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国重工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博士也是戏精

第六百九十七章 博士也是戏精

  “我这可就是彻底地背叛师门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冯啸辰喜滋滋地把王宏泰同意放人的消息告诉徐致远时,徐致远半是释然、半是惆怅地说。

  半年来在滨海二化的实践,让徐致远深深地爱上这份工作。相比成天琢磨期刊编辑的口味,绞尽脑汁地把一个没啥意思的观点包装成一篇美仑美奂的学术论文,徐致远更喜欢这种能够直接与生产一线需求相结合的研究工作。工业生产中的技术问题,并不像高校里的研究课题那样追求理论高度,有时候也许只需要用到一些很基础的知识就能够解决,但产生的价值却是难以估量的。蒋宪宇他们或许是学术功底不够,或许是离开学术圈的时间太长,有些问题一下子看不透,徐致远作为在读的博士生,在这方面反而有更强的优势。

  徐致远从小的理想就是要当一名科学家,他想象中的科学家就是能够发明一台新的机器以造福社会的那种人。读中学的时候,化学老师给他们这些学生讲过一些有关中国化工产业的事情,感叹中国的化工技术落后西方数十年,许多基础化工原料都要依赖进口。徐致远大致就是在那个时候,萌生出了要学化工专业的念头,并最终得以实现。

  大学四年,硕士三年,然后又考取了国内化工界大牛王宏泰的博士生,但徐致远却发现,自己离着少年时代的理想不是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王宏泰在学术界的名气很大,在许多个学术机构都有兼职,行政事务繁多,已经渐渐远离科研一线了。但也正因为社会兼职多,王宏泰申请课题几乎没有难度,很多时候都是各种基金直接找到他门上,请他去申请。由于申请课题的门槛低了,王宏泰也就不再需要像最早的时候那样穷经皓首地去琢磨科研方向,而是随便开个脑洞,就安排手下的博士、硕士去查文献,写立项报告,而且屡屡能够轻易过关。

  徐致远上博士之后,成为王宏泰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有大量的课题立项申请和结项报告都是出自于徐致远之手。客观地说一句,做这些立项申请,也是博士生培养的一个重要环节,徐致远正是在检索各种文献的过程中,磨砺了自己的科研素养,对于国际学术前沿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然而,徐致远并不满足于做课题、写论文。中国学者在国际一流期刊上发表的论文越来越多,但对应领域的技术水平却并没有因此而得到促进。徐致远来到滨海二化现场,与蒋宪宇、鲍剑林等一线科研人员聊天,得知化工设备领域里的技术进步,大多来自于从国外引进的技术,以及工程技术人员们的研究,高校的研究与生产一线似乎总是隔着一些什么障碍,有些坐而论道的感觉。

  于是,徐致远萌生了要到实践部门去工作的念头,而不是如王宏泰过去给他设计的一样:做博士后,然后留校任教,用八到十年的时间拿到教授职称,跻身国内一流学者的行列。

  “我们也需要一流学者。”冯啸辰曾经这样对徐致远说,“我们目前的确还很落后,但未来是要进入世界第一梯队的,届时就需要有世界一流的理论来引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走学习、模仿的道路。”

  “这些事情留待我的师弟师妹们去做吧。”徐致远说,“蒋处长他们现在就迫切需要高水平的工程师,我虽然不敢自称是高水平,但至少能够发挥一些作用吧。”

  “这对你来说,不是太可惜了吗?”

  “不可惜啊,我当初学化工,就是为了干这个的。”

  “那么,你导师那边,会同意吗?”

  “这……”徐致远的脸以可见的速度阴下去了,他讷讷地说:“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这次我导师派我到滨海二化来,说好就是临时来帮忙的。滨海二化的项目完成了,我就该回去了,导师那边还有一堆事情要我做,我的其他几个同门不太如他的意。”

  “那怎么办?”冯啸辰笑嘻嘻地问。

  “冯总,你能帮我去说说吗?”徐致远怯生生地请求道。

  冯啸辰说:“我去说恐怕也不行吧,王教授派你到滨海二化来,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同意的,现在我要把你长期借走,而且还涉及到未来你的博士论文选题的问题,王教授只怕不会同意的。”

  “其实,还是有办法的……”徐致远的声音低得都几乎听不见了。

  待到听完徐致远的主意,冯啸辰在心里笑了。学校里说到博士的时候,往往都要加上一个“傻”字作为前缀,这位徐博士在工地上也是以憨厚著称的,可谁知道心里居然如此精明。话又说回来,人家毕竟是博士,智商钢钢的,平时显得傻,那叫大智若愚,如果你真的觉得博士不如你聪明,你就输了。

  徐致远的主意,就是让冯啸辰以攻代守,先是威胁王宏泰,说要通过组织渠道调他去实践部门,然后再答应只要王宏泰肯让徐致远去北化机,就不走组织渠道了。徐致远在王宏泰手下做了两年博士,太了解自己导师的为人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古训,现在几乎就是王宏泰的人生信条。

  冯啸辰依计行事,王宏泰果然屈服了。他心里明白冯啸辰是在使诈,但也不敢冒与冯啸辰赌气的风险。他倒是不知道这个主意是出自于他的爱徒自己,还以为徐致远也是受到胁迫的,以至于在临离开滨海之前,还专门找徐致远谈了一次,对他百般安抚,徐致远发挥了深藏在骨子里的戏精才能,把一副委屈模样做得滴水不漏。

  “放心吧,国家不会亏待你的。”冯啸辰在宣布了对徐致远的任用决定之后,拍拍他的肩膀说,“按照王教授给你设计的道路,你用十几年时间能够成为国内知名的化工学教授。现在你选择到生产一线去,我也给你一个承诺,十年时间,我让你达到百万年薪,国内百强企业的总工,出差起码是五星级酒店的待遇。”

  徐致远笑了。在徐致远看来,冯啸辰这话,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百万年薪或许只是随便说说,但良好的待遇肯定是没问题的。不过,作为一名在读博士,徐致远对于年薪、五星级酒店之类的条件,还真是没有太大的感觉。

  “其实,冯总,我更希望达到的目标,是十年之后我们可以不用再看池谷、勃朗他们的脸色了。”徐致远说。

  冯啸辰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这也是吴部长、蒋处长他们的理想,对了,当年你导师去京城申请钌触媒课题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理想。”

  “……”徐致远无语了,好一会,他才避开这个话题,问道:“对了,冯总,有一件事我不太明白,这次您让人请勃朗、埃尔这些公司的技术人员过来,帮助我们说服阿根廷农业部。按理说,他们和池谷制作所的关系应当是更近的,可为什么会替我们说话呢?”

  “你觉得呢?”冯啸辰笑着反问道。

  “是不是因为他们想从咱们手上拿到更多关于钌触媒的技术细节?”

  “不完全是。”

  “那就是咱们采用了一些手段……”徐致远含糊地说。所谓手段,其实就是贿赂了,大家在背后也议论过这个话题的,而勃朗公司、埃尔公司的那些技术人员离开中国的时候,也的确是拎着大包小包的礼品。

  冯啸辰摇摇头,说:“这些属于很常规的礼尚往来,说不上是什么手段。如果池谷要请他们去开会,同样会送礼品。”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帮咱们呢?我能感觉到,他们在哈格纳面前说了一些话,已经超过正常技术鉴定的范畴了,有点……”

  “有点在给咱们做广告的味道,是不是?”

  “是有那么一点。”徐致远点头。

  冯啸辰说:“这件事其实很正常,你看到勃朗、埃尔他们和池谷的关系很近,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之间是竞争关系。勃朗、埃尔都是欧洲老牌化工设备企业,池谷等一干日本企业算是后来者,但气势很足,咄咄逼人。据我们掌握的情报,日本的化工设备企业在过去五年中,已经抢走了欧洲老牌化工设备企业至少10%的市场份额,在这种情况下,勃朗、埃尔他们还会把池谷当成是伙伴吗?”

  “可咱们也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啊!”徐致远说。

  冯啸辰笑着说:“咱们还不够格呢。咱们现在也就是大化肥还有一些竞争力,国产大乙烯还在建设,缺乏国际竞争力。勃朗、埃尔他们已经放弃了大化肥这种利润较薄的产品,主攻大型石油化工、煤炭化工方面的产品,咱们在这方面与他们并没有竞争关系。相反,我们有共同的对手,还能算是朋友呢。”

  “我明白了。”徐致远眼睛一亮,“您的意思是说,池谷制作所与勃朗公司有竞争关系,勃朗公司希望能够通过扶持我们,来拉池谷的后腿。”

看过《大国重工》的书友还喜欢