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窥情:官心计最新章节列表

窥情:官心计

作  者:宦海一明灯

动  作:加入书架, 直达底部

最后更新:2018-08-02 14:19:25

最新章节:结束了

  我,张子健草根,遇到美女上司后,久未升迁的仕途,有了转机,开启了一条另类的升迁之路。

  光明与黑暗,阴谋与爱情,权谋与博弈,阴谋和阳谋,种种交织,悲欢离合,旖旎风情,伴随着一条等级森严,义务与权力挂钩的官场之路。

  一路走来浮浮沉沉,一路走来筚路蓝缕,莫道不消魂,唯有官场红颜陪伴,莫道不伤人,唯有仕途官心计……
给喜欢的小说评分:
《窥情:官心计》最新章节(提示:已启用缓存技术,最新章节可能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即可实时查看。)
结束了
猜想(下)
猜想(上)
叛国(下)
叛国(上)
子不识火(下)
子不识火(中)
子不识火(上)
调动(下)
调动(上)
联合办案(下)
联合办案(中)
《窥情:官心计》作品目录
我的郁闷
新领导上任
东家之子
柳处长的来头
美女的手段
摆脱困局
又被抓了
扶贫下乡
咄咄怪事
粉红的小可爱
耳鬓厮磨
回家
巧遇李部长
略施小计
手机和传呼机
请客
卫生间
郁闷
官场上的聪明
笔试和牛排
二十一章 周书记的问题
风云突变
一连串的打击
坏运气组团来的
我要坚强
我是棋子
怎么办?
岳母和小舅子的逼宫
小秦的对不起
病房闹事
正职和副职
小秦的心机
做事留有余地
男人是药渣?
送礼的学问
鬼心眼
让你骗我!
没有一个窝
扯的蛋疼
就喝红酒
准备下乡
再见吴妍
市委书记的秘书
第一次,市委常委会
征文一等奖
神使鬼差
市长李青山
美女小裴
荤笑话
其乐无穷
带问号的主任
那啥,老灯有几句心里话要说
市长请吃饭
三女同遇
她嫌热
一进江北厂
二进江北厂
周艳萍其人
我的老贝叔
官场的自我
左边,还是右边?
困恼
利益关系
长存敬畏之心
距离层面差远了
毒辣的一箭数雕
谣言并不止于智者
更高的全局意识
永远不要低估你的敌人
我不陪你们玩了
义之所在
老贝叔的后事
调查结果不利
站队的问题
小裴的腿
迷失在陵园
是她救了我?
艳变
冷雨夜
小囡囡被绑架了
向左向右?
上下级的关系
谁救谁?
民心可用
硬把鸳鸯配
我的老父亲
好人,轻一点,疼!
转机
政治不成熟
提前贺喜
电梯挺挤
一耳光五万
人脉网
走马上任
郑建强的小圈子
郑建国的软刀子
沉下去
我很质朴!?
我没有背叛,可是……
李青山的胸怀
书房的阴谋
再遇一生缘
进党组的纠结
第一次参加党组会
事情原委
男人哭
走,兄弟陪你爽
我是陈世美?
一条白金手链
搞清楚
熟悉的号码
切莫出卖自己的良心
命运?社会?!!
领导小组
少妇小蒋
把我身体唤醒
是个男孩
取舍之道 上
取舍之道 中
取舍之道 下
冬夜的奔跑
你考虑我的感受吗?
你要和谁看桃花
人生还真特么的有趣
服从规则
乌龙的相亲
私人会所
开门还是不开门?
制衡之道
权力变现
充实
看报和打牌
进错房间?
一路向西
救世主李菲儿
白死?不白死?
李菲儿请我娱乐
带枪闯入
救美
固守
三万英尺
雪片般的检举信
让我复婚?
何必当初!
捕鼠夹子
段位的差异
两个“曼妮”
多事之冬
不伤害亲近的人
临时导游
尽情摇摆
自污
丢面子
又见“弥勒佛”
“弥勒佛”请吃饭
人代会之前 上
人代会之前 中
人大会之前 下
人代会的变数
黑锅我来背?
你入戏了
不玩都不行
新的工作岗位
廉政户头
占便宜了
他就像普洱
猝不及防的“弹头”
宗鼎二请吃饭
老宝贝大闹老干局
治安岗
孟军的背后 上
孟军的背后 中
孟军的背后 下
领导筹备小组的花样
耿明的春天
拆迁里的猫腻
双筒猎枪
耿明“瞎了”
诸事不宜
曼妮没回来
两全其美
不是存心
成为优秀的人
冻死人了
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荣誉不代表待遇 上
荣誉不代表待遇
又到河堤
悲伤的眼神
天生警兆
老实人
堵不如疏
再见小裴
样板间
我要保护她们
小题大做
取祸之道
最后的体面
先进事迹
我吃醋了
周家千里驹
投胎是个技术活
顶级茶
你喜欢她吗?
京城的骗子
奇女子
三舅老爷和不作为
书记碰头会
耿明出事了
宗鼎的耳光
二十四小时
我的逆鳞
真的没事吗?
不能这么算
堪不破
领导的“关心”
不能脱离领导视线
我的“救赎”
小蒋的车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你不是她
楼塌了
周书记,我有个办法
我就是跳蚤
人生就像一口大锅
质检小组长
让领导看见你辛苦
小囡囡的问题
我的惩罚
做事情用心就好
离陆茗远一点
谁对?谁错?
找一个早该找的人
我的广告
遇见孟小军
对不起
太恶毒了
心如槁灰
滚,我不想见到你
自由的味道
静和柔
礼数一定要到
我的后手
我的分工
千言不如一缄
运筹帷幄
我不是病猫
再见小秦
我的弟弟
晴天霹雳
被坑亲王
上任的头一天 上
上任的头一天 中
上任的头一天 下
对得起良心
我的试探
卢广的果体游行
较量
我要赌一把
寤寐思服
宗鼎找我
我的葬礼
这是末路吗
产品不合格
曼妮的电话
愿天佑江北厂
我的盘算
开始了
人事安排
交换
前景不妙
朝前走
网舆大战
拔舌
心太软,脸皮厚
仇人来了?
两瓶洋河大曲
神逻辑
真的是千里驹?
挡人财路
一切都结束了吗?
这还有钱有钱赚?
对,一定,一定在!
事情的原委
这么难
难道你不怪我?
什么味道
就这么办吧
我的回答
我挨打了
我的秘书
陈斌的危难事
坑爹啊!
我们是门生
专利波折
别想出四九城
萧红和小裴
我痛快了,他就痛快了
审计攻关小组
官场是什么
李青山的示弱
还是原来的我?
茉莉花茶
曼妮的解惑
但愿你们能够安息
鸽鸽下面羊死了
他们有备而来
董事会
同学会
我们自己庆祝
帝王的待遇
校友会开始了
守护
美女让我请吃饭
程衙内
瞒天过海釜底抽薪
老鹰捉小鸡
暗示和快乐
我的决定
失窃的第一天
有情况
女士鞋盒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东篱庄
李青山的谈话
我还挺重要
谈亮剑
一尾灵活的鱼
三重境界
狗在哪里?
客观规律
郑华放大招了
故事,绝不是你想的那样!
到省城
初到姚春甫家
曼妮晚归
成功和开会
自导自演
大跌眼镜
来龙去脉
纷纷扰扰是三国
禽兽不如
逼宫
官场的新时代
关卿底事
花样年华?
马康健的回归
马康健走了
疑神疑鬼
草,尼玛好吗?
要我背黑锅
我不想追究
场面挺大
姚书记有请
毫无头绪
大叔,好萌!
两个人的生日
就怕领导没态度
她要跟我扯平
支离的、破碎的
我要见曼妮
一种彻心的悲凉
专利是谁的?
官场心术
心烦意乱
李青山的家宴
一年两个亿
背负骂名
执行的难度
希望是个大晴天
我把她丢了
琢磨思路
程衙内有请
头疼啊
洗澡水
我的小清人?
寂灭的悲凉
理还乱
官商
送她回家
庞进财的手段
招标会
我的心很大
一起来
李部长,行家!
你看那流星
考察团来了
相互尊重
梦一场,原来比现实还残酷
见或不见
这是我们的家
这次真的不走了?
一瓢凉水
我答应吗
好心没好报
调查组来了
请君入瓮
当狗的觉悟
多了八百万
掰腕子
又见小秦
我懂了
有心机的女人
林书记来班里了
要我参选?
往事只能回味
曹处长请吃饭
低俗小说
我上了列车
面子是自己凑上来硬丢的
创立的班刊
蹊跷
横竖一刀
城市的牛皮癣
出游
赵县长的酒
温泉
哪来滚哪去
新一期初音 上
忍不了
你会娶我吗?
我胖了
我是副组长
纪律是行动的保障
郑显道的试探
拆迁奇事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不用我管
必须弄清楚
她不能走
一群混蛋
拆迁与维权
连降大雨
消息封锁
如何处置举报信
轩然大波
缺一根线
把我看得太高了
沧海和浮云
凭空受辱
省管干部
红酥手
五字要诀
河西县
再见或永远不见
突发情况
情况复杂啊
河西县的第一天 上
河西县的第一天 下
农药厂的问题
人性化领导
有人造谣
不祥预感
我不退缩
尘埃落定
我有办法了
官场执行力
该拍卖了
伸手了
读懂的无奈
耿明来了
不要再来伤害我
县委会上的争执
相爱相杀
不对劲
新舞台
不管不问
小会议室的争吵
熟人来了
打升级
保持不变?
组织部来人
会议室的争吵
雪藏
矛盾公开化
水库告急
洪水来了
妈妈的怀抱
没钱万万不能
要钱
税款和罚款
身败名裂
总算明白了
铁矿归属
先考虑什么
形和势
那一场焰火
此地无银三百两
釜底抽薪
给个机会
跳楼了
后续
矿难
被火烧
玩火的原因
什么心
卑劣 上
卑劣 下
初见张书记
人事变动
被骗了
心中有谱
四处要钱
里边的搓搓
媚儿
老虎机
人不如旧
找不到人处理我
那一夜
裂缝
猴儿酒
死你妹,我要上厕所
狼吻
收礼
张坑人
请进来
长青道长
抓紧安排
官场和媒体
示范基地
有宝贝
差的太远了
要做文章
明白差距
律师函
爱情导师
取之予之
三幅画的真相
乡村黑社会
搞特殊
我是老大
强拆农贸市场
高晓亮一家 上
高晓亮一家 下
得添把火
天地之间有杆秤
来考核
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穷的太久了
林媚儿的心思
三杯酒
花落他家
杀人灭口
我们的疑惑
我的发展构想
到省城 上
到省城 中
到省城 下
两个女干商
床事
摊子要铺开了
哥德巴赫的猜想
这个王八蛋
果体工资
跑步进京
同学会 上
同学会 下
十八禁小说的套路
砸我家门
逼婚
周艳萍约我
一千万
关系很深
要走寻常路
同行冤家 上
同行是冤家 下
想动我?得掂量!
不速之客
白发亲娘
刀锋般的眼神
招标方案
给我的难堪
红姐,我真的没醉!
求人办事
钓鱼的心境
更是我的威风
冉柔失态
我被耍了
周友义来了
面子
胡晓莹有事
命运的岔口
不容更改
满地碎片
故弄玄虚吗?
妥协和利益
我的压力太大
看电影
憋死在窝里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香港之行 1
香港之行 2
香港之行 3
香港之行 4
香港之行 5
钵兰街
程府
TVB的风波
峰回路转
负面情绪
我的定力
林书记的劝告
官员的第一次
车祸
开车撞人不对!
生命中重要的
亲自调查
保护色下的罪恶
烫手的山芋
周友义像上官金虹
别人要穿嫁衣
吃独食
让我选择
俄罗斯轮盘赌
治病和测字
一地月光
碰“贵人”
要我当班长
我被雷了
想找你谈谈
另外有人
我的大度
懂得团结协作
归因效应
好奇心
难以磨灭的印记
友谊和敌人
有金子
吃自助火锅的境界
抓住机会
变化
我的厨艺
乡长候选人
副县长人选
放在我的手心
汽油
切入点
我被举报了
去你么的
胡说八道
败诉
配合调查
我不懂
法治和因果
优盘和一百万
我要见主考
二次考试
宵夜
鬼蜮伎俩
为民除害
斗争开始了
第四天真的来了
多住两天
辞职报告
氰化钠炼金法
上山,上山
下山,下山
落水
带我飞
周友义的目的
周友义的套子
我寻求什么
真正的阳谋
吃屎
我是第一
用心险恶
让我回去吧
同于道者
新上任
杨书记规定的
不简单
鸡蛋里挑骨头
家长作风
一叶障目
不放在眼里
恩威并施
用人手段
口子和调研
我的构想
真的让我走?
职业道德
一片混乱
衡量干部标准
危机开始了
位置、权力和敬畏
我是区长
行风评议
化解
毛纺厂的问题
躲避
再喝两瓶他也不说
认不得自己
我就不叫张子健
红色奥迪轿跑
这群王八蛋来了
我该怎么做
我看好你哟!
除了品茶,还有送茶
恐怕要出事情
我的手段
是我跟她走,还是她跟我走
其余人在哪?
现在能喝了
最坏结果考虑
买我的友谊
纳闷啊
挟恩图报
约小裴
小裴的远景规划
程家姐弟
副省长蒋宗涛
打脸
事在人为
酒会
天下大美
东风和西风
认大哥
怎么是你?
水至清则无鱼?
走马换将
政治素养和敏感性
传闻
有人跟我争
腰疼
折腾
不舍
命运的大玩笑
只有下策
省委书记到任
得之吾幸,失之吾命
胡书记的政治智慧
郑伟履职
风水和活动
政治明星
失职还是别有用心
爪子伸过来了
达摩克利斯之剑
王八蛋有进步
祸水东引
年夜饭前夕
帮我知足
太难了
小商品城
忍,变,通
土地修复开始了
“黑名单”上的人
组织部轶事
我的运作
魂断跑官路
我等着你
上柱香吧
人的小匣子
拼和博的机会?
下社区
我病了
省经济会议
祸事来了?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
两“姐妹”
领导时间
给胡书记的印象
接下来的棋才好玩
你能不能处理?
谁来负责
张婕的失态
真有不怕死的
茶清情不轻
神秘的微笑
人的两面性
有没有信心?
脚丫子
和事佬
有人赏识我
走,赶紧走!
苦心白费
心是红的,还是黑色?
抓紧布置
丢卒保车
诡异的笑容
肖书记找我们
满满的真诚
善意的信号
大学行
重新定位
肖锦程和杨姗姗
创业安家
大老公
爱尔兰咖啡
忘记和记得
天下熙熙攘攘
修心
省文明办
红桥区是你们的
还习惯吗?
理论知识
小绊子
第一站
淬火
江北集团的敌人
老婆对不起
辜负香衾事早朝
胡书记的题目
我要走红?
学到了程序
周建设是我的榜样
痛在你心里
到底什么事情?
杀机
被迫害妄想症
我要加入纪检队伍
小二结账!
她是不是有病!
功名利禄迷人眼
小裴的电话
第二个版本
出乎意料
堵车
不要,不要,不要的
夜添香
开始折腾
实、思、求、变
经济督导小组
给她一个公平
倒霉啊!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记者招待会
捅了二十一刀
蒋佩佩的病
这个女人蛮细致的
万事开头难
隐形的爸爸
我是一把刀
不要管
一夜未睡
焦虑
新的问题
谁知道会怎么样
对叶秋文的疑惑
更要留下来
“惊喜”交加
所有人都变了
为什么要疏远她
衣服都洗了
酱缸和匿名
叶秋文的离去
给个说法
相信我
大慈善家
治大国,若烹小鲜
药方和农药
摆在桌面的机会
处里安排
准备好没有?
你比我疼
我走了
修身齐家
我的官粉
用心做事
都是套
害怕,不要来
我捅了篓子
开始直播
敲击的铅笔
结拜兄弟
听从首长命令
网络暴力
新闻的始末
熊掌和红烧鱼
湿痕沾
乱纷纷
秘书和功利心
兄弟
被撞了
有人顶包?
领导眼睛和耳朵
你活得累吗?
解放思想
吊胃口
飞机上偶遇
我比这个人好
人不能太贪心
我的猜测
我值这个价
我是他的仇人
不如交出去
换个酒瓶
定位和办公厅主任
拭目以待
她踩我
曼妮知道我当逃兵吗?
她是曼妮最好的朋友
我想知道吗?
抓住现在
酒店的房间
SPA
都很关心
报应在哪里?
我让他相信报应
虚惊一场
胡书记的反击
不一样的姐弟
风雪夜
忘不了
再遇杨珊珊
燃烧
你们别过来
事有蹊跷
林永健魔鬼
陌上花,相思扣
恶毒的计划
好好玩一场 上
好好玩一场 下
我的天啊
老谋深算
李端江请我吃饭
高层变化
对我的安排
我的护身符
给我机会?
突发事件
金蝉脱壳
一气贯通
我的规矩
扯你娘的腿
发出自己声音
党校之行
知味轩
两道菜一盆汤
早知道不吃面
给我个交代
我的送礼原则
公选方案
种子
来生
立项资金
砸车
关于一千万
拨款事宜
杀鸡给猴看
鸟被抓
遛鸟
没有感觉
我有瘆毛
斗争是为了团结
周艳萍找我
味庄
联合与弱化
下基层
拜师礼
表扬与批评
楚昊江的算盘
周艳萍的手段
不追究
我是常务副组长
限期破案
械斗
你这官不错
打雷了,下雨了,收衣服啊!
被神话的我
政通人和
吴妍有事
为了宋家父子而来?
心太软
两个活一个 上
两个只能活一个 下
白洁的笑容
重大事故
有种你开枪
不过是个玩笑
要瞒报
我来了
要结束了?
你,你好讨厌啊!
节外生枝
你为什么要躲
有人要将军
心头乱蹦
叹为观止
拎得清
火种和希望
想讨个政策
医患
猫和老鼠
这不过是开始
有人坐不住了
猪鼻子插葱
看不见对岸
一出好戏
要感谢我
己密
耿明的龙凤胎
包书记的难题
县委书记人选
没想到还有这爱好
内衣惹的祸 上
内衣惹的祸 中
内衣惹的祸 下
旁观者的角度
她在吓我
我的为难
讲党课
福字碑
景浩的未婚妻
好威风
登门拜访
李青山什么意思
刘全德的安排
勾引
综警大队
一场大雨
背黑锅的人
什么意思?
我的尴尬
工作作风
楚昊江是老虎
他不同意
成事在天
旧事重提
有机会成朋友
不认识
绿豆黄瓜和茄子
看不见的枷锁
自立门户
事情已经开头
正确的做法
缠手的事情
你告我,我等你
我被停职了
欺人太甚
王武道什么意思
恶鬼般的狰狞
做个好贼
上高速
神配合
后悔迟
让你闭嘴
香滟的较量
豹皮
棋牌室
今夜她会不会来?
累了
错过
当官是制瓷
要成立整风办
王生福的橄榄枝
楚和江的关系
我的推论
收买人心
王生福的作用
赤子心
有趣的现象 上
有趣的现象 下
有人,有关系!
要我陪
反对自由主义
我不接受批评
党委全体会议
我相信他
肖婷婷是个大麻烦
蚂蚁的感受
事是自己做
面貌改变
如何取舍
爆炸了
兄弟阋墙?
我被榨干了
钥匙
争端起
真没有想到
三家联合
大闹酒会
楚昊江的心脏
不踏实
要审查我们
情况有变
肖婷婷出手
恶毒
保持克制
顺水推舟
掰了就掰了
三千万的玄机
恶之花
觉不能让张子健翻盘
楚昊江的眼神
真的好像一条狗
我也不清
抓捕会议
活观音
枪击案
我们都是狗
知味轩的开业典礼 上
知味轩的开业典礼 中
知味轩的开业典礼 下
征求我意见
与领导合拍
疯狂的冉柔
事挺多
官员与书法
谁的bra
bra惹的祸
有蚊子
干部微调
归拢人心
提前准备
火灾
幺鸡的故事
更复杂,更微妙
他走不了
保持平衡
神经失常?
勾芡
曼妮的胡话
楚昊江的问题
武陵桃源
那个脑袋一直在
有效的平台
好几个问题
李东生的画
我的工作要求
要和谐的集体
农机具的问题
学会妥协
罚款
江海帆的态度
套路啊
江海帆是套马杆的
杨廷和来了
一笔巨款
在变化
更需要稳定
破坏投资
要做出成绩
展厅
展厅被砸
偶遇常部长
青州有宝贝
我的营销
遁世的杨姗姗?
你真的会告诉我吗?
抱紧我
好牌也可能打输
吴起杀妻拜将
李端江忽悠我
驻京办
打靶归来
冉柔出事了
回省城
曲则全
少纷争
肖锦程感觉不对劲
跟我斗!
我破坏投资
说我是罪人
卓伟是骗子
裕昇香茶楼
高利贷
事还真多
肖锦程的手
记住我的关心
你不够资格
生命的漠视
老周死了
老周回来了
百思不得其解
肖锦程跑了
秦升的“坏习惯”
友谊就是一切
重新来过
水电站投资商
肖婷婷也要去
像藤原纪香
日本的纸币
想打架啊
我的震惊
商业街
肖婷婷的复仇
肖婷婷的残忍
纠纷
请我来
他欣赏我
朋友还是敌人?
炼狱中
我的条件
还是相忘江湖
宗鼎要我选
抛砖引玉
你真的不知道吗?
不同寻常
你真的懂了吗
人和的目标
国纪委的谈话
定下合资方
江海帆的突飞猛进
一把手的协调和度
青州的城管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常委会上的争论 上
常委会上的争论 中
常委会上的争论 下
走吧,估计那些职工等急了
要签约了
我忙碌着
韩丽颖的目光
签约酒会有问题?
我在前面路口下车
让常部长牵头
混乱是一把阶梯
这是替老秦打的
操蛋的王八蛋
全都押上
江海帆要讨论人事了
李金哲和李素娟
两情长久
因为你,放弃!
一连串的问号
不知江月待何人
玻璃碴子
宗鼎姓杨
我是垃圾?
爱恨纠缠?
电梯的门
肖锦程的经历 上
肖锦程的经历 中
肖锦程的经历 下
谈生意
南辕北辙
一场悲剧
江海帆的制度
私心
你想要的,我告诉你!
步行过去
等待着你们的回答
才是王道
下一步轮到谁
人情的危害
石子也有石子的尊严
有奥妙
导演将相和
食物,空气和水
年纪轻,资历浅
我来亲自带队
蒋佩佩又出现了
我想知道的
肖部长来临
我想多了?
农夫和蛇
故人具鸡黍
斗兽棋
想收拾我来泄愤
刀架脖子上
喉舌
暗是竹
丢人丢大了
教训
我是不是有病
谁都有筹码和底牌
看热闹不嫌事大
干爹和干女儿
我倒霉了你也好不了
朝上看
好本事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随性
I'msohappythatIcan'tstopcrying
不太平
子在川上曰 上
子在川上曰 下
两清了
这个女人不一般
去你的
省长迎接 上
省长迎接 下
一只苍蝇 上
一只苍蝇 中
一只苍蝇 下
衡量官员的标准
打草惊蛇
反目
不妙的预感
求财不求命
我很淡定
一路狂奔
剩下的承诺
这次就算了
有些烫手
全是谎言
拜把子 上
拜把子 下
你去看看
要对称
用人就想用刀
忍气吞声
加把火
贪是死门
他在唬我
我还是自己睡吧
神兵利器
父与子 上
父与子 下
叶丽伊有些慌了
观念的冲撞
明牌和暗牌 上
明牌和暗牌 下
大船要沉 上
大船要沉 下
胆量不小
有人给我快递 上
有人送我快递 下
没有能替代的
见真心 上
见真心 下
曼妮的条件 上
曼妮的条件 下
疑案重重
刻舟求剑
伤脑筋 上
伤脑筋 下
逃避过去
蒋启涵想要爽
知道错了吗?
水果机和照相机
伤心是一种说不出的痛
手机可以是筹码
做个交易吧 上
做个交易吧 下
驴不胜怒蹄之?
弄到手为妙 上
弄到手为妙 中
弄到手为妙 下
勒索他
合作活下去
护士装
开心和失礼
一千万,给他
安平国的焦虑
白日梦
知道了
畜生,你个畜生
我的手表
如释重负
路行尽处
我就是混蛋
处理干净
要叙旧 上
江映雪请我吃饭
是不是迟了?
反应迟钝
她睡的很香
就这样吧
雷霆万钧 上
雷霆万钧 中
雷霆万钧 下
齐骏的兽性
搞几把毛
快递包裹
夜很深,夜很黑
离不开,靠不住!
两个女人的战争
冉柔是心机表?
紧张
天堂飘荡
要去见那个人
太美了
贵妃溪
栖佛寺
这可肿么办?
算的蛮准
你要做木棉树
只有交换
你心中有茶
很不满意
化整为零
我适合什么位置?
不清楚
动静挺大
肖婷婷的好
肖婷婷的冷笑
sugar 上
sugar 中
sugar 下
决不收兵
指甲
爱之深,爱之切
温润如玉
好意外
肖部长的逼婚
白首不分离
越陷越深
协定
消息传出去了
狗少爷
说我藏毒
吃瓜群众
东教民巷
女儿奴
跟哥进去消费
景浩的怀疑
神秘的九龙桩
做功课
水酒三杯
胆大包天啊
用心太险恶
反正考完了
杜省长的召见
激将法
玩腻了?
我的报告 上
我的报告 中
我的报告 下
有人掀车
常书彦的尴尬
反骨
不安分的心
我的主意
安保工作 上
安保工作 中
安保工作 下
从我们自己做起
国不知有民,民就不知有国
我们去下一条街道
越想越害怕
我常自教儿
人民创造了历史
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
鸡爪般的手
我要敲竹杠
还有人味吗?
勾引我你没有资格
给赵平挖坑
要砸碎绊脚石
自己挺操蛋
夜店里
夜店里
还真冷
女司机
人形母暴龙
让我回去
小区爆炸
唾面自干
“好”干部 上
好干部 下
我给你公平待遇
二次坍塌
世事难预料
心满意足
白了头
这家伙有病
不法分子
我要留下来
引咎辞职
另有其人
肉笸箩
选择和信任
滴水明镜足以鉴人
邪恶的笑容
赔了夫人又折兵?
程立泽自杀了
旧怨新仇
一个亿
别人着急我不急
多谋事少谋人
李青山的背后迷雾
我的不安
烦心事 上
烦心事 中
烦心事 下
注意到了
双保险
看他的本事
真的会自杀
笑容
满满的震惊
放手
“将门虎子”
泡影
背着鼓找锤
拜访
叫过来看戏
开诚布公
耍花样?
皇朝公司
开始做吧
他们在等
主要责任人
找人背黑锅
坏人好事
连续发现尸体
联手给我做套
精准的坑
调查清楚
该换人了
办事不利
瞧他的揍姓
工具的觉悟
曲江辉的主意 上
曲江辉的主意 中
代人受过
择良木
别抱幻想
无力回天
救救他们
手痒痒
此刘倩非彼刘茜
卡哇伊
伸缩自如
纠葛太深
感觉不正常
程咬金什么来头?
不要离开我
难散眉弯
巡警出更
没有规矩
严肃处理
头号打手
鳄鱼之间的友谊
包书记走了
要了解清清楚楚
责任
家变
萧红上门
像水的钞票
趋势,工具,政策
我不是狗
马桶长本事了
雪中送炭?锦上添花?
还是投票吧
狰狞
那边有人
吴天的好奇心
我特么的告诉你
谁暗中下手?
取弹头
高射炮打蚊子
这个搅屎棍
“常不顶事”
算不算违纪
突然来访
这些是什么人?
这里不讨论表
无耻的境界
敢骂南爷!
警察的誓言
掫桌子
郭磊的愤怒 上
郭磊的愤怒 中
郭磊的愤怒 下
谁在说谎
我要见南世杰
有财大家发
新的省委书记
电梯偶遇 上
电梯偶遇 下
太下作
必须道歉
必须回答
不要自误
你不是我爸爸
愧疚
我一个人在家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缺少了太多的陪伴
他是好爸爸
这小子肯定吓蒙了
自求心安
耿明的屎尿
好毒啊
谢你个蛋
不过是开胃菜
难回从前
政治嫁妆
不嫌累啊
就这么定了
婚姻协议书
易子而食
谁都可以参与
让我冷静
像圣母表的心机表
冉柔的三大步
私人止步于工作
南世杰的秘诀
反目和复合
苟晓峰的代理人
三轮摩托车 上
三轮摩托车 下
惨白的阳光
吃什么饭!
两个女人
常委会的争吵
领导要有预见性
吴天的烦恼
欢迎来剥削
杜甫很忙
办老百姓真正满意的治安!
我的市长是被保下来的
强人所难 上
强人所难 中
强人所难 下
皇家礼炮 上
皇家礼炮 下
火气有点旺
我完败了
想打擂台
忍者神龟
有把柄的人
春天还会远吗?
紫罗兰翡翠首饰
让我要钱
冉柔的八千万
给我拨了九千万
没钱
岔道口
委屈我了
分家产 上
分家产 中
分财产 下
政治遗产
小囡囡的耳朵 上
小囡囡的耳朵 下
躲避和采访
金不换
水的问题
签字吧
问心无愧
非常时期
吃面要大碗 上
吃面要大碗 下
她在偷听
我选择纺锤
东门黄犬
灭门惨案
肖老爷子的遗嘱
保密工作要到位
大难不死
南世杰的纠结
全身而退
光伏合作
把酒言欢 上
把酒言欢 中
把酒言欢 下
挑拨领导关系
隐形的翅膀
我想让人知道
官场的交换
五票对五票
不知道
刘全有的表演
我答应你明天
又一起爆炸案
案情重大
手头的事情处理干净
鼓动 上
鼓动 中
鼓动 下
不过如此而已
等不起
对账
玉足情结
职业经理人
厉害了,我的哥
不吃火锅
赵奇任的多嘴
查无此事 上
查无此事 中
查无此事 下
畏大人 上
畏大人 中
畏大人 下
我会去找你的
要知难而退 上
要知难而退 中
要知难而退 下
人无远虑 上
人无远虑 中
人无远虑 下
突发事件 上
突发事件 中
突发事件 下
有了转机 上
有了转机 中
有了转机 下
李璐回来了
曲江辉的愤怒
是想要的结果吗?
手机上的照片
治污举措 上
治污举措 中
治污举措 下
齐有攫金者
天上的街市
尴尬了
争吵
交换和罚单
杜省长认为好
跟南世杰有关吗?
南世杰被人带走了
南世杰是烫手的山芋
事后处理小组 上
事后处理小组 中
事后处理小组 下
成事不足
让我还钱 上
让我还钱 中
让我还钱 下
挤兑风暴 上
挤兑风暴 中
挤兑风暴 下
军车来了
我支持不住了
好多的信封
太有紧迫感了
太狗血了
狼群和独狼 上
狼群和独狼 中
狼群和独狼 下
饱暖后知足
没有结束 上
没有结束 中
没有结束 下
郭磊的打算
孙振华跑了
又见孟建东
封口令 上
封口令 中
封口令 下
吃面 上
吃面 下
带楚婉婷走 上
带走楚婉婷 中
带走楚婉婷 下
狗改不了吃屎
甩锅给我
张峰的遗书 上
张峰的遗书 中
张峰的遗书 下
势在必得 上
势在必得 中
势在必得 下
人老成精 上
人老成精 中
人老成精 下
班子团结 上
班子团结 中
班子团结 下
王顺之死
金总的母亲 上
金总的母亲 中
金总的母亲 下
误信人言 上
误信人言 中
误信人言 下
故人见面 上
故人见面 中
故人见面 下
离开 上
离开 中
离开 下
凉凉 上
凉凉 中
凉凉 下
关联 上
关联 中
关联 下
处理 上
处理 中
处理 下
游戏 上
游戏 中
游戏 下
隐私 上
隐私 中
隐私 下
害怕 上
害怕 中
害怕 下
乱纷纷 上
乱纷纷 中
乱纷纷 下
矛盾 上
矛盾 中
矛盾 下
奠基 上
奠基 中
奠基 下
爱心 上
爱心 中
爱心 下
试探 上
试探 中
试探 下
都是我的 上
都是我的 中
都是我的 下
御姐范 上
御姐范 中
御姐范 下
合约 上
合约 中
合约 下
集体讨论 上
集体讨论 中
集体讨论 下
信息 上
信息 中
信息 下
挟持 上
挟持 中
挟持 下
报仇 上
报仇 中
报仇 下
伤害 上
伤害 中
伤害 下
讲个故事 上
讲个故事 中
讲个故事 下
配合 上
配合 中
配合 下
向前走 上
要向前走 中
要向前走 下
密道 上
密道 中
密道 下
仇寇 上
仇寇 中
仇寇 下
生与死 上
生与死 中
生与死 下
暂时主持工作 上
暂时主持工作 中
暂时主持工作 下
别冲动 上
别冲动 中
别冲动 下
家事 上
家事 中
家事 下
礼 上
礼 中
礼 下
谋划 上
谋划 中
谋划 下
始料未及 上
始料未及 中
始料未及 下
看金鱼
太巧了 上
太巧了 中
太巧了 下
不私了 上
不私了 中
不私了 下
态度 上
态度 中
态度
煞星 上
煞星 中
煞星 下
失踪和视频 上
失踪和视频 中
视频和失踪 下
经验直觉 上
经验直觉 中
经验直觉 下
交账本 上
交账本 中
交账本 下
猪队友 上
猪队友 中
猪队友 下
逃 上
逃 中
逃 下
自杀 上
自杀(下)
画眉(上)
画眉(下)
知秋(上)
知秋(中)
知秋(下)
隐藏(上)
隐藏(中)
隐藏(下)
匕现
转机(上)
转机(中)
转机(下)
赌一把(上)
赌一把(中)
赌一把(下)
相信我(上)
相信我(中)
相信我(下)
坑爹(上)
坑爹(中)
坑爹(下)
顾虑(上)
顾虑(中)
顾虑(下)
联合办案(上)
联合办案(中)
联合办案(下)
调动(上)
调动(下)
子不识火(上)
子不识火(中)
子不识火(下)
叛国(上)
叛国(下)
猜想(上)
猜想(下)
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