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216章:竞争者来了

第216章:竞争者来了

  梁永和的辞职其实是偶然也是必然。

  偶然之处在于前些天农信方面搞了一个内部的业务评比,信用社业绩突出者可以获得去省里的会计师进修资格。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凭借梁永和的工作表现,这个机会十拿九稳。

  但是偏偏他就出意外了。

  梁永和自打到了农信之后,就连星期六星期天都在加班加点的工作,几乎是一个人扛起了林业局信用社信贷处所有的脏活儿累活儿。

  一个从来没请过假的那种小蜜蜂。

  领导曾经多次在单位内部表扬梁永和的刻苦和实干,但是在单位里,最没用的人就是能干活儿的人。

  这一次评优,信用社直接用近期梁永和因家庭原因工作状态不好为由,将提名给了别人——这人是某领导的某侄子。

  打这儿,梁永和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做错了。

  在梁永和之前的思维里,在林业局找个好工作,把父母接到局里去住从此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这就是人生理想。

  但是很可惜,随着山路上四轮车的倾倒,老两口在四轮车下丧命。没有了关于父母的未来畅想,梁永和在农信里已经失去了动力和忍受的能力。

  所以辞职是必然。

  必然在理想的中道崩殂。

  几倍小烧下肚,梁永和和李宪都有点儿喝多了。

  炕桌上面的菜除了花生米几乎没怎么动,两个人索性端了花生米,斜靠在支起来的窗前,看着宅子外面远处的群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宪子。”

  梁永和拎着酒瓶子,脸红的跟起了痱子的小孩儿屁股。

  李宪睁开已经朦胧的眼睛,“嗯?”

  “你说,以前我就觉得林业局可大了。在这儿我有可多的事儿想干了,整个房子,找对象,结婚,生孩子,把我爹妈接过来,哎呀,没头没尽,想都想不完……可是现在看,就感觉这太小了。就像……就像……”

  或许是喝多了,梁永和有点儿词穷。

  李宪逛荡逛荡就瓶子,笑了:“就像一眼能看到头。工作,结婚生子,然后一辈子都这样儿。”

  “嗯呐!”梁永和一拍大腿,“我就想这日子太简单了,没了我爹妈,在这儿真是没啥意思。可是我又想不明白我出去能干啥。从小到大我就想着有出息有出息,可是我没想过自己具体咋能有出息、你说,我是不是没理想啊?”

  李宪一咧嘴。

  他娘的,最近这都是怎么了。

  真逼着老子去当人生导师?

  不过梁永和的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深有体会。

  打小,老师在启蒙班的时候就问小朋友们未来想做什么。以《我的理想》为题写篇小作文。

  当时班上孩子有说想做警察抓坏人的,有说想当医生救死扶伤的,还有说想当科学家登上月球的。虽然当时的李宪就已经知道当科学家充其量只能把猴子和人送上太空,自己上月球的那是宇航员。

  当人是年纪轻轻就如此睿智。

  可是然并卵——他还是挨揍了。

  他当时特别羡慕猪毛屯里一个开面包车给各个商店送货的宋老三,这家伙手脚不干净,送了货之后往往自己扣点儿东西,不是汽水儿就是冰棍儿,当时的小李宪觉得,这可能是世界上最特么幸福的生活了——吃好吃的不要钱啊。

  不过这个可能算是理想的理想,在被全班小朋友嘲笑一顿,老师告诉了李匹之后,他就挨了一顿大鞋底子。

  后来肿着脸,改成了“我的理想是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写的不错,而且深有拍马屁和捧臭脚的嫌疑。

  看了那篇无限抬高人民教师地位和社会作用的作文之后,班主任大爽,连连称赞李宪好好努力将来必成大器。

  说的就跟她这个人民教师已经成了人生赢家一样。

  李匹也很高兴,认为自己一顿大鞋底子让儿子重新找到了人生方向——当时李匹林技校毕业后考了教师资格证,在林业局一中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历史老师。

  6岁的小李宪用这一篇作文同时搞定了两个可以随意拿捏自己的人,但其实到头来还是没想明白自己的理想。

  一直到上了大学,对自己未来的人生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规划。

  他打心眼儿里羡慕那些有想法,并且可以为之奋斗努力的同龄人。

  可惜的是,自己从来就不是有理想的人。提起这俩字,他就一阵迷茫。迷茫了整整十几年,直到回来了,也没找到所谓的人生目标。

  见李宪锁着眉头不说话,梁永和挠了挠头,“宪子,你理想是啥。现在实现了吧?”

  正在想着小时候那顿大鞋底子的李宪一咧嘴。

  想了想,道:“我特么也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想要啥。不过非要说理想,我只知道自己不想要啥……我觉得,这个也应该算。”

  “那你不想要啥?”

  李宪灌了口酒,眼睛有点儿亮:“把自己陷在一个地方,行尸走肉的活上一辈子。”

  他拍了拍若有所思的梁永和,“走吧七寸,林业局这太小了,不论是回过头看看后边还是抬起头看看前边,都一眼能望到头。出去过过望也望不到边儿的日子。”

  梁永和点了点头,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都再也没说话。

  ……

  当天俩人都喝多了,直接窝在李宪的炕上对着打起了呼噜。

  次日早上,李宪接到了恒源那边打来的电话。

  这样的电话以往每个星期一次,汇报关于公司过去一周的情况。可是这一次,有些不太一样。

  打电话过来的是负责公司运营的司扬,而不是负责财务的尚菲。

  “李总,有麻烦了。”

  迷迷糊糊接起了电话,对面就这么一句。

  “怎么回事?”

  这一段时间随着央视广告的投放,新颖的《唯你彩虹》在一线城市反响热烈,加上唯你护翼卫生巾本身不错的性能品质,恒源那边发展的不错。

  之前李宪给公司管理层定下的200万盈利已经超额完成,在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恒源的业务部除了和代理商积极的展开营销之外,更是拿下了几个大型的商超,进一步扩大了唯你护翼卫生巾的市场份额。在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将一线城市市场占有率从百分之十六提升到了百分之三十一,增幅差不多一倍。

  而滨城的红花厂那里,也凭借招商办担保,拿下了一笔七百万的银行贷款,引进了新生产线扩大了产能。

  不论是发展还是前景,都很喜人。

  “李总你这两天没看电视?”

  那边儿的司扬问了一句。

  李宪忙下地,光着脚丫子走到了堂屋,将电视机打开,怒了。

  一个被花花绿绿的色块和黑色条条图案填充的大圆,赫然出现在了电视机屏幕上。

  星期二上午,所有台都放一个节目——电视测试卡。

  我看你姥姥!

  “什么事儿直接说!”

  “安乐也推出了护翼型卫生巾,正在央视打广告!而且他们还买下了《八仙过海2》的片中广告。李总,安乐现在的销售渠道和声势可是比咱们强太多了。这么一来,咱们肯定会受到影响,我们想请示请示,能不能把咱们的广告时段往黄金时段挪一挪,或者干脆加大投放的时间?”

  听到这个消息,李宪有点儿尴尬。

  搞纸业和卫生巾的时候,竞争这个因素他就料想到了。可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而且竞争者,还是目前国内卫生巾市场的老大。

  安乐。

  “我过去。”

  想了半天,他回了这么一句。

  当天下午,李宪和梁永和一起登上了前往冰城的火车。只不过一个向北,一个东。

  冰城火车站外的小广场上,满满当当全是人。

  李宪扔掉了手里掐着的烟头,在站前一群扛着大包小包,被汗酸味笼罩的旅人堆里和梁永和握了握手,“七寸,真不用?你知道,我现在不怎么缺钱。”

  梁永和这次出来兜里就三千块钱,在李宪看来,这点儿钱不够自己花两个月的,可是梁永和拒绝了他的所有好意——包括拿出一笔钱帮助创业的事情。

  “宪子,心领了。可是欠你太多了。没事儿,都有电话,我要是混不下去了肯定找你。”

  梁永和笑的憨厚,眼神却异常坚定。

  “嗯。”

  李宪不再多说什么了。

  “去大连的d5776进站了,检票检票!”

  车展检票厅门口,一个大盖帽拿着扩音器喊了一声。大包小包们动了,李宪被挤得活橡根海草。

  “走吧宪子,到了地方我给你打电话!”

  梁永和一把搂住了李宪,狠狠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将他推到了人流之中。

  在那些各式的三角兜子和大旅行包之中,李宪一面被裹挟着往前,一面回头看了看梁永和。

  人流太密,梁永和一转眼儿就瞅不见了。

  行李包的缝隙里,只能看到被艳阳照得发白的天空,和几处耸立在楼顶上的塔吊。找本站搜索"CM" 或输入网址:

看过《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