃了一波德国人的鱼雷,四庭柱之一的纽卡斯尔号热身都还没完成就先断折沉没,和另外2艘驱逐舰一道都成了深海亡魂。此次英国舰队带出的驱逐舰本就不多,不久前为了追赶德国航母,又分出了2艘。现在这些携带重雷装的小家伙们只剩12艘了,倘若数量再继续减少,雷击作战将变得再难成功!

  托维紧紧抿着嘴唇,内心涌动着强烈的震动与自责。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在战前制定计划时忽略掉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德国人的鱼雷航迹十分隐蔽,在夜间战斗时几乎不可能被发现,足以成为致己方军舰于死地的决定性利器。

  由于英国本土舰队早早就在德国舰载机的打击下失势龟缩港内,再加上大西洋中航行的船只又全部改挂了美国旗,英国舰艇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遭到对手的鱼雷攻击了。虽然战争前期曾有过不止一份的关于德国鱼雷的异常报告,但在大局全盘崩坏、四处都要绞尽脑汁堵漏弥补的逆境面前,这点“小麻烦”很快就被焦头烂额的海军部官员放在了旁边,没有再去深究理会。即使是托维,也在满脑子想着该如何截击德国航母的谋划中将其忽略了。而刚才的爆炸就是巨大的代价!

  “虽然鱼雷航迹在夜间难以发现,但想要如白天一般做到精确的火控演算,也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吧?”处变的托维很快冷静下来,迅速思索道。当年他自己也是驱逐舰长,对鱼雷火控绝对不算外行,虽然现在距离日德兰海战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托维明白各国的鱼雷火控设备并未有大的革新,本质上依旧是当年的那一套。至于说德国人有可能秘密研发出了能在夜间精确测定参数的设备,那也该自己沉沙折戟;但关键之处在于,现在英国舰队已经没有退路了。

  “火控室报告敌战列舰距离!”思绪已定的托维蓦地大吼道。通话筒内沉寂了片刻,很快枪炮官便向他报出了数据:雷达探测敌舰大约在10千米外,测距仪则由于缺乏光源,误差极大。托维默默估算着双方的航迹,然后下达了战斗命令:本队右转3个罗经点,6分钟后航向回正,然后打开探照灯全力射击。

  “英国人这是要拼命了。”得到雷达室传来的反馈,卡尔斯瞬间洞悉了其意图。英国舰队骤然向自己靠拢,其目的必然是要拉近距离刺刀见红;而十分钟前他们还在很谨慎的保持着距离,想要先等雷击舰队建功,用鱼雷先洗自己一波之后再动用炮火。这个时候,留给德国战列舰本队的选择唯有接战。如果卡尔斯也向右转拉开距离,英国舰队就能顺势撵上前方德国护卫舰群的尾巴,配合其雷击舰群将德国护卫舰艇一口吞掉。到那时,唇亡齿寒的战列舰队也绝对无法独善其身。

  想到即将爆发的战斗,卡尔斯心中首次浮现出了一丝芒刺在背的感觉。根据场上的局势,英国主力舰与自己交火的距离不会超过8千米,这是自从有了雷达之后,所有德国指挥官都没有想象过的极近数字。俾斯麦级原本坚逾山岳的装甲将变得不再可靠,核心舱首次面临被捅穿的巨大威胁。

  然而很快的,卡尔斯就因为自己的怯懦念头而笑了起来。看着司令塔内战意旺盛,摩拳擦掌的林德曼及众名军官,他的些许负面情绪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自己真是在安逸的环境里享受太久了,居然连战斗的危险都有些不敢坦然面对;论火力,己方战列舰拥有绝对优势,在这个拳击擂台上倒下的只可能是对手!

  伴随着一道明码电报命令发出,俾斯麦号左舷灯光陡然打开,经过几秒钟调整后,对方的淡杳轮廓便在海面上浮现了出来。虽然英国重巡同样是4个炮塔,但德国人对胡德号实在太过熟悉:只在瞬间就认出对方打头的是一艘重巡,后面那条双烟囱大舰才是目标。不到20秒钟,首轮三发炮弹从俾斯麦号后部炮塔爆射飞出,霎时间海面巨浪接连腾空,其声势竟似不弱于先前的鱼雷爆炸!

  面对德舰的率先开火,英国舰队立即以最猛烈的灯光和炮吼予以了回应。他们的炮火分配十分有序:德文郡号重巡与胡德号攻击俾斯麦号,伦敦号重巡与声望号攻击提尔皮茨号,诺福克号和多塞克郡号2艘重巡则对抗施佩号。由于距离较近,双方战舰的副炮也都加入到了射击当中,海面上顿时水柱四起,战斗也很快就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日耳曼涅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