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纨绔刁妻 > 086 爆炸
  江行远很想训斥手下几句没出息,但是话到了嘴边变成了一声感叹:“你说的对,夫人的事情谁敢管呢。”

  夫人的事情谁敢管呢,江行远万般无奈,就算是他在又怎么样呢,也不敢过问啊。

  房间门关上,一行人很快走远了。

  宁阅忍了忍笑:“看来侯爷对夫人很是宠爱啊。”

  宠爱两个字叫沐昭云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给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火速转移话题道:“走,我们下去看看。”

  虽然她看宁阅挺顺眼,也不想跟她讨论跟江行远之间的关系。宠爱不宠爱的,复杂着呢,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宁阅本也只是开个玩笑,见沐昭云没搭话也就没再多说。不过觉得江行远对沐昭云挺好的这是错不了的,要不然沐昭云也不会一幅无法无天在侯府横着走的自在模样。

  地下室里有隐约的光线,宁阅坚持走在了前面,沐昭云跟在后面。

  下了梯子,两人虽然都不那么意外,还是不由的感叹了一下。

  说是地下室,但这应该是把整个院子的下面都给掏空了,简直是一个地下宫殿。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没说话,但此时前方传来撞击的声音更加的明显了,像是在地心深处关着什么怪物。

  “小心点。”宁阅谨慎起来,慢慢的往前走去。

  此时在地上,江行远出了宅子后没有离开,却在门口和沈清岩碰了面。两人低声商议了几句,江行远道:“也只能如此了。”

  “都准备好了。”沈清岩道:“如果没有其他的法子,我这就带人去布置。”

  “让别人去吧。”江行远道:“你受了伤,多休息。”

  “这算什么,皮肉伤罢了。”沈清岩不太在意:“我哪有那么娇贵,这事情给别人去我也不放心。不过疏散外面的群众”

  “你放心,我已经让人去了。”江行远道::“布置好了你就带人撤出来,撤出来的时候一定要仔细检查一下,不能漏了谁在里面。”

  沈清岩应着,挥了挥手,徐府的大门打开,一队士兵扛着一箱子一箱子的东西进了门。

  这些事情地下室的沐昭云和宁阅一无所知,两人正站在一间巨大的铁笼子外面感叹。

  那是一个有两间屋子那么大的铁笼,铁笼只有四周没有顶,再仔细的看,能看出原先也是有顶的,大概是在上次打斗中出了什么问题。所以现在还剩下一个破烂铁框和压在上面的无数巨石。

  铁笼子里面,就是一场人间地狱,二十几个无法言喻的东西正在撞着铁笼和上方的石头,发出叫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来。

  沐昭云天不怕地不怕的,只觉得自己现在来到了丧尸片的拍摄现场,虽然知道隔着铁栏杆他们出不来,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这都什么玩意。”

  这玩意仔细的看能够看出绝对不是什么动物,就算是再基因变异,也是人类独有的造型。只是他们现在已经不能再称为人类。

  他们一个个没穿衣服却也分不清男女,头发很长胡乱的披在身上,而身上也已经分不清是皮肤还是伤疤或者是一层盔甲,只是黑黝黝的一层,指甲细长,却能看出是硬的,面上五官都已经看不出来,只能从撞击石头的力度上,看出绝非常人。

  一爪过去,只见坚硬的石头哗啦啦的掉下一地的碎屑来。

  地上放着一些大盆,盆里有饭有菜,看起来倒是新鲜的,应该是这几日江行远的人放的,但是饭菜洒了一地,饭菜便还有模糊不明的短肢和红色。

  这时候以前看的那些末世丧事片终于都有了实体,沐昭云只觉得一阵恶心翻涌上来,又退了一步。

  徐家到底在做什么,弄出这么一堆人不人鬼不鬼的,让江行远估计一时之间也没办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人变成鬼容易,鬼变成人就难了。

  见沐昭云又退了一步,宁阅知道她有些怕了。走上前一步挡在她面前。

  “我们先离开吧。”宁阅低声道:“这些如此处置,还是要听侯爷的才是。”

  这是几十条人命的事情,不是谁能轻易做主的。而且这里似人似鬼的是用铁笼关着的,可见杀伤力很大,不能放,但大概一时间也不忍心弄死吧,毕竟这里的应该都是受害者。

  “好。”沐昭云其实是个非常识大体的人,知道轻重缓急,好奇归好奇,但见如今这情况确实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一点儿争强好胜的心都没有,立刻就应了。

  好在那些东西似乎已经没有了人类意识,两人一直静悄悄的站在一旁,只是低声说话,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两人慢慢的往后退去,刚走出没多久,突然感觉听到一声巨响,整个世界都晃了一下。

  沐昭云一下子没站稳,整个人差点摔倒,好在被宁阅一把扶住。

  “没事吧。”宁阅扶住沐昭云后立刻就松了手。

  “没事。”沐昭云刚摇了摇头站稳,又是一声巨响,头顶上的掉下了许多灰尘。

  “小心。”宁阅突然扑了过来,将沐昭云扑倒在地就地滚了出去,一大片石板从天而降,砸在他们刚才站着的地方。

  沐昭云从宁阅怀里探出头来,惊道:“怎么回事?”

  地面上,沈清岩已经带着人全部退了出去,对江行远道:“已经开始了,先少量的把几个通道全部炸毁,再点燃庭院中心的,放心吧”

  江行远点了点头,看着江管家从远处过来。

  程维的表情奇怪了一下。

  “怎么了?”江行远随口问了一句。

  “江管家?”程维道:“江管家怎么在这里?他不是在里面看这么?”

  江管家奇道:“我什么时候在里面看着了,我一直在疏散人群,根本也没来啊。”

  “不对啊。”程维更茫然了:“不可能,我明明看着你进去的,还带着一个年轻公子。”

  众人面面相觑,江行远突然脸色一变:“坏了。”

看过《纨绔刁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