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皇上,请您雨露均沾 > 七卷134、撵走
  陈世官从那拉氏寝宫里出来,客客气气谢过了送出来的太监,转头瞄着左右无人了,这才在夜色的笼罩下,微微露出笑意来。

  皇后嘱咐的人,果然是忻嫔。

  行宫的规模虽比不上紫禁城和圆明园,可是这座喀喇河屯行宫,因已是在承德境内,是避暑山庄建成前,皇室在热河所居住的行宫,故此这座行宫的规模较大,仅次于避暑山庄了。

  这座行宫从顺治年间就开始修建,到康熙年间竣工,总设计师便是“样式雷”家的第二代传人雷金玉。

  整座喀喇河屯行宫由位于滦河北岸的“滦阳别墅”、滦河当间儿的“小金山”、滦河南岸的“行宫区”三部分组成。

  故此,尽管只是行宫,可是在这夜色里,却也有足够悠长的宫墙夹道,容得陈世官不慌不忙地走,容得他将唇角的那抹微笑细细地展开。

  他借着夜色回想,皇后娘娘缓缓吐出“忻嫔”两字时,他那一刻明晃晃摆在脸上的惊慌失措。

  他伏地颤抖,紧忙道,“那是嫔位娘娘,微臣却只是微末九品小职微臣如何有胆量去查忻嫔娘娘,且微臣又如何能到忻嫔娘娘身边儿去?”

  那会子皇后娘娘高高在上地坐在他头里,手指拂过腕子上的避暑香珠,他不敢抬头看这位尊贵的娘娘,却听得见她那长指甲刮过香珠儿时候,那沙沙的响。

  像是春蚕,狠狠嚼着桑叶。

  只不过不知道嘴中吐出来的丝,是都只化作华丽的丝绸,还是先作茧自缚了去。

  “我既叫你去查,自是早已给你铺好了路。”他听见皇后娘娘笃定地道,“就叫你去忻嫔身边儿当值吧,每日去请平安脉,自有的是机会查看清楚。”

  他那时还是惊魂未定,忙道,“可是忻嫔娘娘位下,早有当值的太医。微臣这”

  皇后娘娘冷声地笑,“可这不是路上么!哪儿容得内廷主位们,个个儿都将自己身边的太医带出来?总归一共随驾伺候的太医,也就你们几个,她一个嫔位,自没资格还要单独配一个太医了。”

  “再说了,你年轻,面孔也生,从前只是医生,没资格进内廷伺候。她自没见过你,就更想不到你是替我办事的。你自放心去就是,她还来不及对你设防。”

  他还是不敢答应,小心道,“倘若皇后娘娘面上的瘢症果然与忻嫔娘娘有关,以嫔位娘娘却敢算计中宫,可见这位忻嫔娘娘的胆量之大。微臣倘若稍有差池,微臣自己丢了脑袋事儿小,若牵连到皇后娘娘,那微臣便万死不敢赎罪了。”

  皇后娘娘便是一声冷笑,“都说这世间熙熙,皆为利来;有了自己想要的,自然就生出胆子来。她有胆子算计我,是她想从我这儿夺去皇上的恩宠;那你呢,陈世官,我若许给了你想要的,我便不信你生不出胆子来!”

  “陈世官你听好了,你上回替我办事,办得好,这便从医生擢为医士,得了从九品的冠带去;那我今儿便再许给你一宗:只要你替我办明白了这件事儿,那你便是‘吏目’了。太医院吏目又分八品十三人,九品十三人,你若办成了,就是正九品吏目;若办得好,那便是八品吏目!”

  皇后娘娘那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便是这会子仿佛还在他耳畔回响。

  陈世官一想到终将被皇后娘娘将他堂而皇之地送到忻嫔身边儿去,这便笑得更是悠闲。他在夜色里站直了身儿,笑眯眯抬头看一眼天上的星月。

  虽然仍然是众星捧月,可是终究已是二十三了,那月已然到了强弩之末。

  次日一早,起驾之前,天还不亮,那拉氏便赶到皇太后寝宫伺候。

  虽说天光未亮起,灯烛尚且摇曳,那拉氏面上也小心地多匀了些妆粉,可却还是被看出来了。

  安颐、富察氏、汪氏等人自不敢说,可是皇太后却不能当没看见。

  皇太后便有些往后躲,没叫那拉氏的手碰触着她,皱了眉头问,“你脸上怎么起了这些红疙瘩?”

  那拉氏忙道,“不过是桃花癣。”

  “又是桃花癣?”皇太后却有些不信,“二三月间起过了,这怎又起了?桃花都开落了,你这癣又从何而来?”

  那拉氏尴尬笑笑,“许是热河的季候要晚些。”

  皇太后却摇头,“你暂且别沾手了,叫奴才们伺候吧。你这病怕不是桃花癣那么简单,可得叫太医来仔细看清楚了才好。”

  那拉氏如何看不出,皇太后这是嫌弃了,怕叫她碰了,这也跟着染上!

  那拉氏束手立在一旁,面上的笑都被心底的寒意给染凉了。

  这桃花癣,上次叫她在皇上面前丢尽了脸去;这一回,又叫皇太后如此嫌弃那害她的人,她便与之不共戴天了去!

  正说着话儿,皇帝与其他七位随行的主位,也都到了,来给皇太后请早安。

  众人进来便瞧见那拉氏束手立在一旁,并不似往日亲自伺候皇太后梳洗的模样儿。皇帝先纳闷儿问,“皇后这是站什么规矩呢?”

  皇太后叹了口气,“皇后一路上伺候我,也是辛苦了。如今脸上既然再起了那瘢症,理应好好儿休养才是。我身边儿虽说习惯了皇后服侍,可是好歹也还有几个人去,便是都比不上皇后贴心,若问临时支应些天,还是有的。”

  皇太后抬眸望那拉氏一眼,“从明儿起,皇后就不必再到我眼前儿来伺候了。你的孝心,我自然都知道,只是这会子你养好身子才要紧。不然堂堂大清皇后,叫朝觐的外藩们见着脸上这样儿,又怎生是好?”

  那拉氏心下苦楚,忍不住便在人前,也狠狠瞪了一眼忻嫔。

  “回皇额娘,媳妇没事儿!不过是桃花癣,擦些蔷薇硝就好了!”

  语琴和颖妃在旁边看着,不由得都觉好笑,两人悄然对视一眼,都垂首忍着笑。

  忻嫔也感受到了那拉氏的目光,心下不由得一晃。可是这会子却不能心虚,不然反倒落了马脚,她便反倒站得更直,将头头高高扬起。

  倒是皇帝微微沉吟,“皇额娘这些年随儿子出巡,都是皇后侍奉在身边儿。若皇后休养,皇额娘身边儿的人手可够用?”

  终究是出巡在外,便是皇太后带出来的女子,也是有数儿的。

  皇太后倒笑笑,“我知道你是担心安寿、安颐、寿山和福海他们几个啊,也都上了年纪,手脚慢了。不过我这次也带了富察氏和汪氏出来。这两个孩子啊,倒是个顶个儿的聪明伶俐,俱都得用,你们便放心吧。”

  富察氏和汪氏都羞红了脸,赶紧上前行礼。

  皇帝和煦笑笑,“好。你们用心伺候皇太后,朕心下先记你们一功。”

  皇帝说着转头瞥向那拉氏,“说起来还是皇后的眼光好,这富察氏和汪氏,还都是皇后亲自挑选了,送到皇额娘宫里来伺候的。”

  皇太后便也笑笑,“谁说不是呢。”

  皇帝点点头,“若是旁人,儿子还不能放心;可既然是皇后亲自挑选的人,想来行事必定符合皇后的规矩,那由皇后挑出来的人来替皇后伺候皇额娘,儿子倒也能放下心了。”

  皇帝点点头,“皇后既然身上有疾,不如这样,皇后就不必随朕和皇额娘赴避暑山庄了。就从这喀喇河屯行宫拐个弯儿,赴汤泉行宫休养着吧。”

  那拉氏闻言,便是一怔。

  避暑山庄在承德,温泉行宫却在遵化。承德在京师东北方向,遵化却是在京师东南的方向,相距二三百里。

  若是单独去了汤泉行宫,那拉氏这次随驾出来,便也等于是白来了。

  忻嫔一听却是大喜过望,便也含笑道,“妾身早就听说过汤泉行宫之名。妾身阿玛当年曾为直隶总督,故此妾身小时候儿也听阿玛提起过遵化的这座汤泉行宫。妾身阿玛说,圣祖爷年间,圣祖爷还曾奉孝庄文皇后到汤泉行宫休养。孝庄文皇后彼时身上有疾,在汤泉行宫坐汤沐浴,前后三十多天,竟得痊愈。”

  皇帝便也点头,“你说的没错。彼时孝庄文皇后悬心朝政,不想叫皇祖陪同前去,可是皇祖至孝,坚持同去。皇祖奏曰,‘太皇太后驾幸温泉,臣若不随往奉侍,于心何安?于国家政事,已谕内阁,著间二日驰奏一次,不至有误。’”

  “皇祖奉孝庄文皇后抵汤泉行宫时,先驱马直到汤泉孝庄文皇后行宫处,亲自看视宫人将行李铺设完毕。待得孝庄文皇后至温泉,皇祖于牌坊外下马,亲自扶掖着老人家辇至行宫,候太皇太后降辇入宫,才回到鲇鱼池城内行宫休息。

  “皇祖为孝庄文皇后静心休养,将汤泉行宫留给孝庄文皇后驻跸;自己又在附近的鲇鱼池建一行宫,为皇祖驻跸之地。遵化汤泉,皇祖一生曾驾临数十次之多”

  忻嫔含笑点头,“正是如此。当年孝庄文皇后皮肤腠理的疾病,在汤泉行宫都能养得好,那皇后的这瘢症,就更合该赴汤泉行宫好生休养,必定能养得好的。”

  忻嫔说着还朝那拉氏远远半蹲一礼,“皇后娘娘便放心前去吧,妾身等自当代皇后娘娘伺候好皇太后、皇上。”

  那拉氏回到自己寝宫,恼得便摔碎了个茶盅。

  “瞧把她给得意的!我便越发觉着,就是她害了我!”

  外头皇帝和皇太后的銮驾已是收拾停当,准备离开喀喇河屯行宫,赴避暑山庄去了。那拉氏却孤零零一个人要掉头向南,转赴汤泉行宫去。

  那拉氏恨得攥紧了指尖儿,“陈世官呢?你们这便去吩咐他,只要发现了忻嫔的蛛丝马迹,便不必手下留情,便替我教训了她去!”

  “她乐得送我去汤泉行宫,我便叫她这一路也竹篮打水去!”

  这一日当晚,皇帝和皇太后的銮驾便可抵达避暑山庄,而那拉氏距离遵化还远着。

  她倒不着急赶路,反倒尽量放缓了行程,就等着陈世官那边送来消息。

  皇帝倒也关心她,这日还令侍卫为她送来一首御制诗。这首诗写于十年前,也就是乾隆十八年,诗名为御制恭依皇祖温泉行原韵,是皇帝依当年康熙爷在汤泉所做的诗之韵,写的和诗。

  这是皇帝难得的温情之举,可是那拉氏捧读,心下却只觉苦涩。

  皇上将她远远地送到汤泉去,都不肯留在身边儿,那还送来这么一首空空落落的诗,又有何用?

  她忍不住地笑,笑得泪花儿都快迸出来,“‘小春风日温而清,离宫驻跸逸趣生’哈,逸趣,我怎么看不出有半点逸趣来?”

  “‘蠲疴益寿有奇助,何必缥缈求壶瀛。承欢家法同孝养,神仙此耳无侈情’皇上是学着康熙爷的模样儿尽孝,可是他若尽孝,便该奉皇太后一起到汤泉去不是么?他怎地会奉了皇太后到避暑山庄去,却将我一个人儿给孤零零地撇到汤泉去了?”

  塔娜和德格心下也都跟着苦涩。哪儿有中宫皇后原本好端端跟着皇上、皇太后秋狝木兰,却半道儿给挪到温泉行宫去的理儿呢?

  便是皇后脸上又起了瘢,泡汤有助于康复,可是承德境内也不是没有汤泉了,又何必将皇后远远地送到遵化的汤泉去?

  可是塔娜和德格嘴上却也只能劝,“遵化的汤泉既然曾治愈过孝庄文皇后的病,那必定是灵验。主子去了,若能将这桃花癣的病根儿彻底拔除了,自也是好事。”

  那拉氏却是苦笑,“那汤泉就能将这病根儿拔除?可惜这病根儿却是个人啊,只要这个人还在,便是这回的病好了,她还能再给我闹出下一回来!”

  “所以去不去汤泉都是次要,要紧的是陈世官那头儿!”

  塔娜和德格忙道,“还请主子安心,奴才等已是将此事托付给了倭赫大人去倭赫大人身为随驾的总管内务府大臣,太医院都在内务府辖下,有倭赫大人的扶助,陈世官必定能稳稳地办好主子交待的差事。”

  避暑山庄。

  没有了那拉氏在,剩下的七位内廷主位,心下都悄然地松了口气去。

  这日内务府大臣带领陈世官,送到忻嫔寝宫来请平安脉。忻嫔瞧着陈世官眼生,便多问了几句。

  与那拉氏一样,忻嫔也叫陈世官这名儿给吓了一跳去,反复查问陈世官的祖籍、身世。

  陈世官明白,忻嫔这是担心他也是婉嫔母家同族之人。

  陈世官不慌不忙,将家世族谱一一道来。

  “因这名字,微臣从地方一路进京,再到礼部应试,都被人以为是海宁陈氏的族人。可其实微臣是地地道道的江南汉人,反倒是海宁陈氏,其祖上原为渤海国人,是后迁徙至江南的。故此虽都为陈姓,微臣的名字也巧合与大学士陈世倌相类,然则微臣与海宁陈氏既非同祖,又非同籍。”

  忻嫔见陈世官对答如流,想必不至有错。否则当年举荐陈世官进太医院的一干地方官、礼部官员,也不至于查不清楚他家的谱系去了。

  忻嫔这便点点头,“那我倒要问你一事:皇后赴汤泉休养,依你看,皇后的瘢症可否从根拔除啊?”

  陈世官笑,缓缓垂首。

  忻嫔果然敏锐,这试探来得相当棘手。

  陈世官半晌没答,忻嫔便眯起了眼来,“你怎么不答呀?”

  陈世官这才缓缓道,“微臣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话。因那汤泉行宫早年曾经有过治愈孝庄文皇后的旧事,那便是说汤泉灵验,理应治愈皇后娘娘的病去。只是”

  忻嫔微微扬眉,“只是什么?我倒更愿意听听你那‘只是’后头的话。”

  陈世官叩头于地,“微臣不敢说。微臣倘若说了,便是死罪!”

  忻嫔反倒笑了,“你怕什么,既是我叫你说的,那你说了,我自不会告诉别人去。不过话又说回来,好歹我也是嫔位娘娘,我叫你回话,你却隐瞒不答,这若往深里说,你也同样难逃治罪!”

  陈世官一颤,又是伏地叩头,“微臣的性命,总归是交到忻嫔娘娘掌心儿了微臣只求忻嫔娘娘开恩,叫微臣能多活几年去。”

  忻嫔终于朗声而笑,“好了,我好端端地要你一个太医的命去,又要做什么!你便说吧,我听过就罢了,自不会传扬出去就是。”

  陈世官伏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回忻嫔娘娘,大清皇家喜爱汤泉,又来已久。早在太祖爷时,就曾在辽阳州地界寻得清河汤泉,建温泉寺,时常赴该地沐浴。后太祖皇帝与袁崇焕战于宁远城,太祖皇帝毒疮发于背。治疗疮痈,汤泉可奏奇效,故此太祖皇帝曾赴清河汤泉疗伤。”

  忻嫔便眯了眯眼,“这段故事的后来,倒是人人皆知了。太祖皇帝就因为毒疮发了,不久才驾崩。照你说来,那汤泉原来根本就没能奏效?!”

  陈世官沉沉叹了口气,“依着微臣来看,太祖皇帝当年的毒疮,汤泉应当是起了奇效的。就因为当时太祖皇帝在汤泉感觉周身舒泰,误以为病体果真的康复了,这才能急着要回盛京去。否则若病情毫无好转,太祖皇帝当年又如何能冒险北归?”

  忻嫔便啐了一声儿,“你说来说去,还是说汤泉有奇效,是能治好病的!”

  陈世官却摇头,“忻嫔娘娘别急,若微臣是那个意思,那太祖皇帝怎么会崩逝了?微臣是想说,汤泉是可治疗疮痈瘢症,但是却心急不得。至少也得如当年孝庄文皇后一般,耐心治疗数十日去,方敢说奏效。可是一旦心急,便难免如太祖皇帝当年一般,将暂时的缓解当成了病愈,这便贸然急着回程,终究反倒会——断送了性命。”

  忻嫔眯眼盯着陈世官,良久,终是缓缓地笑了。

  “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皇后此次半路中被皇上送到遵化去,她心下必定不痛快;便是去了遵化汤泉,也不可能耐下心来慢慢调养,她反倒会心急如焚,一边儿想着皇上跟我们在热河如何如何了;一边又急着早些治好了病,早日回京”

  “如此一来,便是汤泉本身有效,却都被她的心急给阻碍住了。她必定不会耐心等到根除了才回来,而可能是草草地便往回赶若此,她便步了当年太祖皇帝的后尘,说不定瘢症这样的小病没能治好,反倒落下更大的毛病去;甚或,丢了性命。”

  陈世官只管捣蒜一般地叩头,“微臣妄议太祖皇帝、皇后娘娘,微臣已然罪该万死”

  忻嫔终于满意地笑了,“只可惜你说了那么半天,说的都是辽阳州的清河汤泉,却不是遵化的汤泉行宫。”

  陈世官满面为难,迟疑良久,方才又道,“遵化的汤泉行宫在圣祖爷年间,自是留下治愈孝庄文皇后的美名去。只是后来的种种,已经将那处,烙印上了不祥的征兆去。”

  忻嫔精神一震,坐直了盯住陈世官,“你说,怎么个不祥法儿?”

  陈世官一副已经自知大难临头的绝望模样儿,直挺挺跪着,沉沉闭上双眼。

  “回忻嫔娘娘当年先帝爷登基之后,将圣祖爷的十四阿哥允禵囚禁于此。先帝下诏‘贝子允禵,著留陵寝附近汤泉居住,俾于大祀时行礼尽心’允禵在汤泉,一住就是三年有余。”

  “雍正四年五月初二日,蔡怀玺向汤泉允禵府中投书,企图推举允禵登基篡位先帝这才将允禵从汤泉行宫押解回京师寿皇殿禁锢。从此以后,遵化汤泉也未再见到有清朝王公在此居住的记载。”

  忻嫔心下也是咯噔一声儿,“怪不得咱们皇上在位二十八年,却从未亲自驾临过这遵化的汤泉行宫,原来是如此的不吉利啊!”

  忻嫔说着却笑了,“可是皇上却叫皇后去了。呵,皇上对皇后,可当真是够狠啊!”

  陈世官伏地道,“所以微臣才说,皇后赴汤泉行宫,怎还有可能拔除病根儿去?体表的病是可解,可是皇上的心——又安能更改了去?故此微臣担心,汤泉行宫归来,等待皇后娘娘的不是康复,反倒是更深的渊薮。”</td></tr>

看过《皇上,请您雨露均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