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长宁帝军 > 第九十章 最大的希望

第九十章 最大的希望

  安排完了之后沈冷看着赵峰的尸体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有些懊恼:“我果然不是那种精于算计的人,如果是的话会处理的更好些。”

  陈冉问:“怎么说?”

  沈冷道:“这是证据啊,若是不杀了他的话先绑了派人送回水师大营里去交给提督大人,将来一定用的上,虽然现在也不是什么证据都没有,可终究不如一个活的人更有说服力。”

  十人队有人受了伤,虽然不重,可是长途跋涉难免会出现感染,沈冷自然不愿意手下兄弟出事,所以思考了一会儿后决定改变之前制定的策略。

  “马胜!”

  沈冷喊了一声,一个亲兵连忙跑过来:“什么事校尉。”

  沈冷道:“郑成受了伤,虽然咱们带着伤药可我还是担心出什么意外,交给你个任务,你把郑成送回水师大营里去。”

  “啊?!”

  马胜明显有些意外:“我回去?可是校尉你这次出来本就只带了我们几个,再回去两个,万一......”

  “哪有什么万一,不只是把郑成带回去养伤,还有件也挺重要的事。”

  沈冷指了指那些贯堂口杀手的尸体:“一会儿天亮之后我安排人去买两口大箱子和石灰,把这些人的头都割下来放进箱子里,用石灰盖住,你们两个去找个镖局雇人把箱子送回到水师,必须亲手交给提督大人,还有那些连弩。”

  沈冷道:“这些连弩没准就能揪出来一个大案子,到时候咱们总不能被动了。”

  马胜点头:“好,属下明白了。”

  沈冷又交代了其他人几句,决定多耽搁半日,将这些尸体就地掩埋,人头装进箱子里以石灰埋住,连弩也都藏进箱子里,已是冬天气温已经很低,一路送回水师大营应该不会被人察觉,再有石灰掩盖气味,镖师们有规矩不会随便打开,这些东西也许现在用不到,用到的时候就没准能有很大作用。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沈冷两个手下换上贯堂口杀手的衣服,委托一家镖局将两口箱子送到水师,两个人随镖局镖车一同上路,也安全些。

  都安排好了之后已经天色将暗,比预计的时间多耽搁了两个时辰,沈冷又问了个黑市所在把贯堂口的马都卖了,百十匹马狠赚了一笔,直接分给众人,至于兵器沈冷怕流落到那些恶人手里,全都砸断埋了。

  这是东池县,县城里的风吹草动很快就能传到李逍然的耳朵里。

  沈冷把东西卖了之后让自己的人都回到那个林子里休整,他带着杨七宝和古乐三个人跟踪了黑市的人,那人在天黑之前赶到了似水山下的庄园外,等了一会儿被人喊进去。

  沈冷他们三个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在距离庄园不远处的镇子里找了个饭馆随便点了几个菜,若黑市那人回去的话,必然从此经过。

  等了大概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那人果然急匆匆的在饭馆外面过去,沈冷起身,杨七宝和古乐两个人紧随其后。

  出了镇子之后官道上已经没人来往,沈冷他们追上去把那人直接扣下拽进路边的林子里。

  那家伙是个三十几岁的汉子,看起来吓得不轻,显然没有想到沈冷他们会跟踪自己,被古乐绑在大树上之后已是面无血色。

  沈冷问:“为什么去那庄园?”

  “我......我去哪儿还要向你请示?”

  沈冷又问:“那庄园应该就是信王世子李逍然的对吧,如今李逍然是不是就在庄园里。”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沈冷有些遗憾:“我真的不擅长逼供。”

  古乐一拳打在那家伙的鼻子上,直接打的爆了一股血,沈冷心里再次震惊了一下......之前没有仔细了解过古乐这个人,毕竟不是他的手下是杨七宝的队副,这个人出手狠,非常狠,做事更狠,杀人也狠,他骨子里有一股好像狼一样的狠劲,沈冷很好奇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以后逼供这种事,校尉交给我就行了。”

  古乐朝着沈冷笑了笑,那笑容里有些令人恐惧的东西。

  他转身看向那个黑市马贩:“你去向李逍然告密了对吧,看来李逍然一定吩咐过你什么,让你时刻注意东池县不寻常的事不寻常的人,而我们当然是不寻常的人。”

  他将刀子抽出来:“我曾经做过一阵子刽子手,就是专门砍头的那种人,我对如何一刀杀人研究了很久,从这里切下去最省力,人头会应声而落。”

  古乐的手在马贩脖子后边按了一下:“就是这。”

  马贩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喉结上下动了动,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我真的不知道你们问的是什么,我只不过是个小老百姓,做点小生意......”

  “寻常老百姓敢贩马?”

  古乐把刀子放在马贩的脖子上,刀刃锋利,无需往下压也足以在那人脖子上切开一条口子,他贴着马贩的耳朵说道:“我们卖给你的不是驽马也不是骡子,你若是常年做这买卖自然看得出来那是可以做战马的牲口,这你都敢买,我猜着一定是为那位世子殿下买的吧。”

  “这位世子殿下当年差一点就成了大事,现在又私下暗中招兵买马,安的什么心思昭然若揭,这案子我们交给刑部,你会被诛九族。”

  马贩的脸由白转青,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你别胡说八道,我就是个贩马的,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我只是......我只是个生意人。”

  “你可以不知道,不管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都没关系,世子买马这事张扬出去,世子死不死我不肯定,毕竟是皇族血脉,你被诛灭九族是肯定的,朝廷不杀你,世子也会灭你满门。”

  古乐把刀子抬起来,从马贩身上撕下来一条衣服给他把伤口包扎上:“你跟我们说实话,这件事我们不张扬,你自己也不说,朝廷不知道,世子也不知道,我们走了之后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是最好的选择。”

  马贩的嘴唇都有些发紫了,显然是真的害怕到了极致。

  “自己考虑,其实你只有四个选择,第一硬扛下去我们在你这什么都得不到于是杀了你,第二我们不杀你世子杀你,第三朝廷杀你......最后一个。”

  古乐看着他的眼睛:“我刚才已经跟你说过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马贩眼睛血红血红的瞪着古乐,恨不得抬起手把古乐掐死。

  “你不用知道。”

  古乐问:“世子是不是在庄园里。”

  “是......是!”

  马贩咬着牙点了点头。

  “他是怎么交代你们的。”

  “他说让我们多注意一些穿水师战兵军服的人,不只是我,所有藏身在贩夫走卒之中的世子手下都在盯着,只要进入东池县立刻告诉世子知道。”

  沈冷听到这心里也算了然,本之前就想到的事,所以倒也没什么吃惊的。

  他更好奇的是,古乐是个什么样的人。

  看起来只有二十六七岁的年纪,出身很平凡,确实做过两年刽子手,可是大宁这太平天下,他那两年也未见得真就砍过人头,然而沈冷相信古乐刚才的话是真的,他真的研究过怎么砍头最省力最快。

  天生的?

  这样的人似乎更适合在刑部廷尉府,穿着漆黑如墨的锦衣行走在黑暗里,而不是战兵里。

  “还有什么,不管是不是和水师战兵有关的,只要是这两天庄园里发生的事来过什么人,全都说。”

  古乐继续追问。

  “别的什么事什么人?”

  马贩此时反正也豁出去了,想了想之后说道:“长安城里来了一位袁先生,说是大学士府里的,才到没几天,哦对了......轻芽县里水师战兵的人扒了县令的官服,世子可能就是因为这事找你们。”

  古乐笑起来:“你倒是聪明。”

  马贩:“自然是你们了,不然的话你们问这些做什么。”

  “大学士府里来了人。”

  沈冷看向马贩:“以你的地位,你不可能知道这些事。”

  “我......我与庄园里世子身边一个丫鬟相好,她......她告诉我的。”

  古乐笑道:“看来你又多了一条世子必杀你的理由。”

  沈冷问:“你知道这位袁先生住在什么地方吗?”

  “就住在庄园里,不过是别院,距离世子殿下住的地方隔着一个荷池,走路过去也不算近。”

  “你倒是知道的清楚。”

  “世子殿下的客人进了庄园,都会安排在那的。”

  古乐看向沈冷:“还要问什么吗?”

  沈冷摇头,古乐随即将刀子举起来,那马贩脸色立刻就又变得惨白起来。

  啪的一声,沈冷抓住古乐的手腕:“你要杀了他?”

  古乐一怔:“难道不杀?”

  沈冷摇头:“你说过的,他知道自己如果把这件事告诉李逍然会是什么下场,李逍然不会容的他活下去,放了吧。”

  古乐:“可是......”

  沈冷微微皱眉:“嗯?”

  古乐叹了口气,一刀把绳子切开:“滚吧。”

  那马贩直接就跑了,空气里留下一股颇浓的屎尿臭味。

  “古乐。”

  沈冷看向古乐:“你是打算以后跟着我了?”

  “是!”

  古乐的回答简单直接:“必须跟着校尉,没有第二个想法。”

  “为什么?”

  沈冷看着他的眼睛:“在督军队不好吗?”

  “为什么?”

  古乐重复了一遍,然后有些发苦的笑了笑:“希望。”

  就这两个字。

  “什么希望?”

  沈冷追问。

  古乐看着沈冷的眼睛回答:“我知道自己出身不好,唯有把什么事都做好才有机会改变命运,可是县衙里的刽子手真的能让我成为人上人?不能,永远不能,所以哪怕我把怎么下刀研究的再好也没用,于是我到了水师,水师战兵不问出身,我觉得我行。”

  “可是,校尉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进督军队,因为我们被欺负,我们看不到希望......我知道我自己不是个寻常人,我可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专注和狠,对敌人对自己都狠,然而我的出路在哪儿?”

  古乐深吸一口气:“大人物们是不屑于用我这样的人的,我也没有那个门路去巴结大人物,而校尉你......是我看到的,对我自己来说最大的希望。”

  ......

  ......

  【看到圈子里有朋友留言说更新时间不稳定,是因为没有存稿,只能是码完一章发一章,以后有存稿了会固定更新时间......】

看过《长宁帝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