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味香 > 第723章 冤屈
  第二日清晨,沈香苗早早便起了来,先是带着夏冰和冬青将那制作卤味的关窍和法子,仔细和她们两个人说了一说,手把手的带了一遍。

  夏冰和冬青一边听,一边照着沈香苗所说所做的那般来做。

  只是平日里帮着烧火,往外捞东西的,看着沈香苗做卤味觉得十分的简单,只需将那东西放进去卤煮了之后捞出来便好了,但真到做了起来时发现事情却没有那般的简单。

  需要把控好这量不说,这老汤头也得往里加些调味料来让卤味变得滋味依旧往常一般的美味,这个度便不好把握了。

  而且,夏冰与冬青两个人也是卯足了劲儿的想着做好了这件事情,不想辜负了沈香苗的期望,因而都打了十二分的精神来。

  这高度的紧张,屏气凝神的,加上这灶房里头又是火又是灶的,难免热,两个人很快便觉得汗津津的难受的很,就连额头上的汗,都浸湿了脖子里头放着的汗巾子。

  沈香苗瞧的出来两个人是十分用心的,但看着两个人这般紧张的,便提醒道:“你们两个也不必这般紧张,这学东西慢慢的学,这时日还长的很呢,又不是非得让你们两个一日便要学会的。”

  有了沈香苗的宽慰,夏冰与冬青这满脸满心的紧张略减少了一些,加上沈香苗刻意一边在做活的时候,一边与她们两个人闲聊上几句,两人也觉得轻松了许多。

  有说有笑的,倒是把活给做完了。

  忙完了这些,沈香苗开了那砂锅的盖子,将那牛肉从里头捞了出来,开始分成合适的块。

  沈顺通和杨氏现如今在沈福海家中住着,他们那份连带着沈福海家里头切在一起,便不分开切了。

  月满楼那里带上一些,让方怀仁、乔大有和沈文韬尝一尝,孟记给上一些,杜仲大夫和沈文武那里一些,剩下的便是自己家留一些,给苏文清一些,给章家一些。

  这要分的地方多,眼看着原本不少的卤牛肉,分到各个地方去,也只能各自分上不大的一块,就连自己家吃的,满打满算的,估摸着也只有一盘子的肉片了。

  看来,下回若是有机会的话,还是得多买上一些牛肉的好呢。

  沈香苗一边自嘲着,一边将挨个要送走的牛肉块都仔细的包好,接着便将自己家要吃的那一块略大的那块,一分为二。

  一块切成小小的方块,接着放回到那卤汤里头去,等着晌午的时候,和些面来做牛肉面来吃,也让大家再解解馋。

  剩下的,则是切成了薄薄的片,整齐的摆在盘子里头,又额外加了一个小碟子,拿辣椒油、酱油、醋、蒜末等调制了蘸料。

  五香卤牛肉原本滋味就浓郁,单吃滋味便已是不差,沈香苗记得水苏是口重的,又是无辣不欢,因而特地又弄了些蘸料来,好让她吃的舒服。

  牛肉切好,再将泡发好的腐竹就着炸好的花生米,地里新摘的黄瓜切片拌一个凉拌菜,就着夏冰烙的葱花饼,还有打的热腾腾的豆沫,早饭便准备好了。

  如往常一般的众人围着这桌子一起吃饭,品尝这鲜美可口的五香卤牛肉。

  牛腱子肉,是膝关节往上的大腿肉,有肉膜包裹,肉里头藏筋,硬度适中,纹路规则,原本就是嘴适合做卤味的。

  现下卤出来的牛肉,棕色的肉里能瞧的出来略带了透明的筋,咬上一口,肉是劲道可口,筋是嚼劲十足,外加这卤制的味道极好,这吃起来越嚼越香,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这回送来的肉不算多,分一分咱们剩的不多,我一半切了片咱们早上吃,剩下的我切了块泡在卤汁里头,咱们到晌午的时候吃牛肉面,滋味必定也是不差。”沈香苗提议道。

  “好。”率先回话的是铁蛋,口中还有半片不曾吞下肚的牛肉片,因此这话说的也是含糊不清的,惹得众人是哈哈直笑。

  吃完了饭,铁蛋要去上学堂,天狼早已在门口等候了,给他装好了带给苏先生的牛肉递给他,沈香苗仍旧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仔细些,莫要掉了,弘钰的,我让水苏待会儿送到章园去,连带了旁的卤味一并送去。”

  平常家里头送些牛肉,块小量少的倒是也不妨事,可毕竟是章园的,这两日章筠庭也时常派人送些东西过来,若是单单送这么一块牛肉过去,便显得有些不好看了,因而沈香苗便寻思着将早上卤好的烧鸡,卤猪头肉,花生米、腐竹等类的一并都拿了些过去。

  一来也是礼尚往来的,二来这量大一些,看着也好看一些。

  铁蛋明白沈香苗的用意,便点了头,背了书袋子,带着天狼,一蹦三跳的往学堂里头去了。

  这边,沈香苗收拾好送去章园里头的东西,让水苏出了门,接着沈福海便过来了。

  说了这卤牛肉的事,沈香苗便笑道:“我和夏冰说好了,等下给家里头送去些,剩下这些,咱们待会儿带到月满楼那,连带着孟记和杜仲大夫那也送些,也让旁人还有文韬、文武都尝尝。”

  就这么点的牛腱子肉,沈香苗还想的这般周全,几乎将每个人都顾及的到,尤其还惦记着沈文韬与沈文武俩兄弟,这让沈福海心里头暖融融的一片。

  “那俩毛头小子,现如今都是忙的跟什么似得,这些时日连家回的都少了,怕是平日里也不时常惦记着你这边,倒是难为你,总是还记得他们两个。”沈福海憨憨的笑道。

  “这话说的,我是他们的姐姐,自然得照顾着些了。”沈香苗笑道:“再者,他们两个平日里也是不差,得了什么好东西是我,也是时常惦记着我的,三叔你这般说可是冤屈他们两个了呢。”

  “平日里你待他们两个这般好,孝敬你还不是应该的?”沈福海听沈香苗这般说,知道沈文韬和沈文武俩兄弟也不是一味的只知道顾着自己,这心里头也略舒坦了些。

  沈香苗闻言抿嘴直笑,低了头接着做活。

看过《味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